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 他和他

•话说已经很多年没过过六一了

•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 

1.

   “爸爸,我想穿那个!”小女孩指着衣柜里挂着的那条白色的公主裙,抬起头看着喻文州软软的说着。

   “这条?”喻文州把裙子拿了出来,问女孩。

   “嗯,这条好看。”女孩点点头,欢喜的伸出小手要拿过来。

   “不行。”叶修倚在门口看着,摇着头说“一会要下雨,你不能穿那个裙子。会着凉。”

   “可是...”女孩微微低着头,不舍的揪着裙边。喻文州蹲在小孩身边看着她脸上的表情。不愿意,不想妥协。到了小孩却还是抬起头朝叶修笑了笑说,“那就不穿了。”

      喻文州看着有些心疼,这孩子和他一个性子,不开心不愿意也不想说出来,宁可自己憋着,总是最大限度的给别人让步。

      他看着孩子从他身边拿起那条裤子一步一步的走回自己的房间去了,背影倔强坚强,带着小小的喻文州的影子。

      外面开始飘洒起细雨,斜打在窗户上。小孩停住脚步,看向外面,轻声的说,“下雨了啊。”

      喻文州站在门口,也将视线转投到窗户外,沉默着。

 

2.

      叶修是个Omega,喻文州是个Alpha,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们滚在全明星周末酒店的床单上,肆意疯狂了一天。喻文州没标记叶修,却也在叶修肚子里留下了不少种子。

      叶修怀孕了。

      在滚完那次床单之后的三个月的一个雨天,叶修站在蓝雨的俱乐部外面,撑着伞在公共电话亭给喻文州打电话。训练室不让带手机,喻文州一直等到晚上吃饭的时候才看见了那个陌生的号码,打了3个。每隔一个小时一个,像是在提醒他这不是简单的骚扰电话。喻文州没往回打,他知道那是楼下的公共电话。他拿着手机下了楼,就看见了撑着伞在路灯下抽烟的叶修,烟雾一缕一缕的在雨中被打散被浸透。

   “叶修,你怎么来了?”喻文州走过去,轻声问。

   “有事和你说。”叶修掐灭了那根烟,吐出的烟圈顺着风吹向喻文州,在昏暗的路灯下,模糊了视线。

   “在这说?”喻文州问。

   “可以,我不介意。”叶修点点头,头发上带着点潮气。

   “嗯。”喻文州看着他,示意他可以开口了。

   “我怀孕了。”叶修语气平静的说到,像是在说我刚刚看了一场电影一样的平静。

      喻文州愣了一下,他看着叶修,一时间转不过弯,他歪了歪头,问“我的?”

   “我就和你一个人做过。”叶修摸了摸兜,看样子像是想再来一根烟“你要吗?不要我就打了。”

      喻文州显然没意识到叶修能用如此随意的口气和他商量这种事,他平复了几秒钟,然后拉住叶修的手说,“外面凉。”

      他拉着叶修的手回了蓝雨的宿舍,找了块毛巾给他擦了擦头发,然后坐在桌子上,问,“你想要吗?”

   “我没意见,你要是要的话,我就生,你要是不要的话,我也不想他一出生就没个爹。”叶修把毛巾扔在一边,语气依旧平淡的说。

   “先领证吧。”喻文州笑了笑,给了这样一个答案。

      接下来的日子,就像上了发条的钟一样,快的,忙碌的,却依然很有节奏。去医院,见家长,领证,结婚,原本可以办很久的事情,他们却用了三个月就都解决完了。

      结婚那天晚上,叶修问喻文州,“你后悔吗?”

   “后悔什么?”喻文州笑笑,温软的问道。

   “和我结合。”

   “不啊。”喻文州把叶修散落下来的刘海整好,说“我干嘛要后悔。”

   “是吗?”叶修抬手挡住眼睛,低声的说“不后悔就好。”

 

3.

      孩子出生的那天是六一,叶修疼的要命,他窝在床上打滚,喻文州却在S市比赛。

      比赛结束后,喻文州才得知了消息,叶修已经生完了孩子。他妈妈说,赶紧回来吧,是个女孩,很可爱,和他小时候一样。

      喻文州笑了笑,说,是吗?真想看看啊!

      躺在床上的叶修不知道,喻文州那天比赛的时候手都是抖的,他这么细心的一个男人,当然会记得叶修的预产期。

      喻文州连夜赶着火车回G市,没有坐票,他站了一路,下了火车的时候,天微微的泛着白,他揉着已经麻了的双腿,感觉跟重获新生似的。

      孩子很小,看样子根本看不出来像谁,甚至可以说并不好看。叶修坐在床上看着窗外,不时回过头看看身边睡着的小女孩,浅浅的笑一下。

      自小女孩有了记忆开始,她就觉得自己的家并不是很温暖,甚至有些尴尬的形式。像喻文州每天出门都会和叶修说一句我走了,不管他听不听得见,像不管叶修在不在家,喻文州都会把被子搬出来铺在床上,像叶修总是走,总是留下她和喻文州两个人一样。

      小女孩在印象中,所有的六一都是喻文州陪着她过,叶修很少在家,甚至很少看她。她还小不懂事的时候,会扯住叶修的裤子不让他走,要他买蛋糕,要他给她讲故事。喻文州那个时候总是尴尬的,小孩子哭哭啼啼的样子他哄不住,叶修只是看着小孩,束手无策,和喻文州一样,尴尬的要命。

       后来孩子长大了,她知道叶修并没多少时间陪着她,一个月见他一次面就算是多了的。六一的时候,她看着别的孩子都有父母带着他们出去玩,自己却只有喻文州一个人。她生气,她就闹喻文州,哭着喊着要叶修。

      可是叶修不会来,叶修只会在晚上她睡着的时候给喻文州打个电话问,她是不是又哭了。

      再后来,孩子已经不会再当众哭着喊着了,她开始把心事藏在自己能藏的地方,连喻文州都不告诉。她有的时候也心疼喻文州,因为叶修总是心狠的把他们丢下,她曾经在喻文州的生日的时候哭着说叶修是个坏蛋。喻文州把她抱到膝盖上,给她细心的揩去泪水,依然温柔的说,他不是坏蛋,他是你爸爸,他是爱你的人。

      她不想相信,可又不想不相信。

      再后来她在叶修面前,总是尽量摆出最乖的一面。她不想让喻文州尴尬,就像是个傻子一样。

 

4.

