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 勾搭学弟进行时 上

•物理系学长,叶修 

•文学系学弟喻文州,黄少天

•这里→ 中篇

•这里→ 下篇

——————————————


1.

喻文州这天来上楚教授的文学课,楚教授讲课生动幽默,虽然文学挺枯燥,但是还是有好多人来听,连其他系都会来一些人。当然,文学课其他系来听的人一直都不少,因为文学系帅哥多,比如系草喻文州,哦对了,还有系花黄少天。别问我为什么黄少天是系花,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长得太白净的原因。

 总之,这天,四有青年喻文州早早的就抱着书走向了大教室。临近夏日,早上不算太凉的风吹得喻文州舒服的眯起了眼。黄少天今天有事不能去听课,喻文州虽然并不介意他的话唠。可是难得他不在,喻文州也乐得享受这安静舒爽的美好清晨。

 然而到了教室后,喻文州发现他最喜欢坐的位子已经被一个穿着白衬衣的男生给占了。喻文州微微皱了皱眉,虽说位置这种不是固定的,可是喻文州是谁啊,文学系的系草和常年第一,谁不认识啊,认识自然也就会知道喻文州喜欢第三排靠窗那个位置。可是今天却有人坐在那儿了,不得不说喻文州有些不太开心,早上的那种好心情倏地一下子全没了。

 喻文州面上还是平平静静,看不出喜怒。他朝那个位子走过去,想试试看能不能换一下。可是等他走过去后,他脸上的表情就有些绷不住了。坐在他位置上的那个人,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散乱的头发盖住了脸,只觉得这人有些瘦,衬衣因为趴着的原因紧绷在身上,显出了那劲瘦的腰线。不过喻文州也并没有那心情去看他的身材,也并不打算想象他长什么样子。他只觉得他现在有点处在暴躁的边缘。在他最热爱的文学课上,那人坐着他的位子,不听课而是睡觉!喻文州嘴角挂着一丝冷笑,看得其他同学都不敢过去。

 “同学,同学!”喻文州弯下腰来在那人的耳边喊着。

过了不知道几秒,总之就是没理他。喻文州眼看着进入教室的人越来越多,差不多也都快到上课的时间了,他的位置还是没有着落。他瞅了一眼丝毫不受影响的那人,坐在他的旁边。

也算是离平时自己坐的位置近点吧。

 

“喻文州的位子被人占了啊!”

“谁?谁这么大胆,占我们系草的位置!”

“不知道啊!不过一定是一位勇士!敢惹喻文州,黄少天非得把他说的烦哭了!哈哈!”

 喻文州多少能听得见周围同学的议论声,他偏头看了一眼罪魁祸首,内心暗暗得想着怎样才能把这个人给扔出教室。好吧,喻学长是温柔帅气暖男一枚,可是他还有隐藏属性啊,那就是心脏和暗黑。所以这位还在睡得不知今夕是何年的勇士已经在喻文州同学的脑海里不知死了多少回了。

 快要两个小时的上课时间,喻文州旁边那人就一直没醒过,如果不是他呼吸时微微颤动的身体,喻文州真怀疑这人是不是还活着。

 等到教授说了下课,同学们纷纷起身朝门外走去。喻文州收拾了一下,也准备离开。刚刚郑轩给他发短信,叫他一会儿直接去校门口,他们原先的学长魏琛回来了,一群人打算一起去吃个饭给他接风。他看了一眼还在睡的那人后,并不打算把他叫醒,拿了东西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2.

“文州!这里这里!”徐景熙站在北门门口朝四处张望的喻文州大声喊,引来一群人的注意。

喻文州无奈的挥了挥手,快步走了过去。

“魏学长已经来了?”喻文州跑到徐景熙身边后问。

“嗯。黄少已经接到他了,过一会儿就来了,现在应该还在路上。”

“哦,那咱们走吧。”

然后两人就开始朝着饭店方向前进,喻文州也在这比较放松的环境中,忘记了刚才上课的不开心。

 到了饭店等了一会儿,黄少天和魏琛就来了。魏琛去美国待了两年,回来后,没什么太大的变化。脸上沧桑依旧,甚至还留了几撮小胡子。

 “我说魏学长,你是没钱买剃须刀了吗?怎么还留了几撮毛啊!”

郑轩一脸正经的看着魏琛问。

“卧槽!你个土包子懂什么,我这叫时尚!你难道不觉得我的小胡子很性感吗?”魏琛摸了两把自己的小胡子,一脸淫荡的问他。

 郑轩丝毫不受他淫邪目光的荼害,认真的回他‘不觉得,倒是觉得你这样更像穷困潦倒的大叔!”

“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很不给面子的大声笑了出来,搞得魏琛的脸都气绿了。

 喻文州憋住笑,对黄少天说“好了,少天!大家也不要再开魏前辈的玩笑了。”

 喻文州一发话,大家都死死的憋住笑,一脸正经的看着魏琛。黄少天一下子收不住,但又不敢不听喻文州的话,整个人憋得脸都红了,连带着身子都一颤一颤的。喻文州横了他一眼,然后说“出去笑去!”

