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 君臣

•三皇子 周泽楷 

•丞相   叶修

——————————————

 1.

周泽楷这日骑着马出了宫,现在是三月时节,山上的花儿也都开了。他在宫里整日待着无聊,瞒着殿里的人,悄悄跑了出来。

绕到山上的时候,周泽楷勒紧了缰绳,翻身下了马,牵着马散着步欣赏着花开时节的好美景。只是眼里却猝不及防的撞进一人。那人着一身月白衣衫,背对着他负手而立,吹来的风微微鼓起了他的衣角,白衣红花,衬得天地间的景色都亮了起来。

那人听见身后的动静,转了个身,细细盯着周泽楷看了一会儿,最后将视线停在周泽楷的脸上,牵动着嘴角露出一个笑来,

“见过三皇子。”

周泽楷松开缰绳,走过去,看了一遍这人,问,“你认得我?”

“是。”

“你是谁?”周泽楷心里讶异,他平日都在宫里,没怎么见过外面的人。看他这样子也不像是宫里的人,但这人却识的他。

“在下叶修。”

周泽楷瞳子一缩,脸上带了点不可置信。叶修,是当朝丞相的名字。

“丞相?”

“是。”叶修笑了起来,应了一声。“去年皇后生辰,我被邀请进宫,见过三皇子,所以,今日才能认出来。”

周泽楷没说话,只是看着他,像是要把他的样子刻在眼里。

 
2.
“叶丞相这是要去后宫?”下朝后,同行的喻文州瞧见叶修转去的方向,问了一句。

“是啊!我去看看小周。”

“三皇子?”喻文州问。

“是。”

“叶丞相和三皇子的关系很好啊!”喻文州笑着看着叶修说。

“小周听话,我喜欢!”

“呵呵。那我便先走了。”喻文州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叶修在后面看着喻文州的背影,若有所思着。

 

“小周!”叶修到了三皇子居住的宫殿,看见坐在石桌前看书的周泽楷,喊了一声。

周泽楷听见后,站起身来,朝着叶修笑了一下。

“在看什么?”叶修问。

“没什么。”周泽楷合住书,藏在身后。

“哦。”叶修也没太在意,“那我们走吧。”

“好。”

周泽楷跟着叶修一起出了宫,走在都城繁华的街市上。周泽楷不知叶修要带他做什么,叶修只是说带他出来看看,就没再说其他的,现在两个人绕在街市上,走走停停,让周泽楷实在是摸不准叶修想要干什么。

“猜不出我带你出宫是为了什么?”叶修停在一个卖糖人的面前,问身边的周泽楷。

周泽楷站在他的身边,应了一声。

“呵呵。”叶修拿下一个糖人,“我若说我只是想让你给我买一个糖人你信吗?”

周泽楷愣了一下,他看了看叶修手里的糖人,张了张嘴,“信。”

你说什么,我都信。周泽楷心想,他没说出来,但看着他眼睛的叶修知道他这句没说出来的话。叶修微微眨了眨眼,盖住了眼里那些微的不忍。

“我们走吧。”

“糖人?”周泽楷看着叶修放回去的糖人,问。

“不买了。”

周泽楷看了一眼被叶修放下的那个糖人,糖人是个小男孩,做的很生动。

“这是哪?”周泽楷看着叶修领他来的地方,问。

“皇城下最污脏的地方。”叶修走在前面应了一声,没停下来,只是往前继续走着。

周泽楷没再问,跟在叶修的身后,走了过去。

越往里面走,周泽楷就知道了叶修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这儿的房子破败不堪,住的人却很多。衣不蔽体的人大有人在,许多小孩子围在他们身边,脸上带着污泥,求着他们,

“哥哥,哥哥,给点铜板吧!我已经好几天没吃过饭了!”

