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回家过年(4)

•前任设定

•更新随缘

•文风成迷

—————————————— 

叶修没有想到这句话的威力有这么大,要是早知道,他前两年就该有事没事提两句,膈应膈应喻文州。

“你没事儿吧?”叶修看他,“你又不是不知道,反应这么大干嘛?”

“你有这么讨厌我吗?”喻文州一开口,就让叶修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我说你没病吧?”叶修莫名委屈,什么时候表白和讨厌挂上钩了,“我怎么你了?你被害妄想吧?”

“你当时提分手现在又回来找我?”喻文州解开安全带,转头看向他,“你有真心喜欢过我吗?还是想再甩我一次?”

“......”这句话的信息量太大,以至于叶修一时转不过弯。不过沉默此时倒更像是默认,这无疑对喻文州又造成了二次伤害。

“你下车。”喻文州按着眉心,哑着嗓子说,“回你家去,别来烦我。”

“喻文州,你等等。”叶修觉得这事儿有点大,不解释不行,“我想我们之间有误会。”

喻文州并不怎么想听他说话,又重复了一遍,“下车。”

“我没想过要甩你。”

“现在没有,以前更没有。”叶修捏着他的胳膊,加快语速道,“我不会说谎,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

压在心里的往事被翻出,喻文州觉得现在真是头疼的厉害。

“当时分手是我没想清楚。”叶修说,“但我不后悔分手,也不后悔喜欢你。”

他仿佛一直都是这样,从不刻意隐藏心意,总是坦诚的仿佛在说笑。你可以说他不正经,或是太随意,但他又是那么真诚,真诚到不会用任何虚假来隐瞒自己的态度。

“第五赛季结束,蓝雨和嘉世有友谊赛,嘉世一个队员喝醉酒说,你这个人从没喜欢过谁,和谁在一起大概也是为了玩玩尝尝鲜。”这件往事被压的太久,久到现在提起已经没有那么难过了,“其实我也知道这句话很不可信,但是叶修,我控制不住这么想。”

“我也觉得很愚蠢,但是你也知道,当时我们分手分的太仓促,甚至连在一起也太随意。”喻文州用手挡住眼睛,“我每次看到你,就会不自觉的把这种可能性放大。”

“我们确实是和平分手。”喻文州说,“但你想想,是不是我在对你妥协。”

车内突然投进一片光,照的喻文州那张瘦削的脸格外温暖。

“对不起。”时隔多年,他等到了一句姗姗来迟的道歉。

 

当年的感情,叶修是处于主导地位的。不光是因为他的性格,更是因为喻文州的自卑还有退让。

他带着对自己的怀疑以及对叶修的崇拜,从一开始就把自己摆在了听从的位置。以至于叶修在对这段感情有些动摇和后悔时,他也无力去作出什么保证,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人轻飘飘丢下一句分手,从他身边离开。

他们之间,是一个人太过缺乏自信,另一个人太过自信。

 

回家的路上叶修没有再说话,他默默地蜷在靠近车窗的位置闭眼休息。喻文州望着天边微微出神,傍晚的天空还没有完全黑下去,交界处像是泼墨般晕染了一条界限不清的过渡带。

他们在路上走走停停了太久,喻妈妈不放心的打了个电话。他一下子又回到了平日那副温和的样子,吐字清晰语调温柔,伴着车窗投进的昏黄灯光,莫名让人心头一软。

“晚上想吃什么?”喻文州歪头夹着手机,努力看向身边的人。

“想喝粥。”叶修知道他不喜欢听随便两个字,也就不和他客气了。

“他想喝粥,记得做好往冰箱里冻一会儿再拿出来。”又说了几句,喻文州就挂断了电话,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眼前的路上。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去,衬的街上的灯也愈发明亮。过年为了喜庆,市里面在主干道的绿化带上都装饰了彩灯,远看过去,五颜六色,各式各样。

受到这种气氛的感染,叶修烦躁的心也逐渐平静,广播的音乐时间播放起了舒缓的音乐,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和美好。

 

“我说,我们要不还是分了吧?”远比现在看上去年轻的多的叶修手里无意识的把玩着水杯,语气也是可以听出的心虚和犹豫。

可即便他的犹豫和心虚如此明显,一向心思缜密的喻文州也没有听出来,因为被分手的人正是他。他早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能走马灯般将自己和叶修的过往在脑中历数一遍。

他想强硬的说不,说一些挽回的话。

“好,你说分就分了吧。”他始终低着头,让对面的叶修看不清他的表情。

 

一阵鸣笛声把叶修从梦中惊醒,他茫然的看向喻文州,那不是刚才看到的隐忍、自卑和动摇的他。这么多年过去,那个少年早就蜕变成了现在这个冷静温和的男人。

正如叶修所说,他不后悔分手,不然他不会明白自己的心意。他更不后悔喜欢喻文州,因为那份小酸甜在爱这根弦上,早已烙下了印记,无可替代也无可比拟。

 

评论(4)
热度(112)
© 大熊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