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八/一八】相见欢

•一篇完

•HE结局

——————————————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01

“八爷,您这是在这做什么呢?”张副官站在齐铁嘴旁边,抬手摘下帽子,掸了掸上面的灰,笑着问道。

 

“看不出来吗?”齐铁嘴伸出被泥糊满了的爪子在张副官面前晃悠,一副你真蠢的表情,惹得张副官眉毛抖了抖,恨不得把帽子塞他嘴里。

 

“我这是在这倒腾这些花草呢。”齐铁嘴扭过头继续折腾他那双白嫩的手,嘴上也不忘给副官继续解释解释“这株花儿叫鹤望兰,上次你们家佛爷去我家瞧见后也想要一株种自家院子里,我这不是得了空了,过来给他弄上。”

 

“这些事,交给用人做就好了,用不着八爷您自己动手吧。”张副官也蹲下身看看这株深得佛爷喜爱的花儿。

 

“那怎么能行?”齐铁嘴努了努嘴示意张副官看向站在一边守卫着的那几个亲兵说“他们这些人笨手笨脚的,这花儿可不比别的,娇贵的很,我可舍不得让他们来折腾。”

 

张副官瞧了瞧八爷那手,骨节分明,却也不是那种瘦的没形。细皮嫩肉的手在泥里翻了好几遍,食指上都破了一层皮了。张副官皱了皱眉,心想就这样给佛爷看了,估计佛爷能把他刚种上的花儿给他拔了泄气。

 

“我说八爷,你这样要是佛爷一会儿回来瞧见了估计可是会不大高兴吧。”张副官站起身来,把帽子重新戴好然后继续道“您可千万别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齐铁嘴没抬起头看他,听见他说完话后,哼了一声摇了摇头,手上的动作不停,继续倒腾那花儿,倒腾的高兴了,哼开了二爷唱的曲子。张副官站在一边看着,也是无奈的摇摇头进了宅子里去了。

 

齐八爷的脑子转的快,自然是听得懂张副官话里的意思,可听得懂是一层,听懂照不照做就又是一层了。现在他蹲在地上继续拨弄自己的那株花儿就是听得懂但是不做。按照外人的话来说,那就是,我有佛爷罩着,不怕!

 

02

 

“佛爷。”张副官接过张启山递过来的大衣和帽子,恭敬的站在他右后方。

 

“八爷呢?”张启山随意的看了一眼屋子,没瞧见那个算命的,自然是得问上一句。

 

“在后院。”张副官答道。

 

“后院?”张启山挑了挑眉,想了想那个算命的能在后院干个什么,然后笑笑问张副官“在后院玩土吗?”

 

“咳。”张副官没憋住冒出了个声,赶紧敛起了脸上的笑容严肃的说“八爷说您喜欢那株鹤望兰,他过来给您种上。”

 

“哦。”张启山不甚在意的应了一声,坐在椅子上,抬眼看了看张副官说“他倒是有心。”

 

“那属下用去把八爷请进来吗?”张副官看着他问道。

 

“不用了。”张启山摆摆手,拿起桌上的公文说“让他继续在后院玩吧,玩累了,自然就会进来了。”

 

“是。”副官低着头应了一声。

 

感情咱们八爷在后院辛辛苦苦的给张大佛爷种花弄草的在人家眼里就变成小孩子玩土了,本来挺不错的一件事一下子就变了味了,成了小孩子调皮捣蛋不干正事了。

 

可惜这屋子里发生的事儿我们的八爷不知道,不然他非得上蹿下跳的把张启山的屋子给他翻个顶。

 

“哎,佛爷,您回来了啊!”齐铁嘴伸着两只泥爪子在胸前晃晃悠悠的进了屋子,就瞧见张启山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他快步走过去凑到张启山旁边,拿手腕推了推鼻梁上挂的眼镜想要跟张启山挤一挤一起看看报纸。

 

张启山扭头看了他一眼,就瞧见他的泥爪子就快要糊到他的肩上了。他皱了皱眉,伸手把齐铁嘴的那两只爪子抓住,看向站在一边的那几个丫鬟说:“给八爷准备热水毛巾。”

 

齐铁嘴这下把视线放到张启山身上了,他努了努嘴问“怎么?你嫌弃我?”说着就要把手往张启山身上蹭。

 

“别闹。”张启山看了他一眼,他立马乖乖的不动了。丫鬟们把水盆递了过去,张启山转身去接。齐铁嘴趁他看不见的时候,自己在后面翻白眼,嘴里嘟嘟囔囔的说他的坏话。张启山把毛巾放到盆子里摆湿,然后说“你又在那说我什么呢?”

