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 细水长流

•Bath时来的灵感

•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算是520系列

————————————   

1、

       M国的电影节颁奖结束后,叶修跟着周泽楷回了酒店,为了避开一众记者的围追堵截,叶修开着车没少绕道,等到回去的时候,差不多都凌晨两点了。周泽楷今年得了影帝,按理说叶修作为他的经纪人应该是很高兴的,可就是感觉短了点什么,让他没办法真正的笑的很彻底,很开怀。

      叶修洗完澡坐在酒店的阳台上,吹着凉风。外面一点都不黑,很亮,一簇簇的灯光打在街上,像是从来都不会寂寞的样子,总有人走过脚下的路,总有人在匆匆忙忙的赶着自己的步伐。

      他的手机就是在这个时候响起的,很突兀的打扰了这暂时的宁静,像是强迫性的划开了纸,想要扒出个洞来。桌上的手机还在嗡嗡的震动着,像是在控诉叶修对它的置之不理。

      叶修只是看着它,手机因为长时间的无人接听自动按掉。之前还在闪着的屏幕也暗了下去,一切都暂时恢复了平静。但平静也只是一下子,很快,它又一次的开始了不停歇的震动,上面的黄少天三个字硬生生的扎进叶修的眼里。

      叶修叹了口气,捞过手机,划开接听键,喂了一声。

      电话那边的人像是没料到叶修把电话接起来了一样,用空白的沉默填满了这长久未曾联系过的电话。

   “有事吗?”叶修问了一句,冷淡的语气还是没有变过。黄少天自嘲的笑笑,扶着马桶坐在地上。

      他又一次的与影帝失之交臂,第几年了,他坐在下面看着一年又一年换着的人,心里被多少辛酸填着。量变引起质变,他忍着忍着,今年看着叶修带着的新人周泽楷得了影帝,他只感觉从头到脚都被凉水浇了一遍。

 

2、

   “我和你说啊,我这边的浴室没有热水啊,我刚一进去拧开就被凉水浇了一遍,真凉啊!虽然是夏天,但也还是很凉啊!你说,我是不是很悲催啊?哈哈哈,真想洗个热水澡啊!”黄少天忽略了叶修的语气,自顾自的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最后像个傻逼似的一直笑个没完。

      那边的叶修只是听着,听完了他才张嘴说,喝醉了就去睡觉,别在我这耍酒疯。

      黄少天多想自己已经醉的人事不省了,这样他就可以忘记叶修说的话,忘记自己听见后心里的难受。他张着嘴,想说点什么,想反驳,眼泪却顺着脸颊滑到嘴边,很咸,他想。

      我想你。

      黄少天说,他眨着眼,想要把眼泪收回去,扯着嘴假装自己笑着。他不想去管叶修听见后的反应是什么,他真的是忍不住了,一直以来就像是被按了静音键,被封住了嘴,被强迫的不去想不去说不去看。

      那边还是长久的沉默,久到黄少天以为叶修已经把手机扔到一边去了。

      说完了?叶修问。说完了,就睡觉去。有事的话,我可以给你的经纪人打电话。

      黄少天感觉到了来自心底的怒意,握着手机的手有些用力,他尽量平和的喘着气,说,叶修,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

      叶修这次回答的很快,但不是黄少天要的答案。

      我会给徐景熙打电话。他说,全然不顾那边的黄少天。

      叶修挂了后,黄少天那边听着嘟嘟的声音,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傻逼。他慢慢的站起身,腿有些麻,站起的时候费了不少劲。手机铃声响着,像是在嘲笑他一样。

 

3、

      两天后回国的飞机上,黄少天坐在座椅上,戴着眼罩,准备补个觉。思维放空着,飘飘浮浮的像是踩在云彩上一样,没个着落,随时都会掉下来一样。

   “往那边点。”身边有人说话,把黄少天从意识里揪了出来。

      他原本挪动的身子顿住了,抬手把眼罩扒开,看着坐在身边的叶修,半张着嘴,模样滑稽可笑,一点也没有一个明星该有的样子。

      有事吗?叶修看着他问。

      你怎么在这?黄少天没过大脑,问了一句。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叶修觉得好笑。我回国,坐这班机不行吗?

