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无关风月

·一个迟到的中秋快乐

·一个很简单的故事

·可以看成是归离的番外

—————————————— 

00

 

十年江湖期,一路红尘载酒行

说道是一场无关风月的局。

十年江湖心,无言守候盼归期

为你等无关风月的局。

 

01

 

喻文州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已经下午六点了,B市路上的车和行人都匆匆的,远处的几幢大厦也都亮起了灯,他站在一棵梧桐树下面倒显得有点格格不入。时令入秋,地面上也有不少落下的叶子,车一经过他身边就会带起来几片飘在他的脚边。

 

六点一刻的时候,他把插在口袋里的手拿了出来,朝面前的那栋楼走了走。没过几分钟,门口里就出来一个人,那人瞅见他后就加快了步子,三步并了两步走到他身边,嘴上那根烟的烟雾还袅袅的飘着,模糊了大半张脸。

 

“你手里拿的什么?”叶修看了一眼喻文州的手问。

 

“梧桐树的叶子。”喻文州把手上的那片叶子给他递了过去。

 

“嗯?”叶修抬起头看了看用鼻子发了个气音。

 

“你知道梧桐树的叶子是什么含义吗?”喻文州笑笑。

 

叶修没回答,他微微的仰起头看着喻文州,等他自己说。喻文州弯了弯眉眼转过身握住了他的手,把那片叶子放在交合的手里,慢慢的超前走了两三步。他把时间卡的刚刚好,路上的灯伴着脚步一个接一个的亮了起来,暖黄色的光伴着还没全黑下去的天落在他们的身上,喻文州说话时特有的温柔嗓音也响了起来:

 

“忠贞爱情。”

 

02

 

叶修窝在客厅里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抱着电脑敲敲打打着,团子窝在他腿边闭着眼睛打着小呼噜。喻文州穿着围裙从厨房走出来给茶几上放了一杯温水说:“喝点,然后给团子喂点吃的。”

 

“嗯。”叶修拖长了语调回了一句。

 

喻文州也没多管他,说完就转身回了厨房继续做饭去了。他和叶修现在同居已经三年了,做饭的事儿叶修做不来,喻文州没得选只得看着菜谱学。好在时间久了,他会做的也多了点,不算大厨级别的但也比刚开始好得多。

 

叶修又敲了几下电脑,把表格做完就按了开关键让电脑休眠去了。他这一动,腿边的团子就被弄醒了,它抖了抖耳朵往沙发里缩了缩,不太在意叶修在做什么。叶修呼噜了一把它的毛就穿着拖鞋下去翻柜子给它找兔粮去了。

 

“吃饭了,别睡了。”叶修蹲下身子把饭盆推到团子嘴边。

 

喻文州端着盘子探出身子喊了一声:“端菜。”

 

叶修起身擦了擦手进了厨房,喻文州转过身看着他:“你自己煲的汤自己又忘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叶修搂住喻文州的腰认真的道了个歉然后戴上手套把砂锅端了下来。他不会做饭,但他会煲汤,前两年出柜的时候特地的和喻母学了学煲汤的技术。

 

煲汤不太需要会做饭,只要有足够的耐心和一点做饭的基础就能煲好。他一个星期给喻文州煲上一次,安安静静的等上一天,香味就会慢悠悠的飘出来,瞬间就能击中味觉和嗅觉。

 

他轻手轻脚的打开了盖子,浓郁的香味溢满了厨房,那味道就像一只慢悠悠的调子,满足慵懒的敲开了晚上的生活。

 

叶修看向喻文州笑了笑:“开饭了。”

 

喻文州凑近吻了吻他的脸算是回应。

 

03

 

吃饭的时候,外面就已经有人在放烟花了,砰的一声炸裂,细碎的火花划过了深色的夜空。叶修伸出手摸到了烟盒抽了一根出来,慢悠悠的起身接过喻文州摞好的盘子端进了厨房。喻文州做饭,他洗碗,是他们同居这几年一直以来的规矩。

 

简单平静就和他每次煲的汤一样,越久越能感受得到其中的浓郁。

 

喻文州趁他洗碗的时候去换了一身衣服,叶修出来擦手的时候看见了问他:“你要出去?”

 

喻文州靠在墙上甩了甩手上的钥匙说:“出去兜兜风吧。”

 

叶修踩着拖鞋转了个身回屋懒懒的回了一句:“等我换衣服的。”

 

B市晚上的车还是很多,堵在路上好几个小时他们才出了市里到了郊区,叶修望着窗外看着外面,路上的灯刷刷的划过拉成了一条暖黄色的彩带,就连路边的那些法桐也像是被挂上了小彩灯一样。

 

叶修转过头看向喻文州问:“去哪啊?”

 

“把你卖了。”喻文州笑笑答道。他没有开空调,直接开的车窗,外面的风把他的头发吹的凌乱四散,露出了额头。

 

喻文州对于叶修来说是惊艳与温柔并存的,他从一开始就惊艳了叶修的生命,再在漫长的岁月中温柔着他的生活。

 

它在惊艳与温柔中相互交替,伴随着每一次的心跳声咚咚作响。

 

叶修盯着喻文州的侧脸一直看,记忆纷繁的冒了出来,每一个片段上都刻着喻文州的影子。

 

喻文州感应到他的视线微微的笑了笑问:“怎么了?”

 

叶修笑笑说:“想做。”

 

04

走简书

05

 

喻文州开着车往市区开,叶修坐在副驾驶上闭着眼休息。

 

他开着车窗,风从车窗的细缝里飘了进来落在叶修的脸上,把他还汗湿的刘海吹了起来。

 

他微微的眯着眼问喻文州:“到了吗?”

 

“还没。”喻文州看向他说。

 

“哦,到了叫我。”叶修闭上眼,小声的说。

 

“嗯。”喻文州应了一句,看着他笑了笑。

他们的爱情在岁月的沉淀中温柔展开,每一个细节都是一场小小的浪漫。

他们的情书里有这么两句话:

我喜欢你,从很多年前开始。

 

我喜欢你,无关风月。

 

——完——

—————————————— 


写的有点匆忙...

评论(10)
热度(126)
© 大熊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