 

“啊?”被逮的齐铁嘴愣了两三秒,哎呦喂了一声大喊说“佛爷,你这是在冤枉我啊!我哪敢说佛爷的什么不是啊!”

 

“行了。”张启山把盆放到桌上,看向他,挑眉笑了笑说“就你嘴上能说,赶紧洗手去。”

 

齐铁嘴应了一声,迅速的把手放进盆子里,还没一秒立马哎呦了一声,把手拿了出来,一脸的委屈和惊吓。

 

“怎么了?”张启山靠在沙发上问他“连个手也不会洗了吗?”

 

齐铁嘴白了他一眼,把手举在自己眼前,呼呼的吹着气。他那手刚刚翻土的时候破了皮,这一下子碰了水,不疼才怪。可你说他有的时候挺机灵的有的时候又挺傻的,这时候想也不想就把手塞进水里,自己疼也得自己扛着。

 

“真蠢。”张启山说了他一句,吩咐了那几个丫鬟一句“给八爷拿药。”

 

“别了。”齐铁嘴扭过头看向那几个正要离开的丫鬟喊了一句“我好歹也是个大男人,用不着破个皮也抹药。”

 

丫鬟毕竟是听命于张启山的,这下有点为难的看了一眼张启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张启山抬头看了他们一眼颇有点无奈的说了一句“下去吧。”

 

那几个丫鬟一走,张启山就开始毫不留情的嘲笑齐铁嘴了,“自己的手自己不好好护着,说你笨你还真是笨的可以。”

 

“佛爷,你可不能这么说啊,我这可是好心给你种花,你不感谢我也就算了,怎么还能说我笨呢?”齐铁嘴不满的辩驳了几句。

 

张启山笑笑,拉过他的手看了看,就是破了点皮,确实不用娇贵的上药。他小心的拿布子给他把泥洗掉,随意的问了一句“玩的开心吗?”

 

“那必须的啊!”齐铁嘴正要给张启山讲讲他今天下午种花的乐趣,一张嘴却发现自己进套了,这一说不就承认他不是去好好种花去了吗?他立马闭了嘴,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了转,笑眯眯的说“我这么辛苦的给佛爷您种花,可是我的光荣。”

 

张启山低着头给他细心的擦着手,唇边勾起了个笑来,眉眼里也没了平日里的冷酷严厉,被暖黄的灯光染上了层温柔,哪怕是一丝丝也足以让齐八爷闭了嘴安安静静的用眼睛细细的描摹那人的眉目。

 

他想,张启山长得是真的好看。

 

张启山抓着他的手,平淡的说,“晚上就住在我这边吧。”

 

“好。”齐铁嘴应了一句,也勾起唇笑了笑,右脸颊上的那个酒窝若隐若现。

 

03

 

齐铁嘴种上那几株鹤望兰没些日子,张启山就告诉他,他们得去趟北平。齐铁嘴那肯定得去,可他也是舍不得那几株花儿,毕竟刚种上,娇贵的很,不好好培养着,容易死掉。他可舍不得,自己辛辛苦苦的种的花还没开就死了。临走前,他百般叮嘱张副官,可得天天来照看他这几株花,有一点不对就得给他发电报。

 

张启山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给了张副官一个眼神。张副官立马好生安抚着这跟托孤似的齐八爷,嘴上再三保证,我一定给您把花养的好好的。

 

总之,不管张副官是不是真的能做到,齐铁嘴也得跟着张启山走了,这一路上还心不在焉的,张启山好几次跟他说话他都没听见。

 

翅膀硬了。连我也敢忽略了。张启山内心默默的说了一句,想想又觉得好笑,自己怎么能跟几株花儿争宠呢?他齐铁嘴说到底还不是他的,那花不还是齐铁嘴给他种的。

 