 黄少天如获大赦,捂着嘴跑了出去,全然不顾魏琛已经气的发黑的脸色。

 等黄少天笑够了回来后,就听到魏琛在门口粗着嗓门打电话

“就在学校这边啊!没多远,你拐几个弯就到了!哎呦喂,你可真是麻烦。行了行了,你在北门门口等着我,我去找你去!”

黄少天看他打完后,凑上前去问“谁啊?你一回来业务就这么繁忙啊!”

魏琛笑的贱兮兮的看着他,“一个美人!哥哥我要去接他,一会儿带来给你们看!你回去告诉喻文州他们一下,我去接一个朋友,很快就回来了。”

说完,魏琛就急匆匆的走了,留下黄少天一个人在消化刚刚魏琛的那几句话。

 

“少天,你有见到魏琛前辈吗?他去接电话到现在还没回。”喻文州看见黄少天进来,问到。

“啊哦,他和我说他要去接一个朋友,很快就回来。他还说会把那人带过来,对了他说那人是个美人。怎么办,我好迫不及待啊!”黄少天做到喻文州身旁,噼里啪啦的表达自己的激动之情。

喻文州挑了挑眉,没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听黄少天讲,等到黄少天安静下来后,他叫进来服务员,多添了一份餐具。

 

魏琛到了北门门口后,就看见叶修手里拿着一个冰激凌坐在花坛边上吸溜吸溜的吃着。

“呦,还挺享受的啊!”魏琛上前,抹了把汗,贱兮兮的瞅了他一眼。

叶修抬头看他,眼睛因为不太适应光线而眯了起来。他上上下下的看了一遍魏琛,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喂喂喂,你这什么眼神啊!”魏琛被他笑的一身鸡皮疙瘩,直觉告诉他叶修这家伙一定又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

“我什么眼神啊?魏叔叔?”叶修呵呵的笑着看他。

魏琛怒了,一个个的这都是什么熊孩子啊!他有那么老吗,全都喊他叔叔!

“什么叔叔,你有比我很年轻吗?”

“五岁你说算不算年轻?”

“你给我滚,个小贱人!”

“呵呵,不要恼羞成怒嘛,魏叔叔。”

“你有完没完,信不信哥自己去吃饭去!”

叶修脸上的表情转换为了吃惊“你竟然威胁我?”

魏琛乐了“就是威胁你了,你怎么着吧?”

叶修恨恨得看了他一眼,捏细了嗓子说“魏哥哥,能不能领我去吃饭?”

魏琛被他这个称呼给噎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有些诡异,“你就不能好好喊我名字吗?

叶修翻了个白眼“真麻烦,老魏,你到底走不走,哥都快饿死了!”

“走走走!”

魏琛很满意叶修这个小贱人终于恢复正常了,虽然刚才叶修喊他哥哥也感觉不错......想着想着他就领着叶修左拐八拐的到了喻文州他们订的饭店。

 

 “哈哈哈哈哈,文州你就是这样让一个连脸都没看见的人给抢了位置啊!你知道吗,现在学校论坛文学系的人都在讨论今天上午你被抢位那件事,大家都在猜是谁占了你的位儿,你的那群妹子们还打算帮你报仇呢!哈哈哈哈,到底是谁啊,这么不长眼啊!”叶修和魏琛还没到包间,就听到黄少天那夸张的笑声和高分贝的说话声。

魏琛推开门的时候,喻文州正黑着一张脸,黄少天他们都很没有同学爱的嘲笑着他。叶修一进来,就成功的吸引住了屋内所有人的注意。然而还没等修还没看清包间内有几个人,就听到黄少天亮的有些尖锐的声音:

“叶修!你是叶修?”

 其他人都被黄少天喊出的这个名字给惊呆了。叶修是谁,在T大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16岁考入T大,两年时间内完成本科学业,在国外升完了硕博,去年回了国后又回到T大和他以前的导师进行一个项目的研究。他是物理系的大神,也是各系差不多都精通的男人,是学校的第一风云人物,几乎没人不知道他。不过叶修回国后因为每天忙着进行试验,学校的学弟学妹们也都没见过真人,因此叶修在学校晃悠一般也没人能认得出来。所以黄少天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其他人都产生出了‘卧槽,这不是真的吧’的情绪。

然而有一个人并不是这样,这个人就是喻文州。

 喻文州的内心可以说是被‘这不是真的’五个字来来回回的刷屏。叶修一进来。喻文州就呆住了,来人不是别人,就是那个上课占他位置睡觉的那个人。那件白衬衣,喻文州真是忘都忘不了。然而还没等他消化完这个消息、那边黄少天又喊出了这人是叶修这样更加劲爆的消息。

任喻文州修养再好。他也实在是忍不住想要骂一句卧槽。

 


评论(2)
热度(121)
© 大熊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