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乐] Precious

•喜欢乐乐的性格,想写一篇给他

•也是向某位我爱的太太表白

————————————

 

1.

   “我说你每天来我这儿吃饭,就不嫌腻的慌?”张佳乐一只手撑着门框,看着坐在里面的叶修问。

   “我来你这儿吃饭时看得起你,别不知好歹啊!”叶修拿筷子夹起一片水煮鱼,瞅了一眼张佳乐说。

   “滚!我严重怀疑你不怀好意啊!”张佳乐有些怒,给了叶修一个白眼。

   “怎么说话呢!”叶修拍拍自己身边的椅子,说,“来来,一起吃,有你最喜欢的水煮鱼。”

   “我干嘛要和你一起吃!我自己的店自己想吃什么叫厨房去做就行了,还用得着你!”张佳乐嘴上这么说,却也还是走了过去。不过没坐到叶修旁边,倒是坐在他对面了。

   “张佳乐,我觉得你有必要好好改改你口是心非的这个毛病。”叶修一脸严肃的看着张佳乐,硬是把张佳乐给看的脸红了。

   “我哪里口是心非了!你能不能不要胡编乱造!”张佳乐愤怒的拿筷子戳着盘子里的鱼,内心暗骂着对面的叶不修。

   “你看,你现在就很口是心非嘛!”

     张佳乐把筷子扔到一边,站起身来,“你自己吃吧!”说完就要出去。

     叶修懒洋洋的拽住他的手,暗暗摸了两把,心里称赞:啧,就是光滑!

   “别走啊!我今天来是有话要和你说的!你好歹听完啊!”

     张佳乐转过身来,甩开他的手,居高临下的看着叶修,“你能和我有什么正经事好说的?”

   “怎么说话呢!我怎么就不能和你说正经事了,我觉得我每次和你说话都特别正经。”叶修笑着看着他,拉他的胳膊,“你坐下来,坐下来,我们好好谈谈。”

     张佳乐不情不愿的坐下来,大爷样的说,“赶紧的,我还忙着呢!”

   “来来,先喝点水。”叶修特别殷勤的递过去一杯水,一看就不怀好意。

     张佳乐拿过来倒也不和他客气,毕竟那是他自己店的水,掏钱的还是叶修,完全没必要客气。

   “你最近心情怎么样啊!”叶修趁他喝水的这阵子,纠结了一会儿开口问到。

   “只要没有你,我就挺开心的!”张佳乐瞅他一眼,“你要干嘛?借钱?”

     叶修闻言噎了一下,“我干嘛要借钱?”

   “你不是最近要买房?”

   “你听谁说的?”

   “黄少天。”张佳乐扭过头看他“是不是真的?”

     叶修很坦诚,“真的啊!我要买房娶媳妇儿。”

   “有情况啊!哪家姑娘让你给糟蹋了啊!”张佳乐一脸的不可置信,就差掰开叶修的脑子好好看看是哪个姑娘这么不长眼喜欢上叶修了。

   “张佳乐。”

   “嗯?你叫我名字干嘛?”张佳乐一脸的不解,瞪着眼看叶修。

   “谁叫你名字了!我是说我喜欢的人叫张佳乐。”叶修托着腮,一脸的风轻云淡。

   “你说什么?”张佳乐懵逼了一会儿,脑子还没转过圈来,“那姑娘的名和我名一样?”

     叶修伸手掐住他的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对,你就是那姑娘!”

     张佳乐有些不理解,自认自己是个直直的直男,一直也没想过说是被一个算不上好的好朋友,性别还是男的给看上了。他有种莫名的愤怒,拍下叶修揩油的手,大声的质问他,

   “我哪里像个基了?你喜欢我干嘛啊!”

     叶修看惯了张佳乐跳脚的样子,也就没甚在意,继续撩逗,“你就算不是基,也挨不住我喜欢啊。咱们试试呗,张佳乐?”

     张佳乐这次是真的怒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从心里炸上来,眼眶也被憋得生疼,他腾的站起身,甩开门走了。

     叶修有些错愕的看着被打开的门,眼前留着的唯一印象就是张佳乐那张憋红的脸。

     这次...好像有些严重啊!叶修心想。

 

2.