      不是,周泽楷呢?周泽楷不是昨天就走了吗?你怎么...还在?黄少天闪烁着眼,坐直了身子问。他倒也没有自作多情认为叶修会是为他多留了一天,他就是想知道,想多问点,想多和他说点话。

      等沐橙。叶修说,果然,压根和他就没关系。

      哦。黄少天点点头,他没什么可说的了,他找不到话题再开口。

      叶修也只是看了他一眼,看见了他眼底的一圈青影,还有没了妆遮掩的苍白的脸。他像是恍然大悟一样,明白了心里那点不彻底,不开怀是从哪里来的了。

      因为黄少天。因为这个介于男人和男孩的黄少天。

 

      他想起了以前的日子,那时候,周泽楷还没出道,还在大学里当着校草,备受男生女生的追捧。黄少天还是个十八九的少年,青春正好,像根挺拔的树苗,眼里永远有闪烁的光,嘴角永远带着笑,像是永远不会累一样。

      他第一次在片场遇见这个大男孩,黄少天不认识他,拉着他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最后问他,大叔,你是这的群演吗?

      叶修好笑的问他,我是大叔?

      黄少天还没眼色的点头说,不是吗?我看你快三十了吧。

      天地为鉴,那时候的叶修也不过才二十二,就被打上了大叔的标签。他心里不憋气是假的,但更多的却是无奈,无语和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想笑。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边有人在喊他,叶哥。

      叶哥?黄少天重复了一遍,抬起头看着比他高的叶修,一副迷惑的神色,像有什么被他忽略了一样,想的脑壳疼。

      黄少天是吧?叶修看着他笑了笑,说,我是叶秋,有事的话可以找我。说完,他就走了,依旧没有管黄少天的反应。

 

4、

      黄少天把眼罩拉了回去,他能感觉到胸腔的鼓动,一下一下的像是要破胸而出,跳出去一样。他甚至还在担心叶修会不会听到。

      没睡好?叶修突然开口,把黄少天吓了一跳。

      嗯。他含含糊糊的答了一句,像是怕泄露自己的心情。

      叶修也就没再说话,黄少天也在晕晕乎乎中睡了过去。很沉,做了很多的梦,很安心。

      梦里的黄少天看着自己以往的生活,小时候背着书包在街上偷吃炸豆腐,再大一点和同学们偷悄悄的跑出去去网吧玩,更大一点的时候三五成群的在学校撩逗小学妹,还有之后第一次见到叶修,喊他大叔的时候。

      黄少天站在一旁,看着那时候年少无知的自己,还有明明很年轻很嫩的叶修,没忍住笑着说了一句,傻逼。

      他和叶修的第二次见面是在半年之后,那时他的经纪人魏琛不管了,自己去国外逍遥去了,还说要给他找个好的。

      他当时还想,能有什么好的你会给我留着。等到见了之后,他才发现,是真的很好,好到让他终生难忘。

      又见面了啊!那时的叶修笑着和他说,眼里还带着狡黠的光,像是在提醒黄少天他们之前还有过一次没算完结的谈话。

      啊!是你啊!黄少天还是那副傻样,半张着嘴失去了组织语言的能力。你带我?你不是带王杰希吗?

      不带了,我把他给方士谦了,以后我带你。叶修说。

      黄少天忘了自己之后说的话,不过他觉得一定很傻,他觉得自己在叶修面前好像一直都是一副傻乎乎的样子,从来没表现出最帅气的最好的一面来。

 

   “起了!”有人在叫他。

      他迷迷糊糊的喊了一声:叶修!

   “黄少!黄少!你说什么呢,起了,我们回国了。”

      是徐景熙,黄少天愣了一下,睁开眼睛,把眼罩摘了下来,下意识的看向自己左边的位置,空着的,没有人。

      看什么呢!徐景熙疑惑的朝他摆了摆手。我们该下飞机了,走吧!

