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 Iceland

I.校园向背景

II.一发完,给喻叶的糖

III.文风色气,看你们喜欢

IV.写的有点混乱,别嫌弃

——————————————

      G市的季风气候,是喻文州最不满意的一点。他更喜欢一年四季都平稳,不热不冷,带着降水的充沛和每日空中掩藏着充盈雾气的气候。他喜欢温带的海洋性气候,带着他想要的平适,让人想要带着自己所爱之人在那里度过一生。

      又到了一年中的夏季,季风气候带来的效果是显著的,空气中的闷热裹挟着一阵阵的热风朝四处袭来,没有降水,只有不断爆表的天气和不受控制落下的汗珠。

 

1.

      “喻同学,这里是老师宿舍,你走错地方了啊!”叶修站在宿舍门口,嘴里叼着一根烟,很没样子的倚在门框上朝面前的人说。

      “我有问题要让老师帮忙。”喻文州笑笑,扬起手给叶修看看自己手里拿着的文件袋。叶修白了他一眼,给他让开一条道,把人放了进来。

         叶修自己独立一间宿舍,冷气开的十足,屋里屋外两重天。喻文州身上携带着的热气在温度只有15℃的房间里消失,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一个哆嗦。

      “舒服吗?”叶修看他,给他倒了一杯水。

      “舒服,但是你会感冒。”喻文州也回过头来看他,说完拿起遥控器把温度调到了20℃。

         叶修也没在意,自然的坐在床上,手一伸,“我看你的资料袋。”

         喻文州走过去,把手里的袋子递到他手上。叶修接过来,绕开线绳,往里瞅了一眼。

      “喻文州同学,你是来逗你的导师玩的吗?”叶修把袋子扔回给喻文州,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当然不是。”

     “那你来干嘛来了?给我看你的文件袋有多好看?外面一块钱一个批发,你要是喜欢可以多买点,我不介意给你十块钱。”叶修躺在床上,看着房顶,又在嘴里夹了一根烟。

     “来吹个冷气,我们宿舍空调坏了。”喻文州倒诚实,坦白了自己的真实目的。

     “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叶修坐起来,磕了磕烟灰,“吹空调可不给白吹啊!得给报酬!”

     “你想要什么?”

     “这话问的,让我多不好意思要啊!”

     “过期不候。”

     “一条烟。”叶修迅速作答。

     “不可能。”喻文州把他嘴里的那支烟抽出来扔进了垃圾桶里。“晚上领你出去吃饭。”

     “然后晚上就顺带住在我这里?”叶修瞅他。

     “恭喜你答对了。”

     “想都别想,没门!”叶修拒绝。

     “由不得你。”喻文州伸手掐住叶修的软腰,手伸进衣摆里,对着那处的软肉摩挲着。

     “别闹,痒!尊师重道!喻文州,尊师重道!”叶修大喊。

        喻文州半跪在床上,看着他,说,“我会伺候好叶老师的。”

     “别叫我老师!”叶修怒。

 

2.

      喻文州和叶修是一对儿,都是一见钟情的主。谁先勾引谁已经不清楚了,想说的情话早就通过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传达出去。假装的风平浪静,私底下早就勾搭在一起。叶修到现在都记得,喻文州守在他宿舍门口坦白的那天。也是各种理由借口都找好,敲开了叶修的门,聊着聊着就聊到了你喜欢看岛国谁的片子。

      叶修脸不红心不跳的点开自己电脑上的一个文件夹,说,“我喜欢欧美的。”

      喻文州瞅了一眼,一脸平静都说,“这么巧啊!我也喜欢欧美的,我也喜欢这几个人的。”

   “是吗?一起看看?”叶修问。

   “可以啊。”喻文州接。

      然后两个人就窝在一块看开了欧美的片,屏幕上两个裸男搂在一起,先口后做,嗯嗯啊啊叫的很放肆。两个人看的也很放肆,屋里的温度依旧被叶修调的很低,但呼吸出的空气已经变得温热黏湿起来。