     张佳乐在那天被叶修莫名其妙的表完白之后,躲在家里不肯出去,连自己的川菜馆也没去。张佳乐喜欢吃辣的,叶修还曾经表达过不解,还说他应该是四川来的吧,只不过是一不小心被送到云南那边去了。张佳乐为这事儿没少和他吵,那次吵的凶了,还把一碗汤浇到叶修身上去了。

     张佳乐什么也不敢想,却也什么也能想的起来。越是不想叶修这个人出现在脑子里,就越是被叶修和他的以前的事儿杂在一起在脑内放小电影。

     他想的烦,更想逃避。他想着叶修能给他打个电话说我是逗你玩的。可是叶修没有,他也不敢给叶修打电话。生怕再经历一次莫名其妙的深情。

     张佳乐窝在家里第三天的时候,整个人都带着一股颓靡之感。门被敲响的时候,他还正端着一碗泡面看着电视里深情对望的韩剧男女主。

   “谁啊?”张佳乐问,顺带把门拉开。

     门外站着一个打扮的像是送快递的,不过他还真不是送快递的,因为他手里抱着一捧花,还在滴水的红玫瑰。

     张佳第一反应是,这也太俗了吧。

   “请问是张佳乐张小姐吗?”那人被一大捧花挡住视线,也没怎么看张佳乐,就看见他有根辫子,看名字也挺像女孩子的,就理所当然的以为他的女的了。更何况订花的人还是个男的。

   “你说什么?”张佳乐被他的称呼震惊了一下,全身有些低气压。

   “嗯?”那人抬起头来,看了张佳乐好久,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TMD是个男人啊!

   “额,这是您的花,请签收。”那人说完,就按住帽子跑了。

     张佳乐咬着牙,硬生生的憋住了想要扔炸弹的冲动,他抱着那捧大的有些过分的花回了房间。

     性格使然,张佳乐是喜欢这花的,他翻了翻,拿出里面的卡片,看着上面写的叶修两个字,没露出什么意外来。

     在看见那捧花后,他就已经猜到了是叶修送来的。

     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土气。张佳乐心想。

 

3.

     张佳乐躲够了,也给自己足够的心理暗示后,就装成没事人一样的去了自己的川菜店。

     叶修没来,张佳乐很庆幸。但是玫瑰花却送到了川菜馆。

     张佳乐脸色有些尴尬的收下那捧花,对着店里等着八卦的员工们恶狠狠的说,“赶紧忙去!”

     第二天,叶修还是没来。

     第三天,第四天,

      ......

     张佳乐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表,估摸着送花的人就要来了。

     不过这次送花的人换了,叶修亲自来送了。

     张佳乐有些尴尬的看着叶修,半大天都不知道是该转身就走还是过去和他说话。叶修乐得看他这副纠结样,大步走过去,把嘴里的烟掐了。

   “想我没啊?”叶修问。

     张佳乐一听他的话就被挑起了本性,一把抱过他手里的花,“想你妹!”

     叶修乐颠颠的看他,还行,至少还和他说话。他跟在张佳乐后面进了饭店,一直跟着他到了他的办公室。

   “你跟着我干嘛啊?”张佳乐关上门,问已经坐在他椅子上的叶修。

   “来看看你啊,和你说会儿话。”叶修很自然的端起张佳乐的杯子喝了一口。

   “那是我的杯子啊!”张佳乐指着他喊。

   “我知道啊。”

   “知道你还喝?”

   “我都不嫌弃你,你叫什么啊?”叶修不满。

   “叶修你个混蛋!”张佳乐怒气冲冲的走过去,一副要跟他干架的架势。

   “张佳乐,注意形象!”叶修摆出一副正经的样子和他闹着。

   “形象你妹!”

   “不能这么说沐橙啊!她以后可是你的小姑子呢!”

   “滚!”

     等到两个人闹够了,叶修也就把人放过了。他掐住张佳乐的脸,说,“张佳乐,咱们别闹了行不行?”

   “什么意思?”张佳乐有气无力的拍了他的手一把。

   “你看我也挺喜欢你的,你也不讨厌我,咱们试试呗?”

   “然后顺利的干几炮再分手?”

