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深呼吸(1)

•大佬队长们X警官叶

•一个长篇,私设较多

•感谢喜欢

—————————————— 

“叶秋,深呼吸,别睡过去...”

“叶秋,叶秋...”

“呼吸,深呼吸...”

叶修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也不知道靠在谁的身上,但耳边嘈杂的声音还有左肋下面的伤口都在提醒着现在的情况对他有多不利。他试着按周围人告诉他的那样做,但别说深呼吸了,他已经连张嘴的力气都丧失了。

 

他是被一个噩梦惊醒的,梦里他躲在一块半人高的石头后面,手里的狙击枪瞄准了远处三楼窗内的一个人影。但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机,一颗从西北处射来的子弹就穿入了他的左肋。

疼痛的感觉即使在梦里都清晰异常,叶修嘶了一声从那个梦里醒来,看着天花板的时候还有些晕眩。他迷迷糊糊的想要辨认出现在身处何方的时候,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醒了?”王杰希站起身抚平了白大褂上的褶“命还挺硬。”

叶修眯了眯眼,试着转动好几天都僵着不动的脖子,哑着嗓子说,“你来给我取的子弹?”

“不然你以为我是来给你打点滴的吗?”王杰希掀开他的被子,毫不留情的按了按伤口边缘。

“嗬,真别说,要让你给我做手术,我都怕死在你的手术台上。”叶修被他按得倒吸了一口气,但嘴上还是不示弱的嘲了回去。

王杰希没再理会他的话,检查了下他的伤口,利落的拿起了自己的本子就转身离开了。

 

叶修在养病的这段时间,每天陪着他的就是苏沐橙,偶尔来探访的有几个熟人,还有几个一直盼着他死的对头。陶轩是在他拆线那天来的,脸上笑嘻嘻的,不知情的还以为他是真心盼望着叶修好的。

“叶秋,这段时间伤好的差不多了吧?”陶轩坐在他身边,目光紧盯着他裸露出伤口的那块皮肤。

“嗯。有劳陶先生上心了。”叶修不着痕迹的拉了拉衣服,有礼貌的回了话。

“之前你受着伤,很多消息就没来得及告诉你。现在你伤差不多好了,那联盟做的一些决定你也该知道了。”陶轩站起身走到窗边,波澜不惊的说,“由于你上次执行任务的时候擅自行动,虽然勇气可嘉,但却因为忽视团体将抓获王杰等人的大好机会放过,因此联盟决定将你停职办理。”

他这番话一说完,苏沐橙就咚的一声放下了手里的保温杯,质问道,“是他没给刘皓他们发消息吗?你们想算计他,至于找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吗?”

“沐橙。”叶修拉住她的手安抚性的拍了拍。

“这是联盟作出的决定,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苏警官可不要朝我发火啊,要知道,我可是一直很尊敬我们叶警官的。”陶轩从窗边转过身,脸上的笑因为背光的原因显得模糊虚假。

“你——”苏沐橙刚要说话却被叶修拉住了手,她只能颓然的坐下,别过脸,不去看陶轩脸上得意的神情。

“我知道了。”叶修坐久了觉得伤口隐约的有些疼,他调整了一下坐姿说,“但你也知道我闲不下来,停职这事儿我认了,但好歹看在我们多年的情分上,给我一个其他职务怎么样?”

“好。”陶轩走到阴影处,爽快的一口答应,“我回去给你争取一个。”

“谢谢。”叶修朝他笑了笑,那笑不像陶轩,是发自真心的。陶轩心下一顿,想到了叶修刚才说的那句多年的情分,到底他也是有几分心慈的。

“你还有什么要求吗?”陶轩走到门边,不太想让叶修看到自己对他心软的样子,“说出来,能满足的,我都尽量满足你。”

“我想知道,现在执行抓获王杰的人是谁?”

“周泽楷。”陶轩告诉他,“冯主席亲手培养出的人。”

“军方的人?”叶修好奇,这个走私案怎么还值得让冯宪君派出自己的人,而且还是军方的人来查。

“对,现在是中校。不过他升上去还是很快的,要不了几年,他就是联盟最年轻的将军了。”陶轩没忍住多说了两句,说完才发觉自己多嘴了,干脆就推开门离开了。

“周泽楷。”叶修轻声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而后问身边的女孩,“你听过吗?”

“没有。不过我可以查到。”苏沐橙摇摇头。

“怎么查?入侵中央情报系统?”叶修歪歪头,笑嘻嘻的看着她。

“你要是想的话,也不是不能。”苏沐橙靠近他身边,掀开衣服看了看伤口说,“你想知道的,我只要能查出来,都会告诉你。”

叶修让她看了一眼伤口就把衣服拉了回来,“不用了,你查一下又费劲还有风险。我们直接去找那两个人,从他们那儿拿资料会更全更方便。”

“难道这样没有风险吗?”苏沐橙帮他拿过鞋,等着他穿好衣服。

“有啊,但我们可以威胁他俩,风险有也是他们担。”叶修话说的云淡风轻,把查联盟机密和威胁两位联盟重要情报处的人物说的和出去买两颗白菜一样轻松。

“周泽楷...”叶修又喃了一遍这个名字,然后笑嘻嘻的和苏沐橙说,“还挺好听的。”

“不正经。”苏沐橙笑骂了一句,和他一起走出了医院的大门。

 

冯宪君给周泽楷的授衔仪式举行完毕后,办了一场酒会,带着周泽楷见了见军方和政方两边的重要人物。整场下来,周泽楷跟在冯宪君身边,像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提线木偶,一举一动全凭冯宪君来决定。

喻文州趁周泽楷落单的时候过去打了个招呼,平时人畜无害,老少皆宜的笑在他这儿碰了钉子。不管喻文州怎么套近乎,周泽楷始终是那一套,冷冰冰但又不失礼貌的一个字。

酒会结束黄少天问喻文州那人怎么样的时候,喻文州叹了口气说,“不管话多还是话少都不好啊,嘴太难撬。”

“什么意思啊?”黄少天在他身边窜如猴“你是不是在隐喻什么?还是想暗示我以后话少一点?你说呀,你别不说话啊!那既然你说我话多,那他话少?有多少?是我的十分之一?”

“一百分之一。”喻文州接了话,打开车门说,“少天,今天酒喝多了,我头有些疼。”

“那我不说话了。”黄少天立马闭了嘴,一副乖乖牌的样子。

—————————————— 

是的,我回来更新了...

把之前的那篇周叶锁了,因为原本是打算想一个背景写好几个CP,单独写,但现在想了想,一起写也还好,修罗场什么的,比较有意思...

评论(17)
热度(202)
© 大熊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