      谁压在谁身上这些事已经不记得了,叶修的脑子里只有眼前的一个人。他与他调情,接吻,说着情话。叶修脑子一半放空,一半交给欲望。喻文州拉着他下坠,他就跟着往下坠。

      都是第一次,谁也没有经验,难免出点小意外。叶修也能忍,疼的皱眉也不吭声。喻文州也不太知道,身体遵循了欲望,给了叶修一个难忘的第一次。

      叶修第二天昏昏沉沉的发着烧,喻文州百度百科了好久,给叶修检查了身体,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昨天做的狠了,把叶修伤着了。

      后来有了经验,有了准备,也就都熟了。

      感情随着肉体上的结合也变得更加的深,直肠通达到的也是心和灵魂。

      相爱已经三年,从喻文州的大一开始到喻文州的现在。

      他们两个藏的深,平时假装普通师生,偶尔被撞见也可以说是师生一起吃饭。想做的时候,就去外面酒店睡一晚上,不张扬的爱情,带着隐瞒的刺激和背德的快感。

 

3.

      天气依旧闷热,喻文州的衬衣紧紧的贴在身上,勾勒出年轻有力的身体。叶修知道喻文州的喜好,知道他不喜欢G市的季风气候,知道他喜欢40°—60°的海洋性气候。他经常看见喻文州在翻欧洲一些国家的图册,他曾经问过喻文州,以后是打算去吗。喻文州依旧坦诚,他说他毕业后想要去这些海洋性气候的国家住着,和自己爱的人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

      后来两个人就一起商量去哪里定居,冰岛,这是他们最常提起的国家,也是他们最中意的地方。

      本以为可以一直安安稳稳的走到喻文州毕业,可是恋情的曝光,却将两人一起前往冰岛的日程不断的延后。

      喻文州受学校女生的喜欢,叶修一直都知道。同样的,他也受男生的嫉妒。

      三年恋情的小心翼翼,一朝的松懈。

      叶修带着大一的新生去Y山实践,走了半个月。喻文州走不开,两个人就暂时分开了一段时间。都说小别胜新婚,叶修回来那天,喻文州出来接车,给学校汇报了一下后,就七拐八拐的绕出了学校去了以前常去的酒店。

      火热的身体卷着思念和欲望一波一波的袭来,喻文州低头吻去叶修眼角滑下的生理性泪水,在他耳边呢喃着他的名字,

    “叶修,叶修...”

      一声比一声撩人,带着刻进骨子里的爱意和眷恋。

      休息够了出去吃饭,和其他小情侣没什么两样,手拉着手,肩挨着肩,纯情的可以。周围是大学城,来吃饭的人多,本校的也不少。两个人也知道遮掩,松了手,依旧平静的像是路上刚碰见的熟人一样。

      恋人的气场是不同的,就算再怎么遮掩,也掩盖不了情感。

      一个默契的眼神,一句话,一个表情,落在别人的眼里,就已经染上了不同,挂着了别的标签。

 

4.

      酒店门前的一张相拥照被传到学校的BBS上,很快就已经顶到了最上。

      两人在学校很出名,一个是青年才俊叶老师,一个是学校的未来喻同学。

      发帖人的图很清晰,说的话很刻薄,直接引导了走向。光是标题就已经足够的引人注目。

    《师生恋?同性?GAY?背德?NO!他们都占了!》

      一个叶修叶老师,一个喻苏喻文州。

      1L:怪不得喻文州拒绝了那么多妹子,原来是个基啊!

      2L:没看出来啊!长得都挺人模狗样的,背地里原来乱搞啊!

      3L:啧啧,师生恋,同性恋!该不会一会儿还要查出来他们其实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吧?

      4L:对叶老师感到失望!

      5L:恶心!亏我还喜欢他们两个那么久!

      ......

      铺天盖地的负面消息砸来,短短一天的时间,所有人看向叶修和喻文州的眼神已经不同。叶修这天还在上着课,学校论坛上发生的事情他压根不知道。课上总有人会打瞌睡,会走神,会玩手机,就算是叶修的课也不例外。

      几个妹子耐不住上课的枯燥乏味已经点开了消息,抢眼的HOT标示遥遥的霸占着整个屏幕。当事人还在讲台上对着PPT给下面的学生绘声绘色的讲着汉武帝金屋藏娇的故事。

   “你看,这是叶老师和喻学长啊!”一个妹子给身边的同学递过手机将那条置顶的帖子指给她看。

   “真的是啊!他们是一对?真不敢相信!”

