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生病记事

•睡前小故事

•感谢喜欢

—————————————— 

叶修提着密封的试卷袋走进教室,环顾一圈,熟悉的人不少,但就是没看到想找的人。他伸出食指勾了勾,示意坐在第一排的江波涛上前。后者向来听话,凑过去问:“有什么事吗,学长?”

叶修指了指他旁边的空座问:“小周呢?”

“哦,他今天发烧了,不能考试。”江波涛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宿舍好像没药了,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撑到我们回去。”

 

叶修看看正在拆封试卷的喻文州,高深莫测地笑了笑。

坐回座位的江波涛被同寝室的人拦住问话:“学长告诉你什么了?”

“学长告诉我——”

“今天考完试别回宿舍。”

 

叶修尽职尽责地把卷子分发到每个考生手里,而后拍拍喻文州肩膀,小声在他耳边道:“我先走了,你撑住。”

喻文州眼疾手快地握住他的手腕,皮笑肉不笑地问:“你去哪?”

“去忙个事儿。”叶修冲他眨眨眼:“很重要。”

“什么事儿?”

“人生大事。”

 

叶修回到宿舍,从抽屉里翻出很少用的手机,给周泽楷按了个电话。等待接通的声音响了很久才被接起,叶修静静听着听筒另一边的呼吸声,然后是问话声:“哪位?”

“是我,叶修。”

“嗯...”

“你宿舍是在302吗?”

“嗯...”

“有想吃的东西吗?”

“嗯...”

叶修乐了,在通话界面点开录音,清了清嗓子极其做作地问:“你喜欢的人是不是叶修?”

“嗯...”

 

心满意足的叶修提着小笼包和两颗退烧药一口气爬上三楼,敲了敲门说:“我进来了啊!”屋里一片昏暗,他把小笼包放在桌上,到窗边拉开了半边窗帘。躺在床上的周泽楷翻了个身,小声地抱怨:“亮...”

 

叶修掀开床帘钻进去,冰凉的手搭在对方额头上,纳闷地问:“你干嘛去了烧得这么厉害?”

“吹了点风...”

“这么不经吹啊?”叶修笑话他,又换了只手搭在他额头上:“还有哪儿不舒服吗?”

“渴...”周泽楷指了指嗓子,费力地说:“疼。”

 

叶修任劳任怨地爬下床给他倒水递药,又把毛巾打湿,来来回回折腾了好几趟。

“现在好点了吗?”他问。

周泽楷从被子里探出头说:“身上热。”

 

“唉,没办法。”叶修站在床边开始脱衣服,边脱边说:“是你主动要求的,不是我主动。”

他掀开被子钻进去,一把搂住不停散发热气的周泽楷。后者被凉得一哆嗦,不解地问他:

“你干嘛...?”

“给你降温啊。”叶修又把他搂得紧了点:“哥对你好吧?除了你就没人再有过这样的待遇。”

 

他身上带着的雨水味、须后水味还有烟草味,奇异地抚平了对方身上的燥热。周泽楷本来还想拒绝,但一贴到对方冰凉的皮肤就有些舍不得推开了。

 

“现在还难受吗?”

“一点点...”

退烧药起了作用,周泽楷的体温渐渐降下去,脑子也清醒了些。他伸出手臂环住叶修,把人往自己滚烫的怀里带了带说:“你真凉。”

叶修腾出一只手,抓了抓头发问他:“爱上我了?”

 

周泽楷没说话。

床帘里还是很昏暗,外面大概又下起了雨,淅淅沥沥地。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低头在叶修颈窝里嗅了嗅,含混不清地回答:“爱上了。”

 

这间宿舍住了六个人,除了今天有考试的五人还有一个学弟。这个学弟叫孙翔,是个自认为很直的深柜。

江波涛早上告诉其他人别回宿舍,却忘了还有孙翔。等他意识到并赶回宿舍时,孙小直男的三观已经受到了打击。

 

江波涛边拖着孙翔离开边朝床上的二人道:“你们继续,继续。”

周泽楷探出脑袋,朝江波涛点了点头。

 

第二天小直男孙翔在走廊遇到了叶修,哆哆嗦嗦地伸出食指,刚想长篇大论地说上一番,眼睛却被对方裸露的脖子吸引。

那上面有一个颜色青紫、极其明显的吻痕。

 

“你,你们...”

“怎么了?”叶修朝他身后的周泽楷招招手,笑得不怀好意:“羡慕啊?给你也介绍一个?”

孙翔吓得转头就跑。

 

周泽楷走上前,撑开一把透明的雨伞,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给叶修披上:“穿这么少?”

“我身体素质好得很。”叶修洋洋得意地自夸,结果刚吹嘘完就打了个喷嚏。

“意外,意外。”

周泽楷把他搂进怀里,同他说:“你要是发烧了,我帮你降温。”

叶修立刻从善如流地道:“我好像头有点晕,你说是不是发烧了?”

 

END

—————————————— 

晚安

评论(8)
热度(350)
© 大熊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