      叶修呢?黄少天问。他知道他不该问,可他没忍住,刚睡醒,脑子里还是以前的叶修,这一切都叫他张嘴问了出去。

      早走了啊!徐景熙说,没有什么疑问。

      哦。黄少天说,心里空落落的,不过已经习惯了。

      走吧。他说。

 

5、

      再一次的见面是在公司的年会上,擦肩而过,像是陌生人一样。黄少天和身边的喻文州说说笑笑着,也把自己从叶修的世界里隐去了。

      你和小周过段时间要合作一部电影。喻文州看见叶修后和黄少天说,语气软软的,带着喜悦的意思。

      是吗?黄少天问,语气很平静,像是接了一部最平常不过的剧一样。

      是啊!张新杰写的剧本,韩文清导演,是一部大手笔啊!喻文州笑着说。

      嗯。黄少天点点头,心思却飘到了另一个地方。

 

   “这部剧是张新杰写的,韩文清导演的,好好演,说不定今年能得个最佳男演员。”叶修给二十岁的黄少天拿过了那部让他成名的剧本,这么和他说。

      叶修说的很对,他真的成了影帝,一举成名。

      颁奖的时候,他激动的不行,揪住身边叶修的袖子叽叽喳喳的说着,想要分散注意力。

      叶修也不介意,只是笑着和他说,别担心,我说你是影帝你就一定会是。

      像是为了印证叶修说的话一样,主持人下一句就说了,今年最佳男演员的得主是,黄少天!

      那天黄少天很开心,他拉着叶修在酒店的房间闹了一晚上,叶修也不说什么,陪了他一晚上。

      后来呢?黄少天想,越想越心疼。

      后来,叶修不在了,他再也没得过一次影帝。

      所有的美好,戛然而止。

 

      想什么呢?喻文州问。

      没什么。黄少天说。走了几步后,他看着喻文州问,你说,我明年能得影帝吗?

      喻文州愣了愣,笑着说,能啊!你这么努力,一定能的。

      是吗?黄少天笑笑,说到。

      谁知道呢,谁知道明年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6、

      颠簸在路上,黄少天尽力压抑着胃部翻涌上来的恶心感。他坐在去往剧组的大巴上,恶心的感觉自己已经没什么可吐的了。

   “黄少,你还好吧?”徐景熙看着黄少天已经苍白的脸,有些担心的问了一句。

      没事。黄少天捂着嘴,想要摆出一副我很好的样子。却没克制住,捂着嘴跑到司机那边,示意停车。

      徐景熙跟在他身边,手里拿着水,拿着毛巾。一副担忧的样子,一看就是一个称职的好经纪人。

   “还行吗?”有人在说话,语气平淡,没有丝毫的起伏,却让黄少天的心猛地停了一下。

   “哈哈,当然行啊!我是谁...啊!”黄少天眼角还带着刚刚因为呕吐逼出来的泪水,红红的跟个兔子似的,嘴里却在不停的逞强说着相反的话。

      叶修只是看着他,没有皱眉,没有表情,看到最后却突然笑了起来,笑的很张狂,也把黄少天笑的很愣。树叶沙沙的响着,伴着叶修笑的肆意的声音,让黄少天忘了说话,忘了该跳起来大骂他笑个鬼!他只是看着叶修,眼泪却克制不住的落下,跟个受了欺负的孩子一样。

   “黄少!黄少!”身边徐景熙的声音被放大,被按掉,好像很焦急,很害怕。黄少天想,至于吗,我又不是死过去了。最后的意识在叶修那张有了波动的脸下淡去,他闭上眼睛,安静的晕了过去。

 

