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当风过境

•双哨设定,军队paro

•给@邙續歌 续歌大大点的师生年下文

•BGM:当风过境

—————————————— 

 

00

 

季秋已到,连风的强度也跃了一级,落在脸上的时候都能感觉的到锐利的痛感。联盟军校新生报到的那一天,暴雨击打着路上的每一个人。密集的雨声和行人的咒骂声充当了背景音,而路上一把把翻飞着的伞面则成了明艳的填充物。

 

雨水从翻起一个角的伞面上滑下来,落在了青年的脸上,柔软的黑发被打湿了一小片,微微的朝上翘着。鼻尖上的一滴水顺着滑下落在了他胸前的校牌上。

 

05届 周泽楷

 

01

 

周泽楷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托着腮望着窗外,经过了连续几天的暴雨和狂风,天空是久违的蓝,就连云彩也像是被网格印出来的一样一片一片的聚在一起,刻出一个又一个的形状。

 

短促又刺耳的铃声响起,刚才还乱糟糟的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如同刚才还在乱舞的野兽猛地收回了利爪。周泽楷不太情愿的将视线移到讲台上,等了好几分钟才把老师等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来迟了。”一个叼着烟的男人手里拿着几本书快步的走到了讲台上,朝他们摆了摆手示意。

 

“欢迎大家来到这里。”男人笑了笑:“既然你们选择了这里,就应该有成为一名军人该有的觉悟。我不想在课前给你们灌输太多没用的东西,我能说的就一句。”

 

他取下嘴里那根没点燃的烟缓慢又严肃的看了在座的人一圈,收了脸上刚一开始的不正经:

 

“时刻做好为联盟献身的准备。”

 

最后他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两个字:叶修。

 

周泽楷记得,那天那个穿着制服却没打领带的男人笑着和他们说:

 

“我叫叶修。”

 

02

 

他们的战场心理学由张新杰负责,这对周泽楷来说,是一场极度想逃的课。他一不喜欢心理学,二不喜欢张新杰那每分每秒都要按照计划来的性子。在忍了一个学期后,好孩子周泽楷终于翘了课翻墙爬到了射击场。

 

张新杰在课上点名:周泽楷。

 

无人应答。

 

“砰砰——”周泽楷把最后几颗子弹打完后,就收了手。

 

“不错啊,哪个班的?”一句话把他本来冷静的大脑和心脏给搅了个翻天覆地。

 

他转过身看向说话的那个人,那人就靠在门口,不遮不掩大大方方的让他看。

 

“叶——”周泽楷顿了一下,把已经滑到喉咙的修字咽了下去。

 

“叶老师好。”周泽楷微微的垂了下眼帘,干净的模样。

 

“逃课了?”叶修走过来,看了一眼他胸前的校牌问。

 

“嗯。”周泽楷没否认。

 

“呵呵。”叶修笑了笑,他的嗓子被烟给弄的有些哑:“我教你几招,学不学?”

 

一个下午周泽楷都跟在叶修的身边,和他在射击场听子弹砰砰的击穿每一个目标,闻着聚在屋里弥散的一股火药味,以及叶修身上不轻不重的信息素味道。

 

那是一个属于哨兵的信息素味道,带着凉意的薄荷贴在他身体的每一寸肌肤上。

 

周泽楷侧过视线看了一眼站在他身旁的叶修,叶修的刘海被随意的撩在了额头上,侧脸的汗水滑落进了制服的衣领里。

 

这感觉很神奇,他以一个哨兵的身份对另一个哨兵有了心动的感觉。

 

就从这个下午开始,就从这个夏意的热度还没退散的季节开始。

 

03

 

“周泽楷少校,这里有一封您的电报。”

 

周泽楷收回望远镜朝那个中尉点点头,薄薄的唇紧紧的抿着。他加入联盟军校的第四年,战争爆发,他们这一批学生被送往战场,从课堂上的理论知识跳到战场上迎接着鲜血的洗礼。

 

今年是战争爆发的第二年,和他同班的同学还活着的人数为零,同期的也只是寥寥几人。他永远也忘不了自己第一次正视死亡时那种撕心裂肺的恐惧感,身边的人前一刻还笑着和他说话后一刻却睁大着双眼倒在了他的脚边。

 

一切都来的太快,又太突然。

 

可他却没有任何反悔的机会,每一次他举起手中的枪,都会想起叶修曾告诉过他们的那句话:

 

“时刻做好为联盟献身的准备。”

 

黑夜太过于漫长,仿佛时间都被纠缠在了一起,在深不见底的黑色漩涡中转动。

 

探照灯不停的转动着角度,不时的将一束刺眼的白光打入屋内。周泽楷坐在窗户边,擦拭着手中的手枪。他的动作细致又缓慢,将周遭的空气流动也拉缓。

 

外面的警报声尖锐的响起,刚才还安静平稳的一切一下子变了样子,纷纷的将体内的利刺刺出,不安的提防着一切。

 

“五分钟后,叶修少将的F-35将会在此处降落。”一个年轻的少尉在和周泽楷解释。

 

周泽楷抓住那个孩子的手腕问:“谁?”

