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高雅人士

•睡前小故事

•感谢喜欢

—————————————— 

叶修今天过30岁生日,家里给办了场面儿极大的生日宴。他被姐姐妹妹们簇拥着换上一身妥帖的白衬衫,又被逼着套了条西装裤,立在等身镜前和他弟弟叶秋一模一样,就是痞了点,没有后者身上那股文人雅士的劲儿。

 

“我说,”叶修清清嗓子,拔高音量,像是兴师问罪一样道:“今儿给我拾掇得这么利整,几个意思啊?”

 

“能有几个意思?”堂姐替他把衬衣上的褶子铺展,嘴角噙笑:“我们叶家大少爷30岁生日宴,还不许穿的利整点儿?”

 

“许啊,当然许。”叶修看着镜子,跺了跺脚上的新皮鞋。料是好料子,但还是不得劲,思来想去他终于琢磨出个词儿:“挺人模狗样儿的是吧?”

 

“什么人模狗样?”堂姐笑他:“那是仪表堂堂!”

 

“姐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爱吃糖?”叶修问。

 

“谁和你说我吃糖了?”堂姐疑惑。

 

“没吃糖你嘴这么甜?”叶修指指胸口:“甜的我心窝子都齁!”

 

屋里静默几秒后爆出一阵笑,堂姐眼角堆出层细小的褶子,手在叶修肩上拍了几下,故作严厉地道:“快别贫了,时间也差不多了,到你登场了。”

 

叶修也笑着眯了眯眼,出门前问:“叶秋呢?”

 

“外面等你。”

 

叶修整了整领子,刚走出几步,就在楼梯的拐角看到了叶秋。他走上前用肩膀同对方打了个招呼说:“走吧。”

 

叶秋上下打量他一番,镜框后藏着戏谑的眼睛:“这身打扮不错啊,能给你找个好婆家。”

 

“我就知道,”叶修抿着嘴说:“什么生日宴,不就是个相亲大会?让我站在台上供人挑,挑好了私下联系,和菜场里买白菜一样。”

 

“那你也是最好看的那颗大白菜。”叶秋抬手搭上他的肩:“再怎么随心也不能拿身体开玩笑,都30了,你还想靠抑制剂过后半辈子?”

 

“怎么了?”叶修不服:“O就没有人权了?非要包办婚姻?”

 

身为A并且早已结婚的叶秋摇摇头:“给你机会自由恋爱了,但你非要玩游戏,怪谁?”

 

“怪游戏。”叶修果断推锅。

 

“你前两天不还说游戏是你老婆?怎么今儿就恩断义绝了?”

 

“大难临头各自飞。”叶修摇摇头,啧啧感叹。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了宴厅门口,叶秋替他推开门,极为绅士的一弯腰,抬头冲他笑:“有请白菜上场。”

 

叶修不自在地整整衣领袖子,在众人的目光洗礼中从台子上面走过。许是太紧张,一不小心他就开始飘散思维,想着这要是结婚典礼,那前面就该有个真命天子等着他。

 

然后他又开始想那真命天子的模样,必须高大帅气英俊潇洒,最好笑起来能有个酒窝,再露出一口白牙,青春阳光得要人命。设想逐渐成型,且越飘越远,已经到了上演十八禁那段。叶修觉得面热,心虚地偏头,结果和下面坐着的一个人对上了眼。

 

脑子里才刚成型的真命天子形象立马烟消云散,叶修看那人看得愣了神,反应过来赶忙离开,后知后觉地发现不光是面热了,他那禁欲了近30年的身体也有点燥热难耐了。

 

觥筹交错一番,叶修不胜酒力找了个借口躲到宴厅自带的小阳台处。好巧不巧,里面站了个人,正是今天席上让他面红身热的那位。

 

“这么巧?”叶修用了个俗套的开场白,刚说完就在心里嫌弃自己。

 

那位转头看他,还没说话先露了个笑,眼珠子亮晶晶的,在春末夏初的夜晚格外招人。叶修一颗心猛地加速,恨不得窜出胸口蹦到对方怀里去。

 

“我叫周泽楷。”那位青年又笑了下,唇边有个浅浅的梨涡,一陷一陷的惹人戳:“26岁,Alpha。”

 

这么直白的自报门户让叶修有种正在相亲的错觉,也不知是哪根神经搭错,他跟着也来了一句:“我叫叶修,30岁,Omega。”

 

周泽楷又笑了,笑完说:“我知道。”

 

也是,今儿在席上的人哪个不知道叶大少爷的底细?他们之所以出现在这儿,不就是因为A大当婚O大当嫁吗?