   “我看,我看!”

      你一句我一句的窃窃私语混在叶修扩音器的声音里,在整间教室里交织回荡。叶修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六排的那几个女生,微微皱了皱眉。

   “同学们想要讨论我没有意见,但是能不能在讨论的时候注意一下老师呢?”叶修站起身来,看着下面坐着的那几个女生,带着嘲讽语气的一句话懒懒散散的飘了出来,不轻不重的砸在她们的心上。

      女生还是脸皮薄,虽然有些不满再加上看完消息对叶修从心里又带着点鄙视和不屑,但也还是没和叶修撕破脸。坐正了身子给了叶修一个回应算完。

      叶修也就不再计较。继续转过身讲课。

   “下课。”叶修按了扩音器,弯下腰收拾自己的东西。学生从讲台上经过,朝着门口涌去。

   “叶修。”张新杰出现在了大教室的门口,敲了敲门示意叶修。

      叶修有些意外的看着门口的人,放下了手里整理好的资料。虽说心里不清楚张新来找他的目的,但也没在面上露出什么来。

   “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我的课已经下了,你现在来有点迟了啊!”叶修靠在讲桌旁,手伸进兜里摸索着想要往出掏烟盒。

   “我来是有正事要和你说。”张新杰扶了扶眼镜,走了进来,“你和喻文州的事情曝光了。”

      叶修脸上闪过了错愕和一瞬间的惊慌。但又很快的平复下来,他在脑子里整理着思路。为什么会暴露,怎么暴露的,都有谁已经知道了,张新杰来的目的还有什么?叶修脑子里闪过无数个念头,一个一个的寻找正解。

   “是在论坛上被人爆出来的?”叶修笑着问,只不过笑容有些勉强,至少张新杰是这么认为的。

   “是。”张新杰没有兜圈子,“今天上午九点十七学校论坛上贴出来的帖子,有你和喻文州的照片。按照照片上来看,应该是最近拍的。”

   “你有吗?给我看看。”叶修伸手。

   “我没有,不过你很快就会看到了。”张新杰看着他,脸上是严肃的神情,“叶修,冯校长让你去办公室一趟。”

      叶修没什么意外的往自己嘴里又放了一根烟,“走吧。”

 

5.

      喻文州看见了那条消息,他坐在学校的图书馆里看着手机屏幕上和叶修拥吻的自己,眼里是一层寒意。他没想过自己和叶修的恋情会以这种方式被扒出来,让自己和叶修成为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他脑子很清醒,他知道现在的情况是个什么样子。他看了眼表,估计叶修下课的时间就要到了。他合住面前的书,起身出了图书馆,一路上看他的人很多,有看玩笑的眼神,有轻蔑,有不解,所有路过他身边的人都摆出一副表情来表达自己对喻文州的看法。

      没了室内的空调,G市的天气依旧热的让人憋闷。喻文州抬头看了看天,阴天,温度却也居高不下。

      果然还是不喜欢季风气候。喻文州心想。

      他来到叶修上课的大教室的时候,里面已经空无一人了。喻文州的手插进兜里,有了想要抽根烟的冲动。

   “叶修,你的胆子倒是很大嘛!”冯宪君坐在椅子里,抬头看了一眼站在桌前的叶修,凉凉的说了一句。

   “还好吧。”叶修没皮没脸的接了一句。

   “还有什么事你不能做的?你还想做什么啊?”冯宪君抬起头来看他,面上还挂着和善的笑。

   “我哪能什么都做啊!我可还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叶修笑笑。

   “给我收起你的那套,我来找你不是来听你耍嘴皮子了。”冯宪君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来,音量微微的拔高,带着长者的威严。

   “好,您说吧,找我什么事?”叶修也就不再拐弯抹角,问出了自己的话。

   “还能为什么事?你和喻文州,到底怎么回事?”冯宪君有些头疼的按了按眉框,瞅了叶修一眼。

  “您是怎么想的,我们就是什么关系。”

  “我想的是你们只是普通的师生关系!”