     叶修被他的话弄得有些尴尬,刚才好不容易营造好的氛围被张佳乐的一句话全弄没了。叶修无奈的叹了口气,在心里盘算着怎么收了他才好。

 

4.

     张佳乐心思细腻敏感,叶修喜欢他好些年,自然是清楚地。他有的时候也觉得张佳乐矫情,却又矫情的可爱。谁不得有点小性子,张佳乐好这样,他也好张佳乐这口。凿吧凿吧倒也能把张佳乐心里那点不算太坚实的墙给凿通。

   “还是那几道菜。”叶修随意的进了张佳乐的店里,解开西装的扣子,一副进了自己家门的样子。

   “进我店吃饭,得衣冠整洁者。”张佳乐手里放下那个本子,给了叶修一个白眼过去。

     叶修倒也不气,全当张佳乐的小脾气。

   “那能申请和老板一起吃吗?”

   “你要是点的全是辣菜,我就跟你吃。”张佳乐挑衅的看了叶修一眼。他早就知道叶修不能吃辣的,每次来他店里装模作样的点上一两盘辣菜,其他的全是白菜跟豆腐。张佳乐还指着他骂过,我这一家川菜馆你来吃豆腐来啦?叶修倒是第一次露出了尴尬的表情,也没解释糊弄过去了。

     后来张佳乐也猜着了叶修的口味,没少笑话他。倒是叶修风雨无阻,依旧来一家川菜馆吃白菜豆腐。

   “行,只要你跟我吃,我就吃。”叶修没什么犹豫的应了下来,脸上的神色特别的坦然,没有丝毫的勉强。

     张佳乐算是震惊在原地,他看着叶修犹豫的张嘴,“...真的?”

   “真的啊!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叶修正色。

     张佳乐想了想,叶修虽然和他有吵有闹,但他也是真的没骗过自己。他拿起菜单犹豫的看了几眼,最后心一横要了一桌子辣菜上来。

     菜上来的时候,张佳乐还有些担心。但看着叶修那副啥事儿也没有的样子他也就慢慢的把心放回了肚子里,跟着他呼呼的吃着辣。

     晚上张佳乐和叶修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就在张佳乐睡得正爽的时候,手机响了。他恨恨的拿起手机,粗着嗓子喊,“谁啊?”

   “我啊...”叶修那边的声音虚弱的很,张佳乐费了半天劲才想起这是个谁。

   “我去,你怎么了?”张佳乐被他那有气无力的嗓音吓着了,脑子里被抢劫被暗杀的情景一个一个往外蹦,“你坚持住啊!我我...我给你报警去!”

   “你报警干嘛啊?送我去医院啊!”叶修在那边翻了个白眼,扶着马桶整个人都有些虚弱。

   “医院,哦哦,先去医院。你等我啊,等我啊!”张佳乐慌里慌张的起身,随便套了件褂子就往外跑。

     跑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想起点事儿来,他摸出手机来给叶修打电话,“你在哪个路口啊?”

   “什么哪个路口?”叶修不解的问了一句,他怎么觉得张佳乐不跟他在一个频道上呢!

   “就是你在哪儿啊?”张佳乐着急。

   “我在家啊!”

   “啊?在家?”张佳乐想,入室抢劫,没跑了。“等我啊,坚持住!”

   “......”又不是生离死别。

     等到张佳乐到了叶修家,他才反应过来。他指着在马桶旁边吐的叶修说,“你欺骗我感情啊!”

     叶修很无辜啊,“是你想的太多了吧!赶紧送我去医院啊!”

 

5.

     张佳乐拖着叶修去了医院,折腾完都一个多小时了。张佳乐衣衫不整的过去找叶修,对着他的头发就是狠狠的揉了一通,

   “你怎么不给别人打电话啊!”

   “别闹!”叶修嗓子有点哑,“这不就想起了个你吗?”

     张佳乐的心思你别猜,他蓦地就是被这句话给感动到了。

   “不能吃辣还吃,没事儿瞎逞什么强?”

   “这不媳妇儿让吃,我能不吃吗?”叶修笑笑,拉过张佳乐的手,“想好没?”

   “想什么啊?”张佳乐装傻。

   “当我新家的主人啊!”

   “...再说...再说吧...”