 

“叶修少将。”那个少尉重复了一遍。

 

叶修的到来就和这场战役一样给了周泽楷一个措手不及,他说不清自己是激动还是紧张,他就这样穿着皱巴巴的作训服和一群年轻的士兵们守在大操场的空地周围等着那个联盟的英雄到来。

 

04

 

飞机降落时巨大的气流将周围的人刮得颠三倒四,周泽楷眯着眼睛努力的将视线对准在那个人的身上。叶修从飞机上跳了下来,将飞行帽摘下,随手的拢了一把潮湿的刘海。他朝四周看了看,和身边的那个年轻军官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场地。

 

周泽楷的视线跟随着他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探照灯的光下。

 

叶修在这里待了三天了,周泽楷的生活没有太大的变化,和叶修没来之前一样。平静的,枯燥的,烦闷的。

 

周泽楷安静的睡眠被深夜划破天空的一记闪电给打破。他迷迷糊糊的醒来,就听到窗户被大雨击打的声音,噼里啪啦的和战场上的子弹一样。

 

这场大雨连续下了好几天,就和周泽楷入学那一年一样的大,一样的急,一样的带着威胁。

 

敌国趁此机会发动了攻击,第一枚炮弹轰在距离他们营地不到一千米的距离,每隔半个小时,距离都会缩短三百米。他们在威胁,他们也是在下战书。

 

周泽楷站在大雨中,看见了叶修。

 

他拿着一份花名册随意的瞄了几眼,最后一个一个的扫过在场每一个等候指令的士兵脸上。

 

“周泽楷,出列。”叶修平淡的声音响起,混在嘈杂的雨声中,不太清晰的传入周泽楷的耳朵里。

 

他站在雨帘里,和也注视着他的那个人相望。

 

叶修带着周泽楷还有其他几名士官离开了操场,他走到周泽楷身边笑笑说:“好久不见,小周。”

 

周泽楷点头:“嗯。”

 

叶修下达的指挥说白了很简单,他去开飞机和人家敌国的对轰,争取把对面的那几架飞机都给他轰下来。周泽楷呢?周泽楷就在指挥室,给他作指示,要求细致到每一步。

 

作指示?说起来不算难啊,看着雷达,我告诉你怎么做最好。

 

可叶修偏不,他要求其他几个人采取屏蔽措施,他们没有雷达方位,对方也没有。好,我们就瞎着干。

 

周泽楷皱了皱眉否决了叶修的意见:“不行。”

 

“为什么不行?”叶修反问他。

 

“冒险。”

 

“那你还有别的办法吗?”

 

没有。如果有,叶修还用冒险吗?

 

周泽楷无可奈何,但他还是想挣扎一下:“叶老师...”

 

叶修看向他:“在战场上,我不是你的老师,要叫我首长。”

 

“是,首长。”周泽楷垂下眼睛认真的说。

 

05

 

大雨过后,天是水洗的蓝。周泽楷遥遥的望了一眼,抱着一捧雏菊走进了医院里。

 

叶修那天不顾性命驾驶着飞机上了战场,结果固然很好,敌国的飞机被联盟全数击毁。可叶修也因为敌国最后一架飞机采取的同归于尽战术被击落。

 

他躺在病床上昏迷了将近一个星期,直到昨天才清醒过来。

 

周泽楷从病房门上的那个窗户朝里看了一眼,叶修正坐在床上翻着一本书。

 

“叶老师。”周泽楷敲开门走到他的床边。

 

“小周,是你啊!”叶修合住书,朝他笑了笑。

 

周泽楷点点头,把手里的那捧雏菊递给了叶修。

 

叶修伸手接过来,随意的开口问:“花语是什么?”

 

周泽楷顿了一下:“和平。”

 

“和平啊。”叶修低声重复了一遍。他远远的望了一眼外面的天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你们还短一个毕业礼吧?”叶修看向周泽楷问。

 

“嗯。”周泽楷不知道叶修提起这个有什么含义。

 

“呵呵,总会再给你们补一个的。”叶修像是自言自语一样的说。

 

他的话没有半分掺假。既然说出来了,那就一定会做出来。

 

周泽楷25岁那年,他的授衔仪式和毕业礼一起在军校举行。

 

这一场残酷的战争结束了,一切都回归了平和的样子,校园里的那几棵樱花树正值花季,落满了一地的花瓣。

 

叶修抱着一捧雏菊走到台上给周泽楷献花。

 

他看着周泽楷的眼睛语调平和的说:“雏菊花语,天真、和平、希望、纯洁的美以及深藏在心底的爱。”

 

06

 

樱花随着风四处的飘着,有几瓣也落入了礼堂内。

 

周围的一切都乱哄哄的,就连心脏跳动的频率也快了些许。

 

他们相拥的时候,周泽楷听见叶修在他的耳边说:“恭喜毕业,小周。”

 

爱情是什么?

 

他们没有给出答案。

 

爱情从何来?

 

他们依旧没有给出答案。

 

情话被裹在风里飘向了远处,而他们的生活,也还在慢慢的展开。

 

这是他们的爱情,他们的故事,随着子弹和鲜花一同出现。

 

再随着荣耀与深情一同离去。

 

 

——完——

—————————————— 

师生年下被写成了军队paro,希望续歌能原谅我清奇的脑洞

说一下啊,这篇文发完,我这两天就不更新了

bug乱飞,不要太在意(X

太懒了(X



评论(31)
热度(142)
© 大熊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