  “那不好意思,您错了。”叶修脸上挂着笑,“我们是情侣,喏,这还有戒指为证。”

  “你是想要气死我?”冯宪君咳嗽了两声,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叶修一眼说道。

  “怎么可能!我巴不得您身体倍棒!”叶修呵呵笑着,眼里却是没有任何笑意。

  “你们这样做真是太自私了!你们代表的是学校,这样子的事情要是被说出去了,外人会怎么看待我们学校?”

  “抱歉,不过我们是认真的。”叶修微微低下头,“后果我会承担。”

  “你是学校的老师,你应该知道喻文州对我们学校的来说影响有多大!你好好想想,现在你和喻文州的事情传出去,会对喻文州的未来造成多大的影响!”

      叶修没有说话,沉默着,背挺的很直。

  “学校很欣赏你的才华,但是学校也不会想要有污点。”冯宪君脸上的表情严肃了起来,他坐直身子,看着叶修,“我们会讨论一下如何处理你们这件事,最晚后天给你答复。你最近,还是先避避风头吧!”

      叶修嘴角勾起点笑来,有些轻浮的样子。冯宪君脸上的表情不太好,叶修是个有能力的人,他知道,学校也知道,可他有些不服管教,不愿按着学校的利益来,总是让学校捞不到好。他欣赏喻文州,喜欢那孩子的温和谦逊,可他也是没想到他最看重的和最头疼的两个人竟然给他来了这么一出。

      按照他心里想的,自然是叶修为师不尊迷惑了喻文州,喻文州不懂这些事。等他和喻文州好好谈谈,再随便给个什么理由把叶修派到国外待上个三五年。等的叶修回来的时候,叶修还是他的叶老师,喻文州就已经成了学校的未来。

   “我明天还用上课吗?”叶修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下了步子,转头看着冯宪君问。

   “不用了。”冯宪君摆摆手。

      叶修也就没再说什么,转身走了。

 

6.

   “这是校方讨论一致后给出的结果。我们会澄清这件事,而你一个星期后就去美国做交换老师。”冯宪君把叶修叫到办公室,在他面前扔下一个牛皮纸袋说。

   “你们怎么澄清?就说我和喻文州什么都没有?”叶修笑着问,只不过这笑里夹了多少的冷意,说的人知道,听的人自然也是知道的。

      他和喻文州为避风头,一直也都没见面。其实也是一直都没什么机会见面,张新杰直接住进了他的宿舍,吃睡一起,看得他严严实实的。就怕他和喻文州这个时候再闹出点什么来。

      叶修倒是也没怎么抗拒。他知道是非,他和喻文州确实,师生恋有些不太好被接受,更何况还是同性。他也不想这个时候再闹出什么来,最后不好收场。他早就估摸到了学校会给出个什么答案。无非是让他们两个分开,分到国外去,等这事儿过去了也就没什么了。

      这确实是个好方法,不管别人信不信,当事人都分开了,学校又澄清了,你想找证据也不好找。

      叶修不想因为这事儿耽误喻文州,他倒是无所谓,当老师这事儿全凭个人喜好,在哪儿倒是都一样,就是放不下喻文州。喻文州毕竟还年轻,不知道能不能接受得了这种类似于分手的异地。

   “学校会给出最合理的解释。你先看看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冯宪君脸上的神情有些疲惫,像是几天都没好好休息一样。

      不过他也确实是好几天都没好好休息。他去找喻文州谈话,一贯听话的青年,还是一样的温和有礼,就是句子里都带上了点暗刺,让他有些不满。

   “我能有什么不满意的。”叶修笑笑,随手翻了翻袋子,“去几年?”

   “三年。”

   “哦。”叶修点了点头,“这几天我能和文州见面了吧!”

   “随便你们。”冯宪君有些头疼,懒得再多说什么。

   “那行。”叶修拿起那个袋子,走了。

      喻文州知道叶修今天去和冯宪君做最后的交涉,他也知道今天能和叶修见着面。他守在叶修宿舍门口,也懒得管来来往往的人朝他投向的含着深意的眼神。

      等他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的时候,心跳骤然的平复下来。因为天气压抑着的心情也有些放松。

   “想我没?”叶修不出意外的看见喻文州,笑着问了一句。

   “想,迫不及待的来见你。”喻文州脸上的笑总算是落上了点温情。

      叶修掏出钥匙,打开门,和喻文州一前一后的走进去,沉默着坐在床上,没一个合适的话题开始。

   “去哪个国家?”喻文州先开了口,问道。

   “美国,去资本主义转转。”叶修呵呵的干笑着,想着打破点沉默的尴尬。

   “几年?”