想到这,张启山心情又好了点,伸手掐了一把齐铁嘴的右脸颊,弯了弯眉眼。

 

“佛爷,你干嘛啊?”齐铁嘴疼的龇牙咧嘴,伸手想要把张启山在他脸上作乱的手给拍下来。

 

“笑一个给我看看。”张启山说。

 

“干嘛啊?”齐铁嘴不解,伸手在空中凹了个造型,打算给张启山算上一卦,看他是不是中了什么邪了。

 

“别闹了。”张启山松开揪他脸的手,顺道拍下他那摆出造型的手说了一句。

 

谁闹啊!到底是谁闹啊!齐铁嘴揉着脸不满的想。

 

去了一趟北平,药倒是带回来了,可同时带回来的还有个大小姐,还莫名其妙的成了张家的夫人,成了他齐八爷的嫂子。

 

齐铁嘴嘴上不说,心里自己扭着不舒坦。可又大度的很,你要我叫你夫人咱也就叫了,你要怎样咱也都依着。毕竟这佛爷还没表态呢不是?

 

回了长沙,齐铁嘴本来打算是去张宅去看看自己的那几株鹤望兰,可惜车上没他的座,小脾气说来就来,哼哼唧唧的把箱子扔给张副官,自己腿着回去了。

 

他和张启山的次次对决,几乎每次都是以他的服软为结局的,这次他本来也想着要不给他先服个软,可惜去了还没和张启山说上几句话,尹新月就来下逐客令了。

 

他齐铁嘴是个识大局的人,不想为这事儿让张启山和尹新月闹上别扭,这对谁都不好,自己乖乖的走了,临走前看了一眼张启山,眼里带点无奈带点安抚还带点他自己的小脾气。

 

这些,张启山都看在眼里。

 

出了张宅的齐铁嘴一下子没了方向,思考了一会儿决定去解九爷家转上一圈解解闷。

 

“哎呦,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解九爷本来自己下着一盘棋,瞅见他的时候,放下一子站起身笑着迎接这稀客。

 

“来陪你下一盘棋。看你自己和自己下,多少有点可怜不是?”齐铁嘴坐在解九爷刚刚坐的对面,不甚客气的说到。

 

“你要是说你出门算了一卦来我这不错我还信你几分,你这样说,我可就是想把你轰出去了。”解九爷坐下,又下了一子说到。

 

“行行行,按你说的来。”齐铁嘴摆摆手,显然不想和他在这个问题上纠结的太多。

 

“怎么的了?你要想和我说说就说说吧。”解九爷说到。

 

“我不想和你说。”齐铁嘴白了他一眼,过会儿又说“小九,你这有酒吗?”

 

“有啊。”

 

“给我拿一瓶来。”

 

“我可不陪你喝。”

 

“我才不要你陪,我拿回家喝。”

 

“行行行,省的你在我这发酒疯。”

 

齐铁嘴抱着一瓶解九爷从西洋带回来的酒走了,他也没喝过个什么酒,自己坐在屋顶上抱着杯子犹豫了好久,最后一狠心一咬牙往肚里灌了一口。

 

张启山来到齐宅的时候,就看见齐铁嘴抱着酒杯坐在屋顶上弯着眉眼傻笑。他几步翻身也上了屋顶坐在齐铁嘴的旁边,伸手捞过他怀里的那瓶酒,问他“胆子大了啊?还敢自己喝这洋酒了?”

 

齐铁嘴眯了眯眼,回过头看向他,外面的小冷风还能让他清醒点。他看向张启山,挑了挑眉问他“不在家陪张夫人了吗?”

 

“乱说。”张启山揪了揪他的脸,转过视线看向空中的那轮圆月道“院子里的那几株鹤望兰还等着你回去照料呢。”

 

“张副官不行吗?”

 

“他可不如你。”

 

“呵呵。”齐铁嘴醉了,他看向张启山的侧脸说“张启山,能认识你很好。”

 

能认识你也很好。张启山笑了笑在心里说道。

 

相见欢,泪满衫,不思量,自难忘。

 

——完——

—————————————— 

终于动手自己给我家小八写了一篇文了...


BGM:相见欢

评论(9)
热度(173)
© 大熊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