    “醒了没?”黄少天挣扎着想要睁开眼皮的时候,听见叶修的声音,好像刚抽完烟,有些沙哑。

      黄少天慢慢的睁开眼,像是受不了突然的光线一样,抬手捂住了眼睛。他的身子开始慢慢的颤抖,最后逐渐的放大,呜咽声透过胳膊漏了出来。他卷住被子缩在里面,想要哭个彻底。

      叶修抬手圈住那一团,烟草味钻进黄少天的鼻子里,刺的他眼泪流的更加的汹涌。

    “几岁了,还哭!”叶修低低笑了一声,搂的更紧了一些,再没有说话,只是抱着他,等他再一次因为哭累了睡着。

      黄少天觉得自己这些日子像是把这些年攒的眼泪都流了个尽,止都止不住,还都是对着一个人哭。

 

      消毒液的味道,黄少天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心想。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坐在他身边的人是正在低头玩手机的徐景熙,不是那个有着烟草味的叶修。

      是梦啊!黄少天笑笑,管他是不是,就算是梦也挺好的不是。

 

7、

      黄少天这次接的角色是一个隐居在黎山的青衣居士,原本不是他的路子,可张新杰却就是执拗的说他能演好,硬是敲了他下来。

      一场戏开始,他的友人要回长安,他还是留在了黎山,友人驾马离去,他独坐在桌前,继续下那盘没下完的棋。

      叶修坐在一边看着,看着黄少天在水车下淋得浑身都是,眼眶还红着。他想起来了,他带黄少天第二年的时候,电影节结束后,黄少天喝醉后,也是这个样子。狼狈至极,还被几个记者拍到了。第二天的报纸是怎么说的,《黄少天未夺影帝,喝酒卖疯?》各种嘲讽,批评都出来了。

      当年的黄少天年轻气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现在磨砺的多了,心里再憋屈也不会在面上表现出来,可是扯出来的表情又有几个是真的?

      黄少天酒量也不好,他叶修是一杯倒,黄少天顶多也就是个三杯倒。忙活了大半年,什么也没捞着,黄少天说不难过是不可能的,他拉着叶修买了几瓶啤酒,还没吹完一瓶,就躺在地上,说醉话了。叶修没喝,拖着他回了酒店。黄少天是真的酒后吐真言了,吐得还是他不知道的事。

      他说,叶修,你能一直陪在我身边吗?

      叶修捞着他软下去的身体,嗯嗯的应着,全是敷衍的意思。黄少天不依了,揪着叶修的领子,呼呼的往出呼酒气。叶修觉得自己当时已经醉了,就醉在黄少天的一切里。

      叶修...我喜欢你...

      黄少天最后看着叶修,闪着湿漉漉的眼睛,把这句逼走叶修的话,就这么的说了出来。

 

   “很好!”韩文清喊了卡,在一旁的徐景熙急急忙忙的裹着毛巾上去包住浑身是水的黄少天揉着。

   “冷不冷啊!”徐景熙拉着黄少天往凳子上坐,揉着他冻得有些发青的脸。

   “还好。”黄少天应了一句,抬起头看着坐在一边的叶修。他们有多少次没这样子对视过了,不是你避开我的眼神,就是我不敢看你的眼睛。

      徐景熙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有些恼怒的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却在看见名字后又瞬间平复了下去。

   “是喻文州,我去接了。”他说。

   “嗯。”黄少天应了一句,自己抓住毛巾开始擦。毛巾有些大,至少能把他的脸都藏进去,他手冻得有些僵,毕竟已经是十月下旬的天气了,又在山里,风一吹,就冻个半死。他擦了没几分钟,就打了好几个喷嚏。

       我来吧。叶修抓过他手里的毛巾,说。黄少天也没和他客气,把毛巾的主权交给叶修,也把自己交给了叶修。

      叶修的动作很温柔,很轻,和以前一样,像是一切都没有变过一样。黄少天被隐藏在毛巾后,闻着熟悉的味道,近在咫尺,却摸也摸不到。

      叶修。黄少天说。

      嗯?叶修问了一声,手上的动作没停。

      你当初为什么要走?

      叶修手上顿了一下,呵呵的笑了两声,说,我想带个新人试试。

      黄少天没再说话,叶修也没再说话。

 

      为什么要离开黄少天?