   “三年。”

   “哦。”喻文州没什么意外。

   “照顾好自己。”喻文州最后说。

 

7.

      叶修坐上飞往资本主义美利坚合众国的飞机,很平静。

      他和喻文州是相爱的,可他们也都是成年人,有着该追求的事情,有着该放下的事情。鱼与熊掌不可得兼,两个大男人,没有爱哭哭啼啼的谁,说利落的走就走。他舍得喻文州吗?自然是不舍得的。喻文州呢,自然也是舍不得他的。

      可是现在,他坐在飞机上,就是最好的选择。

      三年后,喻文州早就大学毕业,他们可以名正言顺,谁还会在意你的爱人是你当年的老师。现在舆论的走向不好处理,留下来又能做的了什么,只会留下更多的把柄给其他人当谈资,只会越搅越乱。他想要喻文州得到他应有的一切,就不会给他留下阻碍。喻文州自然也是知道的,不管他心里有多不愿意,多愤怒,他也得照做。为自己,为叶修,为他们两个。

      距离产生美,要是分开三年就什么也没了,那也就趁早,犯不着为了一个不值当的人赔上自己的未来。

      他们有些理智的过分,也对自己残忍的过分。

      给彼此三年的期限,得到就走,得不到就散。

 

8.

      叶修在书店翻阅着,视线被一个欧洲国家旅游手册吸引住。他随后翻阅了几下,拿着去了收银台。收钱的是个小姑娘,一头金黄色的头发束着干净利落的马尾,白的过分的皮肤泛着点点的红润。

   “多少钱?”叶修问。

   “7美元。”那个女孩说。

      叶修掏出钱包,打开的时候,里面一张冰岛蓝湖的风景照露了出来,小女孩眼睛很尖,看到了它。

   “你喜欢冰岛?”她问。

      叶修愣了一下,看了她一眼,脸上带上了点笑,“喜欢,那是个很美的地方。”

   “是吗?真希望有机会可以去看看。”

   “是啊,有机会就去看看。”

      小女孩笑起来有两个虎牙,叶修恍惚间想起了喻文州的笑。不是开朗的放肆的笑,是一直都谦逊有礼的笑。

      不一样的笑,却给了他一样的感觉。

   “我这里有一套冰岛的明信片,你要吗?”小女孩在给叶修装书的时候,问了一句。

   “我可以先看看吗?”

   “当然!”

      叶修最后还是买下了那套明信片,那套明信片有冰岛的很多风景。瓦特纳冰川,斯奈费儿冰川,黄金瀑布,间歇喷泉,还有国家公园等等,都带着冰岛独特的美丽。

 

9.

      喻文州在毕业后继续深造,在叶修离开的三年里,他做的很好。他闭口不谈当年的事情,等着和叶修三年的约定。

      三年内,他和叶修的联系很少,甚至只是几封寥寥几字的电邮。

      可他也没想着要放弃,这感情让他着迷,让他理智的过分。

      三年的期限已到。

      九月份的时候,他收到了一张明信片,上面是冰岛的首都雷克雅未克。它的背面写着几行字:

      我已定居冰岛。

      这里的极光很美。

      你还喜欢海洋性气候吗?

      没有落款,只有干净利落的二十三个钢笔字,携着问候与深情。

      喻文州笑笑,从柜子里翻到一张冰岛极光的明信片,在背面写上:

      喜欢。

 

10.

      叶修坐在一家咖啡店里,手里拿着喻文州寄过来的明信片。

      他看着那张极光的照片,脸上是很浅的一层笑意。

      喻文州和那张明信片一同到达了冰岛,明信片提前到达到叶修手中。喻文州站在咖啡店的门口看着他,眼里是没变的深情。

   “叶老师,好久不见。”喻文州走过去说。

      叶修抬起头来,看着他,动了动嘴,说,

   “好久不见。”

 

 




评论(8)
热度(116)
© 大熊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