周泽楷看着这些瘦小的孩子,眼里填满了不可置信和心疼。他蹲下身,抱起一个小孩子放在腿上,也不介意他身上的污泥会将他的衣服弄脏。周泽楷伸手揩掉小孩脸上沾着的泥,觉得他长得很像刚才的那个糖人上的小男孩。

“你多大?”周泽楷问。

“九岁。”小孩答道。

周泽楷的眼睛睁大了些,九岁,却只长了这么一点点,看上去才像个五六岁的孩童。

周泽楷掏出钱袋,放在了小孩子的手上,“去买点吃的。”

小孩拿了钱袋笑的开心,“谢谢哥哥。”说完小孩子从周泽楷的身上跳了下来,跑开了。叶修站在周泽楷的身旁,只是静静的看着。

“走吧。”叶修看着小孩子们都跑开后,说。

“嗯。”周泽楷站起身来,走到叶修身边,等着叶修开口。

“这偌大的都城中,熙熙皆为利来、攘攘皆为利往,人心如此,深不可测、永不餍足。”叶修和周泽楷走出了这里,他看着前面熙攘的街市,沉声说。

周泽楷看着叶修,从他的侧脸中看出了他对这世间为利追逐的人的不满,对这些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人的可怜。他本无心皇位,可这一次他却动了当上君主的念头。

 3.

“皇上,五位皇子都已经成人,是否该考虑立太子之事了?”朝堂之上,有人提出了这个问题。

“哦,爱卿可有何建议?”

“微臣认为,大皇子最为年长,才学能力也是诸位皇子中最好的,况且他上次平定淮王叛乱也证明了他的能力。因此,微臣举荐大皇子为太子。”

皇上微微垂眼思索了一下,复又抬起头看着叶修说,

“叶爱卿呢?”

叶修站出来,行了一个礼后,朗声到,

“微臣也举荐大皇子。”

“是吗?看来让大皇子当太子是众望所归啊!这事容我再想想,之后再议吧!”

“是。”

 
4,
三个月后,皇上要办一场秋宴,五位皇子都被皇上带了出来,让他们进行一场比试。说是欢庆秋收,实是评断各位皇子的能力。所有人都知道,皇上这是要选立太子了。

“小周,你想要赢吗?”叶修看着换下平时穿的华贵服饰,将长发束起来的周泽楷问。

“想。”周泽楷沉声答道。

“你想当皇上?”叶修问。

“嗯。”

“为什么?你是喜欢将国家一切掌握在手中的感觉吗?”叶修看着周泽楷,声音里带着点怒意的问道。

“不是。”周泽楷没想到叶修会生气,有些不解的回到。

“那是什么?你不适合当君王,小周,那不适合你。”

周泽楷有些不悦,他听说了之前叶修举荐大皇子为太子的事,现在又劝他放弃争夺太子之位。为什么?叶修就这么不信任他的能力吗?

“谁适合?大皇子?”周泽楷问。

“是。”叶修看着周泽楷已经染上了怒气的眼睛,平静的说“大皇子比你更适合。”

周泽楷在那一刻感觉到了背叛,他心心念念的叶修,不信任他不支持他,对他甚至是不屑一顾。

“我要当君王。”周泽楷最后看了叶修一眼,说了一句,便转身走了。

那天的比试,周泽楷备受关注。一直不怎么起眼的三皇子像是转了性子似的勇猛的无可匹敌,皇上看着周泽楷的脸,眼里露出了赞赏。

叶修在一旁冷眼看着这一切,沉默不语。

 

尽管皇上之后一直都没说立太子的事,可是朝中已有一部分人猜测三皇子可能会是太子,然朝中支持大皇子的大有人在,两位皇子都成为了众官员巴结的对象,可是叶修却是再没去过三皇子的碎霜殿。

 
5,
五年后

皇上缠绵病榻,朝中事务都交由大皇子和丞相叶修来处理。周泽楷则被安排在皇上身边,照顾皇上。

皇上驾崩那天晚上,外面下着纷纷扬扬的大雪。

江波涛拿着圣旨,宣告世人,三皇子周泽楷继承皇位。

天下哗然。

三日后,大皇子举兵谋反。朝中部分大臣倒戈,丞相叶修也在谋反的行列中。

周泽楷看着名单上叶修两个字,眼睛涨的通红。

“捕拿大皇子,叶修!”