 

名字、年龄这种户口本都有的基本资料摸清了,叶修又开始和对方谈兴趣爱好和工作。刚要说自己喜欢游戏,猛地想起前几次相亲失败都是因为对方觉得自己不务正业,当时没成觉得无所谓,但这次不同,难得碰上对眼儿的,不能一开始就吓跑。

 

因此话到了喉咙边又被他生生咽下,“我喜欢”后面顿了足足三秒才跟上后半句,“琴棋书画。”

 

周泽楷起先愣了愣,而后笑弯了眼,给了他两个字评语:“高雅。”

 

后来两人交换联系方式,名正言顺地开始约会。起初叶秋觉得叶修终于有了对象可喜可贺,但后来就厌了,毕竟谁都不喜欢每天用上半个小时就为了给他捯饬出一件约会衣服。

 

“你有完没完?”叶秋哈欠连天,他昨晚在书房加班到深夜,刚沉入梦乡,就被叶修揪起来翻箱倒柜,怒意不平,少爷脾气也上来,冲着叶修就是一顿火:“约个会儿屁事儿怎么这么多?”

 

叶修看脸色行事,不似平时那般张扬跋扈欺压对方,而是身段下放语气温软地哄:“哥这不是信任你吗?难得碰上一个喜欢的,不想溜了。”

 

“真有那么喜欢?”叶秋侧目看他,对这话里的真假存了疑。

 

“特别喜欢。”叶修立表真心:“我就认准他了。”

 

“成。”叶秋从柜子里找出一件自己刚订做的休闲西装递给他:“今儿去哪儿约会?”

 

“市博物馆。”

 

“哪儿?”

 

叶修又重复道:“市博物馆。”

 

“牺牲够大的呀。”叶秋清楚他的德行,但没多说,只给了四字评语:“大尾巴狼。”

 

“套的上兔子我就是好狼。”叶修利索地换好衣服,极其自恋地在镜子前打量自己:“等我的好消息吧。”

 

叶秋没理,开始和他要好处:“你steam账号给我玩玩呗?”

 

“你要做什么?”叶修立马翻脸:“那可是我老婆,是你嫂子,能是你想玩就玩的?”

 

“很快就不是了。”叶秋伸手:“账号密码,利索点。”

 

“世风日下...”叶修又在感慨:“弟弟抢嫂子,不要脸啊不要脸!”

 

叶秋白他一眼:“哥哥偷男人,混账啊真混账!”

 

八月份的正午日头正毒,叶修裹着一层西装,站在市博物馆的门口等对象。周泽楷堵在路上,来的迟,从车上急急忙忙下来,伸手在叶修晒得发红的脸上碰了碰,心疼地问:“怎么不进去?”

 

叶修戳了戳他嘴角的梨涡,痞里痞气地回答:“等媳妇儿呢,吃点苦怕什么?”

 

周泽楷笑了,用带着凉意的嘴唇碰了碰他的,紧紧握着手,进了博物馆。里面空凋开得足,叶修吹了一会儿觉得头昏脑涨,再一看那些压根不懂的文物摆件更加头晕,眼珠子都懒得转。

 

周泽楷敏锐地察觉出他的不对劲,问他:“累了?”

 

叶修看着对方殷勤夹着关心的脸,心窝子又软了,突然就不想装高雅人士了。

 

他斟酌着语句问:“我最近为了融入年轻人,新下了几个游戏,王者荣耀你知道吗?”

 

周泽楷还是那副关心的温柔样子:“知道。”

 

叶修正欲再说,就听到对方接着道,

 

“吃鸡是吧?”