      因为黄少天的那句表白。

      叶修现在还记得自己听见黄少天那句话后心凉的感觉,像是被人强行按在冷水里,不准探出头来。他是黄少天的经纪人,他和黄少天都是男人。黄少天刚红起来没几年,炙手可热。他叶修只是个普通的经纪人,也是个为艺人撑起一片天的人。

      要是黄少天和别人谈恋爱了,他去做公关很合适,要是黄少天闹出绯闻的人是他,那就都完了。他和黄少天,谁都别想好过。他不在乎自己,可他在乎黄少天,他知道黄少天是真的喜欢演戏,也知道他们要是被发现,黄少天接下来是个什么结果。

      黄少天才红了刚刚一年,还远没到公司为他砸锅卖铁做危机公关的地步,公司能做的,就是雪藏,让这风头去了。黄少天是得了一年的影帝,可他才几岁,才二十,人们都说他是运气好,多少人等着看他掉下来,等着看他之后什么都没有。

      叶修怎么能让他自己把自己往死路上逼。

      不理不看不听,从他的世界里隐去,这样对谁都好。

 

8、

      电影杀青之后,大家吃了一顿饭之后就此别过了。黄少天呵呵的端着一杯酒走到叶修身边说,叶哥,敬你一杯。

      叶修心里沉了一下,点了点头,端过来一饮而尽。

 

      再一次的见面是在电影的首映礼上,黄少天穿着干净笔挺的西装站在周泽楷身边,笑的很肆意张扬。

      黄少天现在大红大紫了,就算这些年没再得个影帝,但其他大大小小的奖项也算是拿了个遍,差的就是最后的那一步了。

      叶修坐在下面看完电影的时候,思绪还在四处飘散着。短信提示音响起的时候,他都没听见。周泽楷拍了拍他,指了指他的上衣兜,他才明白了。

      打开一看,是黄少天的短信。

      如果我今年能得这个最佳男演员,你会答应我吗?

      叶修动了动手指,回复他,什么?

      做我男朋友。

      叶修看着上面那句话,没忍住低低的笑了起来。黄少天坐在后面,看着他,一语不发。叶修到了也没回那条短信,他不知道黄少天是哪来的勇气,不知道他为什么一定要这样,他只知道他有些动心。

 

9、

      又是一年的电影节,叶修和周泽楷出发去了M国。

      他们所有人都是紧张的,紧张一切。

      最佳影片颁给了张新杰和韩文清的那部剧《长安不问》,叶修看着那两个人,心里有一种预感。

 

   “这个要怎么演啊!我这么青春正好,朝气蓬勃,怎么演一个三四十岁的颓废大叔啊!这是在逗我啊!”

      叶修第一次看见黄少天就是听见他自己对着一棵树,叽里呱啦的吐槽着。他当时觉得这孩子有意思,就靠在树后面听他废话连篇。

      黄少天身上像是永远都自带着光晕的效果,笑起来尖尖的虎牙就露了出来。叶修忘了当时看到黄少天的第一感觉是什么了,只是觉得很好,很舒服。像是被埋在心里的种子一样,它隐隐的藏在里面,等着时机发芽长大。

 

      台上的主持人念了两个名字,周泽楷和黄少天。

    《长安不问》的两个男主,双影帝得主。

       叶修看着屏幕上长安不问里的剧情,觉得他心里的感觉踏实了。他不意外,就像喻文州说的,他都这么努力了,一定会的。

 

    “何谓江湖?”
  有情之地便是江湖。
  我愿抛下荣华,舍弃姓名,只换与你比肩携手,从此长安不问。

 

      叶修看着最后停留在屏幕上的那段话,觉得心情舒畅。他翻出手机找到黄少天之前发给他的那条短信,点开了回复界面,说,

      试试。

 

    半世醒 半世梦 半世醉眠始觉早
    三月桃 一马扬鞭双宿 天涯任逍遥

 

评论(7)
热度(108)
© 大熊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