周泽楷抬起头看着下面跪着的韩文清等人,压着怒意的下旨。

“是。”

 

周泽楷来到丞相府的时候,这里已经一片狼藉。叶修身上满是血的坐在里面,手中还执着剑。

“你来了啊!”叶修看着周泽楷,朝他露出一个笑来。

周泽楷看着叶修,眼里是森然的冷意。

“带回宫。”

“是。”

大皇子谋反之乱在周泽楷继位半年后平息,大皇子在那场战乱中被乱箭射死,丞相叶修被关押在宫中,待后审判。

江波涛成为丞相,韩文清等人也因平定叛乱有功被周泽楷重用。

 
6,
叶修看着窗外的月亮,心下有些黯然。他被周泽楷关在宫里,相当于软禁。周泽楷不曾来问过他什么,只是让人给他治了身上的伤,一日一餐的供给着。

他被关在这里两个月了,身上的上也好的差不多了,又快要到冬天了,叶修想着身上的伤若是不快点好,怕是要流脓。

“吱——呀”

受潮的木门被推开时发出了不小的动静。叶修坐起身来,不意外的看见了周泽楷。

“皇上,怎么今日想到要来这里?”叶修脸上带上了笑,眼睛盯着周泽楷的脸看。

“看你。”周泽楷站在他面前,说。

“我有什么好看的?”叶修笑。

“为什么?”

叶修愣了一下,没答话。周泽楷伸出手钳住他的下巴把他的头抬了起来,

“说。”

“大皇子于我叶家有恩,我不能不报。”

周泽楷脸上的表情又沉了几分,“那我呢?”

叶修看着他,眼里带着痛苦,“小周,我接近你,是大皇子的授意。”

周泽楷捏着叶修下巴的手有些用力,叶修脸上的表情疼的扭在一起。周泽楷不管,他把叶修压在榻上,撕扯着,宣泄着自己的痛苦。

没有温柔的对待,叶修只感觉自己是被撕裂了一样。血腥味蔓延了出来,激的周泽楷更用力了几分。

叶修颤抖着腿,环上周泽楷的腰,微微分开迎合着周泽楷。

周泽楷感觉到了,他将头埋在叶修的肩胛处,一下比一下更用力。

叶修在昏过去前,感觉到了一直从肩部流到胸口的滚烫的泪水。

那之后,周泽楷将叶修软禁在这殿中,不曾再问过。

 
7.
周泽楷继位五年后,迎娶楚将军的女儿楚云秀为后。

叶修当时已经属于苟延残喘的境地,他五年被软禁的日子,过的并不好。每日一餐却也是馊菜剩饭,冬季没有足够的炭火,当年受的伤还没有好全便被停了药。如今这样,也只是撑着活下来罢了。

周泽楷大婚那日,叶修坐在他被软禁的殿门口,看着飘洒的白雪,不停的咳嗽着。他的脸上带着的一抹绯红,是这白茫茫天地间唯一亮眼的色彩。

叶修听着外面响起的阵阵炮鸣声,颤抖着嘴唇。

他不愿让周泽楷成为君王,是不想让周泽楷眼里的那抹善良被那些权势斗争所蒙蔽,同时也不想和周泽楷走上对立的境地。

他终究要为大皇子赴汤蹈火,也终究要为周泽楷倾尽一生。

他不后悔,哪怕被周泽楷误解也不后悔。

他是周泽楷所爱之人,也是臣子。

若有来世,与君成说,至死方休。

若无来世,吾独念君,至死方休。

叶修伏在案前,提笔写下了这两句话。

一个月后,前丞相叶修离世。

周泽楷不顾他人非议,给他按丞相的地位办了一场葬礼。

他没有去看叶修,一眼都没有。

 
8,
二十年后,皇上周泽楷离世。

他在位期间,政治清明,百姓生活安定。

他的后宫只有楚皇后一人,不过他没有留下子嗣,据传言,周泽楷并未与皇后同房过。他一生恋慕的人,是前朝丞相叶修。

周泽楷的兄弟,五皇子的二儿子天资聪颖,自小受周泽楷喜爱。他离世后,皇位便由他继承。

 

周泽楷离开的那天,外面正是三月的春景。他卧在榻上,在梦里,看见了叶修。一如初见,叶修站在树下,花开的正好。

“小周。”叶修朝他伸出了手,笑着说。

 

 

我觉得是HE,你们呢?

 

评论(14)
热度(135)
© 大熊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