 

叶修半张着嘴,还在消化这两句话的关联性。随后又黯然神伤,觉得自己可能配不上这位白马王子。对方是城堡里晶莹如玉的小王子,自己却是披着王子皮摸爬滚打的恶龙,现在绑到一起,但指不准哪天败露,就得分道扬镳。

 

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难以自拔,周泽楷却捕捉到了他所有的表情变化。

 

晶莹如玉的小王子伸手摸了摸恶龙的脸,又往下滑握住了那双手,在他耳边耳语:“去我家吗?”

 

叶修心里猛地一颤,去他家?去他家能干嘛,孤A寡O浓情蜜意,不得坦诚相待好好亲热上一番?他越想越歪,思维犹如骑着马在大草原上疾驰,拉都拉不回来。

 

他想了一路,进门前还装模作样地犹豫:“不好吧?”心里实际上乐开了花,只要今天生米煮成了熟饭,之后就算那层羊皮暴露了,他周泽楷也是自己嘴里的猎物,逃不开躲不掉,这辈子拴住了。

 

周泽楷依旧握着他的手,不出所料地领着他进了卧室。本以为接下来就要颠鸾倒凤,结果屋门一开,他就傻了眼立在原地。

 

“你,你...”他半大天说不出话,愣了半晌才想起质问。

 

“如你所见。”周泽楷走到卧室摆放的那台高配电脑和电竞椅旁,褪下小王子的皮,还是软软地冲他笑:“我是个游戏宅。”

 

“那,你...我...”饶是平时巧舌如簧,现在叶修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我早就喜欢你了。”周泽楷拉着他坐下,开始供认罪行:“知道你喜欢游戏,我也开始玩。”

 

得,一开始就露馅了。叶修忿忿不平,什么小王子小兔子,都是装的,内里和自己一样是条狼!

 

“生气了?”大尾巴狼甩尾巴将人圈入怀里,用那副好皮囊开始哄:“我不是想骗你。”

 

“我知道。”说到底是叶修先撒的谎,谁也分不出个对错,就是面上下不来而已。

 

交代完底细,孤A寡O在一间屋里贴着背坐,又是年轻气盛的年纪,没消一会儿周泽楷就起了反应。叶修在他怀里扭来扭去,避无可避后出言指责:“你刚骗完我就起反应还是不是个人?”

 

周泽楷一脸委屈:“是个男人。”

 

叶修被噎得半天无话,又气又羞又有点激动,坐在对方怀里坚贞不屈:“我不是那种O!”

 

周泽楷不忍了,翻身压下,凑近啃咬那薄薄的两片唇瓣,含混不清地说:“你是我的O。”

 

事儿一根烟,叶修坐在床头,推了推抱着自己腰的周泽楷问:“咱俩刚才结合没?”

 

周泽楷想了想,不要脸地说:“忘了,再来一遍?”

 

叶修一脚踹开,看到摆着的那些电竞宅男设备,又想到博物馆里的对话,气不打一处来地问他:“听过王者荣耀吗?”

 

“听过。”周泽楷认真回答,后又反问他:“那你听过吃鸡吗?”

 

叶修回他:“听过。”

 

“那一起玩?”

 

“成啊。”叶修洋洋得意:“看我不把你打得屁滚尿流。”

 

登着叶修steam账号的叶秋还没意识到,自己刚到手没一天的嫂子又要被收回了。

 

叶修手里玩着大老婆,旁边坐着小老婆,神清气爽,活像个拐卖良家妇女的土匪头子。

 

“你输了。”叶修点了一根烟同周泽楷谈条件:“说句好听的。”

 

“我爱你。”

 

一上来就是句大的,叶修哆嗦一下抖了抖鸡皮疙瘩,站起身拍他:“不玩了,民政局领证去。”

 

周泽楷不置可否,在他脸上偷了个香,拿出户口本,搂着刚到手的老婆,笑出了个小梨涡。外头天气晴朗,艳阳高照,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天气。

 

叶修查了查黄历,上面写着今日宜嫁娶。

 

“天作之合。”叶修握着周泽楷的手自夸。

 

END

—————————————— 

晚安

好久没更了,想我吗(哈哈哈


评论(21)
热度(612)
© 大熊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