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叶】无间冬夏

•睡前小故事

•感谢喜欢

—————————————— 

B市昨天刚飘了场大雪,积雪难得没化,在路边树坑里满满的堆着,冒出丁点白色的尖儿。王杰希两手提着东西,用比平时慢的速度在雪地上留下一溜又实又大的脚印。后面跟着小区里的一条流浪狗,两个前爪不时交替抬起,看样子冻得不轻。

 

一人一狗慢吞吞走到楼前,王杰希无奈转身,半蹲着从手里的袋子翻出一包王中王。小狗也不冷了,乖乖蹲坐在他面前,张着嘴在空气中呼出一串白色哈气。

 

一进屋子,暖气就从脚底暖烘烘地窜上,全身上下的厚衣服像一层茧,光脱下就出了一背的汗。他小心翼翼地推开卧室门,半遮光的窗帘隐约透出一层淡黄色的光,不偏不倚地打在床上人的枕边,照亮了脸侧的轮廓。

 

听见动静的猫从床尾睁开眼,伸展开蜷缩的身子,几步蹦到王杰希脚边,又奶又轻的喵喵叫。

 

“嘘,”王杰希弯腰把猫抱进怀里:“他还在睡呢。”

 

卧室又留下一片清净,王杰希在屋外忙的热火朝天,里面的人睡得昏天黑地,一点儿时间观念都没有。

 

叶修是被空虚的胃给叫醒的,他踩着拖鞋边揉眼边往客厅走,不出意外地看到王杰希正在阳台伺候那盆金贵的花儿。

 

他倚着门框,清了清嗓子,有点做作地问:“王大爷这花长得不错啊,没少费心思吧?”

 

王杰希头也不抬地回:“家里还有个比这花更金贵的主,心思都在他身上了。”

 

“那主子是谁啊?”

 

“姓叶名修,”王杰希摘下手上的大手套,带着笑看他:“长得极俊。”

 

“有多俊啊?”叶修又问:“能和你这花比吗?”

 

“那不行。”王杰希非要和他抬杠:“大老婆和小老婆,说哪个不好都显得我渣。”

 

叶修扭头去厨房,边走边骂:“那你也是当代陈世美。”

 

等两个人都安生坐在餐厅里,时钟早就走到了12点,该用午餐了。王杰希一早备好的煎饼彻底没了用武之地,被遗落在火腿肠旁边,又孤单又寂寥。

 

“你什么时候走?”叶修看看表:“早点儿回,别让叔叔阿姨等着。”

 

“没事儿。”王杰希又去撸猫:“我赶着晚饭点儿回就行。”

 

“你不用陪我。”叶修咕嘟咕嘟喝完玻璃杯里的温水,语重心长地冲他说:“我自己一个人又不是不行。”

 

“别不知好歹。”王杰希把猫塞到他怀里,用食指替他揩去嘴边的水:“你要不是我老婆,你以为我想陪你?”

 

叶修又气又乐,他自和王杰希在一起就没一天消停的,什么事儿都能抬上两句杠,非得对喷几个来回才肯歇。别家对象都是温柔体贴,到他这儿,活脱脱一杠精。

 

“别,哥,王哥,”叶修没皮没脸地拉着王杰希胳膊真情实感地说:“我用不着你陪,喻文州说今儿要上线陪我打游戏,你回家吧,留在这儿我也没工夫宠幸你。”

 

王杰希本来平静无波的脸顿时绷不住了:“谁陪你?”

 

“喻文州啊,”叶修得意洋洋地追忆往昔:“想当年你和喻文州一起追我,一个让我如沐春风,一个让我如入寒冬...”

 

王杰希的脸色更加不好了:“你后悔了?”

 

叶修白他一眼:“后悔和你的花儿争宠还是后悔和你天天抬杠?”

 

王杰希攥着他的手腕把人带进怀里,语气和胡同里打劫的似的:“敢后悔一个试试,看我不把你弄得下不来床。”

 

两人又杠了一下午,原本约好的玩游戏也没玩成。等叶修迷迷糊糊醒来时,王杰希已经在衣柜前穿戴了。他在床上夹着被子翻了个身:“几点了?”