     叶修看张佳乐别扭的样,也就没再让他说出什么来。等他出了医院后,就蹭在张佳乐身后,张佳乐脸皮薄,还泛着红的瞪他,“你干嘛跟着我啊?赶紧回家休息啊!”

   “我是病号啊!张佳乐同志,照顾我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叶修一脸严肃。

   “......”脸皮呢?叶修同志!

     张佳乐虽然别别扭扭的,但也还是揽下了照顾叶修的活儿,一日三餐给他送着,四菜一汤,叶修现在看见张佳乐都觉得撑。

   “咱们能打个商量吗?”叶修看着桌上摆着的那盘白菜,就觉得胃抽抽。

   “说。”张佳乐边往出拿筷子边说。

   “咱们能明天换个菜吗?”

   “然后再进一次医院?”

   “...”叶修无语凝噎,“白菜也挺好,真的!”

   “那就赶紧吃!”张佳乐瞪他。

     后来有一天王杰希从非洲回来,送给叶修一个礼物,一个印章,说是只要印上后就代表这东西归你了。叶修挺高兴的拿着它去找张佳乐,拉起他的手二话不说就盖了个章。

   “你干嘛啊?”

   “喏,盖上这个章,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张佳乐心里满足了一下,呦,还懂得点情趣。

     然而,黄少天在看见他手上的章之后,脸上的表情很是一言难尽。

   “你吃坏肚子了?”

   “没啊!”黄少天收回视线,一脸懵逼的说“你们饭店的菜不卫生?”

   “没吃坏,你还一脸便秘的表情!”

   “你和叶修在一起学坏了啊张佳乐!”黄少天一脸的痛心疾首。

   “闭嘴!”

   “你手上的章谁给盖的啊?”黄少天有些疑惑的问。

   “叶修啊!怎么了?”

     黄少天震惊了一下,“没事,没事!我先走了啊!再见!”

   “你给我站住!”张佳乐揪住他,“说!”

     黄少天在内心为叶修默哀了一会儿,道出了实情。然后,张佳乐就暴走了。他挽起袖子朝叶修的公司走过去,一副要杀人的样子。

   “请问您找谁?”前台的妹子很尽职的拦下他。

   “叶修!”

   “叶总监...现在在开会...”

   “那我就去他办公室等他!”

   “请问您是?”

   “我是他老公!”张佳乐怒。

   “......”我到底要不要报警呢,好恐慌。

 

6.

   “张佳乐,你怎么来了?”叶修会一开完,就到办公室去找张佳乐去了。

   “我来有事和你说。”张佳乐尽量摆出一副和颜悦色的样子。

   “说啊!”叶修还没预料到会发生什么,依旧很平静。

   “这章谁给你的?”

   “大眼儿啊!怎么了?”

   “它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就是所有物的一个印章吗?能有什么意思?”叶修不解。

   “这是给牲畜身上盖的章啊!”张佳乐暴怒“你给我盖你什么意思啊!”

     叶修一脸懵逼,“我不知道啊!”

     然后他就很没同情心的笑了起来。

   “叶修!!!”

   “我道歉!不过我是真的不知道,回头我帮你打王大眼儿一顿。”叶修拉过张佳乐,温言软语的哄着。

   “那也不行,我还没消气呢。”

     叶修没了办法,拉着人到了窗户边上,指着外面的那家川菜馆说,

   “看见没?”

   “什么?”

   “你的店啊!”

   “怎么了?”

   “我每天就是这样看着啊,你说,我对你深情不?”

   “...”张佳乐没说话。

     叶修也没在意,他搂住张佳乐的腰,“哭了没?”

   “...哭你妹!”

   “张佳乐,我是真的喜欢你。”叶修突然温柔了起来,在张佳乐的耳边说道。

   “我知道。”张佳乐哼了一句。

   “那你什么时候也给我表个白听听啊!”

   “你幼不幼稚啊?”张佳乐问他。

   “我就这么幼稚,看你满不满足了!”

   “XXXX!”张佳乐含混的说了一句。

   “大点声!我听不见!”

     张佳乐踩了他一脚,“我喜欢你!”

   “这就对了嘛!”叶修笑。

 

     暗恋这么久,好歹修成了正果。

     My precious.

 

 

评论(1)
热度(70)
© 大熊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