【周叶】剧里剧外(番外)

本子卖出去好久啦,今天放一下番外就当混个更(虽然我已经很久不更新了

*番外还提及了正文中的王黄cp,不适者可以直接跳过番外三(划重点

感谢喜欢

—————————————— 

番外一最美的初见

那年叶修刚好20岁,在上大三。Z大和S大为了友好交流特意设置了一年交换生,他就在其中。

他在S大有熟人,是之前在网上配音时认识的。不过他们的交流仅限于网络上,还没见过面,就连照片都没交换过。在得知自己被交换去S大后他给那人发了个消息,但那人却嫌弃的说,最近在忙着和老板做实验,没工夫搭理他,来了再说吧。

叶修内心暗骂卧槽,但也没有一直缠着人不放。他只身一人拿着行李去了S市,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硬是创出了自己的一片天。他Z大的学弟黄少天在假期坐着高铁找他,得知他还没和自己社团的社长面基后很是嫌弃,大手一挥说,“我帮你把他叫出来。”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待遇,黄少天一喊那人就说好我一会儿请客吃饭,叶修跺着脚啧啧感叹这都是些什么人。

S市的天气说变就变,刚才还晴空万里不一阵就阴云密布。叶修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说,“我们先去教学楼等着吧。”

黄少天没意见,左看右看发现离得最近的就是人文学院,两人对视一眼决定就去这栋楼等着了。人文学院普遍女生多于男生,但也有例外,比如理科生报考的心理学,而他们待着的教室恰巧就是心理专业的专教。

教室很空,300多人的位置坐了只有不到20人,叶修和黄少天猫着腰躲在了靠窗的后排,低头窃窃私语着。

“你们蓝雨是不是也有人在S大?”叶修戳了戳他正在玩游戏的师弟。

“对啊,怎么了?”黄少天敷衍了应了一声。

“是谁?”

“好像姓喻...其他的我也不知道。”

之后叶修也没有再问,他偏过头看着窗外,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雨,雨点密集的落在他身旁的大窗户上,斑斑驳驳的让外面的景象都模糊起来。

他不喜欢玩手机,就随手拿过了课桌里的书看。黄少天一把游戏结束后凑近说,“《变态心理学》?你竟然看这种书?”

叶修抬起头,一脸鄙夷,“研究的就是你这种变态。”

他们两个吵吵嚷嚷的时候,教室里也慢慢坐进了学生。大概是外面的雨下的太大,临近上课,教室也还是没坐满。叶修望了望外面,路上的人都是撑着伞步履匆匆的赶着去教室或是回宿舍,但偶尔也有例外。

他注意到那个穿着白色衬衣的少年时,教室的人已经坐了大半,嗡嗡的吵闹声回荡在这个大教室里,又闷又燥。

楼下的青年还在慢慢的穿过一排排西府海棠,一点都没有因为淋湿而带来的狼狈。他长得很好看,好看到让那些匆匆经过的少女都放慢了步伐,也让在楼上看着他的叶修乱了心跳。

如果说这就是一见钟情的话,叶修不得不承认它确实很美好。

他被黄少天从后门拉着离开教室的时候,模糊的听到了前面有人喊着,“小周,坐这边!”

中午的时候,大雨也停了,太阳从厚重的乌云下探出,毫不吝啬的将光线倾洒在校园内。柏油路上还有着一些深浅不一的水洼,叶修揣着兜靠在一颗梧桐树下,等着还在打电话的黄少天。

黄少天给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他的社长也就是那个不和叶修面基的人正在北门等着他们,说是领他们去涮锅。终于见到面后,叶修拍拍那人的肩膀说,“还好你没让我独自和你面基,不然真得吓着。”

那人白了他一眼,嘴上脏话不断。

他姓魏,叫魏琛,是蓝雨社团的社长,也是S大的研究生。叶修和他碰了碰倒满可乐的杯子,把普通友情提升到了革命友情。黄少天去上厕所时,他打听了一个人,“人文学院的院草是谁?”

“你干嘛?”魏琛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在脑后扎了个小辫,“看上了?”

“还有待观察。”他模棱两可的给了个答案。

但好在魏琛办事效率高,没几分钟就给他搞到了他想知道的信息。

“叫周泽楷。”魏琛给他指了指手机上的照片,“是这个吗?”