 

“七点。”王杰希整了整衬衣领:“我给你包了饺子,冻在冰箱第二格,你一会儿自己下了吃。”

 

“你又让我鸽了喻文州。”叶修看着房顶控诉:“禽兽。”

 

“有你这么说自己对象的吗?”王杰希弯下腰钳着他的下巴,笑得极其不要脸:“乖乖在家等我,晚上带你去楼下放炮。”

 

“没有十个八个的我不放。”

 

“都听你的。”王杰希随口应到:“你爱怎么放怎么放。”

 

他开着车回了胡同,赶着饭点到了家。心里惦记着人,吃什么也不香,囫囵吞了几十个饺子,菜一点儿没动。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庆祝,院子里有小孩耐不住地开始点炮,手里拿着几串点点金四处跑,把一方小院照得极亮。

 

他忍不住了,摸出手机给叶修发消息问:吃了没?

 

叶修回的极快:吃了,吃了20个呢。

 

王杰希看了看自己的碗,又抬杠:才吃20个,你是南方人?

 

叶修窝在被子里回他:我跟禽兽不一样。

 

吃完饭又窝在客厅看电视,王杰希心不在焉地搂着堂兄的孩子,心早就飘回了自家的宝贝身上。他急于回家,但长辈却不肯放人,一人一句你天天不着家就快把他给淹没了。

 

表又走完一圈,王杰希抬头看了一眼,已经十点了。

 

他低着头想给家里那位主子发消息,刚按亮屏幕就叮咚进来一条短信。

 

叶修问他:什么时候回啊?

 

王杰希觉得心被攥住了,他也不想管家里长辈要怎么说了,手快速在键盘上按下两个字就发送:马上。

 

手机又叮咚一声,他低头一看,叶修说:那你快点出来,我冻得脚冷。

 

“去哪儿啊?”屋里传来一声询问,王杰希着急忙慌地套上鞋,头也不回地应:“回家!”

 

出了院儿才注意到又飘雪了,他不敢跑太快,只能尽量加快步伐,忽略了周围的一串叫喊声,急不可耐地推开院门,在胡同口的路灯下瞧见了叶修。

 

他大步上前,用围巾把叶修的脸裹住,狠劲揉搓几下,嘴上也凶狠:“不好好在家待着,来这儿冻着干嘛?”

 

“接你回家嘛...”叶修被他揉得口齿不清,但还在努力辩驳:“这么晚了,你不是还答应带我放炮呢?我怕你忘了。”

 

“我怎么可能忘了。”王杰希把他抱紧:“你以为我和你一样记性差?”

 

“说谁记性差呢?”叶修不乐意:“上次忘了收被子的人是不是你?”

 

“抬杠抬杠,一天就记得和我抬杠。”王杰希捧着他的脸,低下头啃,边啃边说:“亲几下给你放几个炮。”

 

“那你亲吧。”叶修放弃原则:“能把今天下午的也算上吗?”

 

“德性!”

 

王杰希带着叶修去了烟花爆竹的售卖摊,买了好些。但到了放的时候,王杰希又百般不乐意,死活不肯让叶修点,只给他手里塞了两把点点金。

 

“你什么意思?”叶修不高兴:“我白让亲了?”

 

“你看个花儿就行。”王杰希点完一个走回他身边:“我怕你把自己给点了,你多金贵啊,得我好生照看着。”

 

一晚上折腾,第二天叶修迷瞪着眼醒来,走到客厅还没清醒就听见王杰希阴沉沉的声音:

 

“你昨天是不是把烟灰磕到花盆里了?”

 

叶修一个哆嗦,昨天的记忆连起来了:“好像...?”

 

王杰希无奈,叹了口气:“你是真的看不顺眼我的花儿。”

 

“有他没我,有我没他。”叶修乐滋滋地凑上去,在王杰希脸上亲了一口:“你选吧。”

 

“选你。”王杰希笑了:“满意了没?”

 

“满意了。”

 

外面出太阳了,暖烘烘地照着,路边的积雪也逐渐融化,在地上留下一片片水渍。王杰希忙着补救花儿,叶修就窝在他旁边的躺椅上,眯着眼准备再补个回笼觉。

 

END

—————————————— 

晚安

 @渊  庆祝我们阿渊大宝贝考研结束!!!希望阿渊能考上心仪的学校,熊永远支持你!

发一下《正牌男友》余本链接

我就是余本链接,快来点我呀 

PS:为什么我发对lo主的印象没人理我!


评论(6)
热度(164)
© 大熊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