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孤A寡O

•睡前小故事

•感谢喜欢

—————————————— 

叶修手里拿着一摞优质男A的资料,优哉游哉地从相亲介绍所出来。门口等他的张佳乐瞧见人后,挥了挥头盔问:“王姨今儿给了你几个男人的资料?”

 

叶修低头数了数:“五个。”

 

“什么时候和第一个见面?”张佳乐骑着摩托在马路上风驰电掣:“算上这五个,今年已经相了20个男人,你到底能不能行?”

 

叶修攥着他衣服的手突然放松,转而握住那纤细的小腰,甚至还不安分地沿着腰线上下摸了两把。张佳乐浑身一震,握着车把的手跟过电似得松开,摩托七拐八拐的差点撞上绿化带。

 

“大马路上你做什么妖?”张佳乐稳住车,腾出一只手把腰上那只不安分的爪子拍开:“大龄男O果然可怕,欲求不满到连兄弟都下得去手。”

 

“我寻思着要是真找不到,和你将就将就也是能过的。”叶修厚颜无耻地开始推销自己:“打游戏一把好手,人长得也帅,你不想试试?”

 

“快打住,”张佳乐嘚瑟地笑了两声:“忘了告诉你,哥们儿我昨个脱单了,跟你这种没人要的不一样。”

 

谁料叶修既没很激动地追问也没暴揍他,只是很淡然地说:“哦。”

 

“你就不想追问点细节?”张佳乐按捺不住炫耀的心,话匣子一开就合不住:“我们的相遇可是——”

 

“干柴烈火,噼里啪啦是吧?”叶修迅速截断他的话:“我就一个问题,那男的是北京人吧?”

 

“这你都能猜出来?”张佳乐惊讶:“其实你会算卦吧?”

 

“这不用算,”叶修懒洋洋地说:“这么多年你就交过一个男朋友,北京人,每次临时标记留得牙印都格外别致,简直过目不忘。”

 

本来还心花怒放的张佳乐被戳到了敏感点,咬着后槽牙骂他一句:“滚!”还附赠了个不怎么文明的手势。

 

叶修惹完张佳乐身心舒畅,隔着头盔看风景,路过一所小学时猛地想起件事儿,赶忙揪住他的衣服喊:“转弯,今儿我得去学校开家长会。”

 

“你背着我生孩子了?”张佳乐明显脑子缺根筋,单纯地让人想揍他。

 

“是是是,”叶修低头看表,家长会都快开始了:“其实我是个单亲爸爸,行了吧?”说完他迈腿下车,把头盔扔给张佳乐的时候补了句话:“你这一身的味儿,回去喷点中和剂压一压。”

 

等他到了教室,一屋子人都来齐了,班主任站在讲台上瞟他一眼问:“谁的家长?”

 

叶修念了小孩的名字,又在老师的注视下签了到。本以为能安生坐在座位上消磨时光,没成想又被点了名。他烟瘾也犯了,搭在裤边的手指不停摩挲,但还得耐着性子听老师讲话,后来实在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讲台上的老师大为光火,恨不得用眼神在他身上剜出个印子来。

 

起先叶修也不觉得尴尬,结果旁边坐的家长突然笑了一声。抬起头瞧,一看是个帅哥,他就觉得尴尬了。两人相顾无言,老师更火了,点名道姓地批评:“你们两家的孩子早恋,这事儿怎么解决你们看着办。”

 

叶修一愣,清了清嗓子,憋出一句屁话:“是亲家啊,一会儿聊聊?”

 

隔壁桌的帅哥也是一愣,慢半拍地回应:“好。”

 

讲台上的班主任气得差点吐血。

 

私下两人开始交流早恋问题,叶修先表明身份:“我不是小孩儿监护人,我是他叔叔,叫叶修。”隔壁帅哥点点头说:“我也不是,是哥哥,叫周泽楷。”

 

他一说完,叶修就觉得春回大地万物复苏,厚着脸皮套话,问人家有没有对象。周泽楷一直弯着眼睛笑,右颊还有个小梨涡,随着嘴角牵动露出来,在玻璃杯后若隐若现,挠得叶修心里直犯痒。

 

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本以为能成就一段美好姻缘,结果周泽楷突然皱了皱鼻子,压着嗓子在他耳边小声说:“我能闻到你的信息素,你是不是...?”

 

叶修一惊,拿起手机看日期,按道理讲距离他发qing还有半个月,没道理今天就跑味儿。但看周泽楷那严肃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他只能尴尬地点头:“可能是提前了。”

 

周泽楷二话不说从包里掏出一管中和剂,朝着他从上到下喷了个遍,随后又拽着手腕领他去医院开了支抑制发qing期的药。叶修从头到尾都处于状况外,茫茫然地就被护士拽下裤子打了一针。

 

从医院出来后叶修心如死灰,对帅哥也提不起兴趣了。

 

隔了两天张佳乐生龙活虎地来找他,听完这段奇葩情缘后笑得前仰后合:“我头一次听说A会把一个处于特殊状况的O送去医院,而不是就地结合,他是不是不行?还是你太没魅力?”

 

叶修躺在床上装深沉:“连发qing期都懂我的心。”

 

张佳乐善解人意地替他接上后半句:“直A却不懂。”

 

在家里闲了两天,叶修又开始了相亲大业。其实按日期算,这两天才是特殊日子,但因为上次的奇葩情缘,让他以为自己过了特殊期,从而忽略了一早醒来后身体的不适,强打着精神赶往约会地点。

 

到了咖啡厅见到相亲对象时,叶修才知道这世界有多小。就比如有些人迟早会遇上,有些情不管迟早都很奇妙。

 

他面色不改地和对方打招呼:“好巧啊,你也来相亲。”

 

对面桌的周泽楷还是弯着眼睛在笑:“好巧。”

 

那天聊了什么叶修都记不清了,就记得到后来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大脑昏昏沉沉,说话也慢吞吞地。周泽楷探起身子摸他的脸,摸完还说:“你的香水很好闻。”

 

叶修半睁着湿润的眼摇头:“没喷。”

 

“那这个味道?”

 

叶修总算闻见这股味了,并再一次感觉到了心如死灰:“是我的信息素。”

 

发qing期总是来势汹汹,但在深陷情欲的前几秒,叶修还是努力张嘴恳求对方:“我不打针。”周泽楷哭笑不得,权衡再三,其实也就想了几秒,就抱着人到酒店开了间房。

 

之后便是一番云雨、云雨和云雨。

 

叶修筋疲力尽地从昏睡中醒来,发现自己被周泽楷搂在怀里,屋里满是信息素交融的味道,又甜又腻。他推推周泽楷胸口,等对方睁开眼后问:“结合了没?”

 

周泽楷非常诚实:“没。”

 

叶修混沌的脑子开始运作,他又问周泽楷:“你上次闻见过我的味儿啊,没道理昨天闻不出来。”

 

周泽楷摇摇头:“上次是蜂蜜味,今天不是。”

 

叶修卡顿几秒,明白了自己身上那股类信息素的蜂蜜味是哪来的了。他拢了拢被子,感叹般地说:“我这算不算千里送贞操?”

 

周泽楷又被一屋子味儿挑起了情欲,他把人抱在怀里说:“是千里来结合。”

 

叶修点点头应道:“有缘千里来结合,说得就是我们。”

 

END

—————————————— 

晚安

屏蔽的我很懵

好久不见(我最近会努力更新

发一下《正牌男友》余本链接(还有想要的小可爱可以买哦

我就是余本链接,快来点我呀 

评论(8)
热度(285)
© 大熊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