叶修看了一眼,那是周泽楷作为新生代表讲话时的照片。白色衬衫,黑色头发,干净青葱的让人过目不忘。

后来他会在上课下课时装作不经意的路过人文学院,但学校那么大,不是他想要遇见就能遇见的。

第二次见面时,是叶修所在的法学院举办的模拟法庭大赛上。他作为Z大的代表出场,一身黑色正装带出了一身正气。他坐在活动室整理文件时,突然被门口的说话声打断了动作。他抬起头,意外的看到了那个朝思暮想的青年。

“请问是辩论赛吗?”叶修听到他这么问。

再之后他们就没再见过面。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他收拾行李回到B市时,那个记忆中的白衬衫少年也随着S大的一切留在了过去。后来他出国,回国开事务所,匆匆就又是两年时间。

苏沐橙参加YY上的生日会时,他多问了一句,“是谁的?”

苏沐橙说,“一枪穿云,一个这两年新出来的CV,声音很好听。”

“是吗?”叶修喝了一口水,提起了些兴趣,“我听听。”

耳机里的声音既熟悉又模糊,叶修听了好久才辨认出这个声音的主人。当年的事情一件件涌回脑海,记忆中的青年形象又一次鲜活起来。那一刻他像是站在了时光的隧道中,所有的碎片都串起来朝他展露光芒。

他知道,这一次不能再放手了。

 

番外二他们眼中的周泽楷和叶修

黄少天:

他在得知叶修喜欢周泽楷后,一直都不肯接受这个事实。不是因为叶修喜欢一个男人,而是因为叶修喜欢的人是他社长的前男友。

当时喻文州刚和周泽楷分手没几天,叶修突然接了一个新剧。他也没有太在意,但没过几天他就从王杰希那里得知了叶修在调查一枪穿云的事情。他直白的问叶修,“你是不是对一枪穿云图谋不轨?”

叶修也很直白,“我喜欢他。”

他还记得自己当时的心情,那是被上百只草泥马奔跑过的感觉。但他不管怎么劝,叶修也还是铁了心的要追求周泽楷,甚至不惜连夜搜集证据赶工作只为了能空闲出几天到T市做一次无聊的旅行。

从T市回来的叶修变了很多,最多的一点是爱看手机。他认识叶修很多年了,了解他的喜好,对他突然转性玩手机这一点深感意外,只能归到是爱情的力量太伟大这一面去。

他不看好叶修的单恋,觉得完全没有任何可能。但叶修却告诉他,他喜欢周泽楷很多年了,甚至可以追溯到当年他去S大做交换生的时候。也是那时,黄少天才知道原来就是他们去找魏琛的那天,叶修认识了周泽楷。

但他还是不看好这段单恋,因为他觉得叶修付出的太多。不光是在感情方面,就连生活方面也是叶修做出的让步多。他甚至可以为了和周泽楷在一起不顾自己的名誉,这是黄少天最不能理解的一点。

叶修喜欢律师这个职业,是发自内心的喜欢。黄少天不知道周泽楷是在叶修的心中占了多大的位置才能让叶修做出退出律师协会的决定。那一定是一个艰难的抉择,但叶修还是选了周泽楷,毫无悬念。

 

王杰希:

叶修很少有事求他,但为了周泽楷的事不止一次的来找过他。

第一次时,叶修和周泽楷还没在一起,那时叶修让他查一个人。他没问理由,只按照他的要求把那个叫一枪穿云CV的人调查了一遍。

他叫周泽楷,S大大三学生。他把这个信息发给叶修,就没再联系。

之后他为霸图的新剧做宣图时,不意外的看到了主役的名字是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他猜叶修可能是喜欢他吧。

第二次时,叶修和周泽楷已经在一起了。他们两个拿着他在前一年准备好的船票上了游轮,但没过多久,风平浪静的一切都被打破。叶修被人诬陷,周泽楷也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他帮叶修把那些帖子一一删除,也把陶轩公司的电脑黑了个遍。

第三次时,叶修和周泽楷已经将最难的那一关迈过了。叶修拜托他做一款游戏,一个只属于他们二人的游戏。他起初没同意,因为那耗费的资金太多,不是叶修所能承担的起的。但叶修很坚持,他没办法拒绝,只能按照他的意思做出了那款名为《剧里剧外》的游戏。

因为游戏的原因,他把他们之间的事了解的一遍。他不得不承认,他们二人的故事是让人心动的。

即使这个游戏会亏本,他也不介意了,只当是完成一个年少的梦。

再之后就没什么事了,王杰希摸了摸窝在他腿上的孟买猫想到。

 

苏沐橙:

她是第一个知道叶修喜欢周泽楷的人,也是第一个知道了他们求婚的人。

周泽楷回国后,叶修也将事务所从H市搬回了B市。黄少天留在了H市,每个月会飞来和他们聚一聚。苏沐橙曾问过他为什么不一起搬来?黄少天挑了挑眉说因为没资格。

黄大厨不在,家里做饭的任务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她身上。叶修26岁生日时,她在家里做了极其丰盛的一顿饭,但左等右等都没等到主人公回家。她等到了九点,叶修和周泽楷才回来。

还没来得及抱怨,她就注意到了叶修手里的袋子。那是卡地亚新出的一款婚戒,前两天她还在杂志上见到过。

“你们...?”她没把后半句说出来,因为求婚两个字是那么沉重。

“如你所见。”叶修笑了笑,朝她扬了扬无名指上的戒指。

那一刻苏沐橙觉得,他们理应握紧彼此的手,一辈子都不放开。

 

江波涛:

他对叶修的态度不好不坏,说不上是喜欢还是讨厌。

他还记得周泽楷刚认识叶修时的手足无措,在被追求时的茫然和逃避,在相爱后的勇敢叛逆。叶修为周泽楷带来了很多,有好有坏,但更多的是教会了周泽楷成长。

一段感情总有人要付出,或许叶修付出的要比周泽楷多,但江波涛从不觉得周泽楷只是接受者。

他们两个为了出国打架时,周泽楷一语不发,直到最后才沙哑着嗓子告诉他,“我爱他。”

周泽楷用了爱这个字,没有千言万语,也没有修饰,却足矣。

后来叶修给他打电话让他说服周泽楷出国时,他问叶修你舍得吗?叶修笑了笑告诉他,“不舍得,但他留下来我会更不舍。”

在国外的两年,周泽楷学会了素描。他也被拉着一起去听课,但大多时候他都是选择睡觉,而每一次醒来他都会看到周泽楷认真拿着碳素铅笔在纸上勾画。起初周泽楷画的多是风景,在风景越画越好后他就改画人物了。

而画纸上的人,无一例外都是叶修。

他知道,周泽楷是爱叶修爱到骨子里了。

 

叶秋:

他和叶修去看房子时注意到了他无名指上的戒指,他没有很意外,平静的问了一句,“求婚了?”

叶修看着窗外轻轻的应了一句,“嗯。”

之后他也没有再问过什么,家里面也一直都是一个态度,不接受。叶修也从来都没有带周泽楷回过家,正式见父母的时候,还是在他的婚礼上。

叶修坐在离家人很远的那一桌上,身旁是周泽楷。他挽着新娘的手从他们的身边经过,一个眼神就交换了许多语言。

他知道,叶修和周泽楷过的很好,不亚于他和自己的妻子。

 

喻文州:

他和周泽楷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春天,那时S大的树都绿了,西府海棠的花瓣在草地上落满,好多女生都拿着手机在路上拍照。

他还记得他们在一起第一年,周泽楷也拉着他去那条海棠路拍了照。那张照片一直存在他的电脑里,直到它报废。

叶修和周泽楷在一起没多久,他就从网上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他就淡圈了,不去理会网上的那些无聊消息。

后来是叶修主动联系的他,再和周泽楷见面时就是那次吃饭了。他拿菜单挡住脸不去看面前秀恩爱的两人,觉得这一口狗粮真的是太噎了。

但他们两个脸上的明亮让他知道了什么是爱情。

 

番外三最好的你(王黄)

黄少天第一次见到王杰希的时候是在漫展上,他跟在叶修后面四处乱窜,还认识了很多只在网上听过名字的人,王杰希就在其中。

或许是他太过聒噪,王杰希忍无可忍的对他说了一句不礼貌的话,“不要说话。”

他被王杰希的眼神给吓到了,那天下午他真的乖巧的没有再说个不停,但眼睛却黏在了那人身上。

他表白过很多次,但都是以失败告终。从18岁到28岁,黄少天从来不觉得喜欢一个人可以喜欢这么久,久到都忘记了什么是心动。

叶修问他不觉得后悔吗?

他说,后悔,但值得。

王杰希喜欢安静且知书达理的,而黄少天和这个要求一点都不搭。他们两个在十年里一起经历了很多,身边的人来来去去,唯一不变的还是记忆中那个笑起来很可爱的少年。

没有心动的感觉,但那份习惯和安心却已经是刻到了骨子里。

王杰希想,这就是最好的了。

——END—— 



评论
热度(129)
© 大熊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