      这一年的六一,小孩已经十岁了。

      她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已经买好了六一穿的裙子。她十岁了,叶修和喻文州也已经结婚十年了。

      十年了,叶修早就退役了,他打包着东西从H市来了G市,一家人总算是团圆了。她每天还是会看到喻文州在出门的时候温软的说,我走了。这次回答的人不再是小女孩一人,还有一个,他会小声的说,路上小心。

      可是小女孩还是觉得叶修不爱喻文州,她在上学的时候就已经了解到了Alpha和Omega的特征。她看不出来叶修对喻文州的感情,就像她看不出来叶修对她的感情一样。

      她总认为叶修不爱他,尤其是在知道当初叶修和喻文州为什么结合之后。她觉得自己就是那个拖油瓶,逼着叶修和喻文州绑定在了一起。

 

   “换好衣服了吗?”喻文州叩叩小孩的门,把陷入回忆里的女孩带回现实世界。

   “嗯。”女孩擦擦眼泪,拉开门,小声的说,“我们走吧。”

      喻文州拉着小孩的小手,回过头和叶修说,“走吧。”

      叶修和喻文州陪着小孩玩了很多她想玩的,他们的手也一直拉着,喻文州拉着她,拉着他。

      小孩看看叶修,看见叶修嘴里叼着根没点燃的烟,看见叶修给喻文州挽起衬衣的袖子,看见叶修朝她笑。

      可她还是觉得,叶修不爱她,也不爱他。

 

      十五岁那年,小孩第一次谈了恋爱,她拉着自己Alpha的手,晃晃悠悠的逃课了。

      喻文州一贯带笑的脸那天没有笑,不过他还是很温柔,他说,你还小,不适合谈恋爱,你还不懂爱情。

      叶修站在后面,看着她,不说话,却也没将视线移开过。

      小孩恼羞成怒,她指着喻文州和叶修说,你们就懂爱情吗?

      喻文州愣了一下说,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们之间有过爱情吗?你们是为什么在一起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女孩歇斯底里的喊着,眼泪顺着脸颊滑到地上。

      叶修看着女孩,他从兜里拿出一张有些旧的手帕给小孩擦了擦脸,说,我是爱他的。

      女孩不想听,她捂着耳朵,喊,你们走,都走!

      喻文州想说些什么,却被叶修拉走了。

      叶修后来去见了那个Alpha,把那个自以为很牛掰的小屁孩拉去打了一架,在脸上挂了彩后笑着说,小子,我的女孩不是谁想碰就碰的。

      女孩还是和那个男孩分手了,不过不是那个男孩说的。男孩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笑着和女孩说,我不听你爸的。

      女孩却推着他说,我们还是分了吧。

      这一年六一,女孩是自己过的,喻文州还在生气。叶修,她一点也不想和他一起过。

 

5.

      女孩十八岁了,她收拾着东西去了B市,叶修的家乡。

      那几年的六一,女孩都是和朋友一起过的,她穿着自己最喜欢的白纱裙,拉着她Alpha的手,笑的肆意张扬,认为这才是爱情。

      她认为自己看透了叶修和喻文州,看透了他们的爱情。

      她不愿意回去看他们,更不愿意把心里的痛扒出来。

 

      喻文州带着叶修走了,去了冰岛。女孩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桌上的一封信。她慌张的拆开,却发现不是她最爱的喻文州,却是那个她不喜欢的叶修。

 

      孩子:

      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估计我和你爸已经去了冰岛了。

      我知道你一直都认为我不爱你,也不爱你爸。

      我没什么能说的,孩子,六一快乐。

      在信的下面有一个盒子,里面放着她最喜欢的那款裙子,好看的让她忍不住落泪。

 

   “你当初为什么要问我后悔不后悔?”喻文州在酒店的房间,问坐在他身边收拾东西的叶修。

   “因为我怕你不要我。”叶修笑笑,坐在了他身边说“我不想因为孩子绑缚你。”

      喻文州愣了一下,笑了起来,依旧笑的很温柔。

 

      后来的后来,女孩才知道,叶修不是不爱喻文州,只是因为太爱,不知道该怎么表示,只能藏起来。

      她自以为看得懂叶修,看得懂喻文州,看得懂他们之间几乎透明的感情。

      只是她不知道,那种几乎透明的爱情,是只属于他们的,独一无二的。

      她后来想起来喻文州曾说,叶修是爱她的。叶修也曾和她说,他是爱喻文州的。

      只是她一直都不愿去正视,她将叶修排除在外,不想去爱,也不敢去爱。

      她现在才明白,叶修从未离开过他们,他一直在,也一直爱着她,爱着他。

      她才发现,她和他一样,都喜欢把感情藏起来等着别人去发现,而不是说出来。

      这是他们的爱情,他和他。

      还有那个藏起来的,她。

 

 


评论(11)
热度(199)
© 大熊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