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有约未至(10)

•原著向背景

•前任设定

9

—————————————— 

10、

喻文州第二天早上悠悠转醒,叶修给他敷了一晚上的湿毛巾,天快亮的时候才靠在一旁的床上睡了一会儿。医院的早上总是匆忙与吵闹的,叶修睡的浅,醒来的就早,睁开眼往旁边的床上瞟,就瞧见喻文州正在看手机,脸被手机屏的光照的很白,看上去还是很虚弱。

 

“你醒了啊?”喻文州听见动静后转过身朝他笑了笑问。冬天的天亮的总是很迟,屋里拉着窗帘,透不进外面的一点光线,只有门上的玻璃照进来的走廊灯,白晃晃的洒在墙上和地砖上,给黑暗中的喻文州身上勾了一个模糊的轮廓。

 

叶修和他的床中间的距离很近,一步就能迈过去,叶修探过身去,在黑暗里找到喻文州,伸手探了探他额头上的温度。他已经退烧了,但鼻子呼出的气息依旧炽热。

 

“喝点水吧。”叶修说。

 

刚才喻文州说话的时候嗓子已经哑了,干涩的没了以前那动听的感觉。叶修摸索着拿到了杯子出门给他打水顺便叫护士再过来看看。出院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亮了,远方是刚刚升起的太阳,掩藏在厚重的云彩后,丝丝的光线温暖明亮,消去了冬日的寒凉。

 

“谢谢你。”喻文州一把抓住他垂在腿边的手,固执的掰开他紧握着的拳,指尖沿着手心抓过去,把他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回去吧。”叶修不想和他为这事儿争,任由着他做,可话里语气里都还是没了热气的冷淡。

 

“一起吃早饭吧。”喻文州说这话的语气强势又执拗,不肯给他一点选择的余地。

 

叶修叹了一口气,语气淡淡的问他,“何必呢?”

 

喻文州沙哑着嗓子和他说,“叶秋,我要去找其他人了。”

 

他这话说的毫无道理,也说的莫名其妙,却就像是索克萨尔给了叶修一个束缚术一样让他动弹不得。他扣住喻文州握着他的那只手,狠狠的按了一秒然后快速的松开,像是绷紧了一口气又猛地放松,整个人都有些撑不住的左右摇晃。心上凉的可以,感觉就是冰雨从身后划来戳穿了心口,让他在冷风里冻了个彻底。

 

喻文州赢了,他轰然倒地的时候用手捂着自己的心脏,那里还在汩汩的流着鲜血。

 

为什么?他的指尖微弱的动了几下想要在喻文州的手心划下这几个字问问他。可话说不出口,更写不出来,那三个字梗在喉头,点在舌尖,跳跃了很久最后还是被吞了下去。

 

“那样挺好的。”他每说一句话就感觉冰雨刺进心脏的地方刺啦的一声结了一层冰。真心实意的话被冻在心底,上面是一层又一层的虚假与谎言掩盖的冰层。

 

“试试别人总比我们这样一直耗着强。”喻文州松开了禁锢着叶修的手,轻飘飘的吐了一句话出来。他和叶修都是一样的爱赢,爱赢的漂亮,从来不肯扯下自己的伤疤让别人去看那块的鲜血淋漓,就算是最爱的人也不行,更不愿意顺从的不做出改变。所以干脆就采取最极端的方式,他打碎了自己的固执,也把叶修的那份一并打碎。

 

“你说呢?”喻文州这下彻底的放了手,独留叶修的手悬在半空。

 

“嗯。”叶修收回了自己的手放回了大衣的兜里说,“那就试试吧。”

 

那天他和叶修没有一起吃早饭,黄少天早早的就给他打了个电话问病好了没,就那一会儿的功夫,叶修就已经离开了。H市的街道上满是早起上学的孩子和赶去上班的人们,叶修那毫无特色的一身衣服混在人群里就难以再找到。喻文州扫了几眼就放弃了,干脆全心全意的去应付电话那边的黄少天。

 

战队的经理考虑到了喻文州身体不适不好坐飞机,就给了他一天的假让他在H市休息一天,顺带也给了黄少天一天假,让他陪着喻文州,有什么也方便照应着。黄少天拿着手机百度了好一会儿地图才找到了叶修给他指的那家奶茶店,走进去的时候偷偷摸摸的,看到 坐在窗户边的叶修的时候手舞足蹈的,那双黄色的手套上下挥舞着,引来了店里一众女生的注意。

 

“你干嘛选这么个地方啊?”黄少天过去后小声的问他。

 

“买奶茶。”叶修指了指桌上放着的那杯奶茶。

 

“我记得你不喜欢喝这个的啊!”黄少天皱了皱鼻子,他不喜欢这股甜精的问道,闻到就忍不住皱鼻子。

 

“给别人买的。”叶修也不想和他解释太多,随便几句就把这个话题给搪塞过去了。

 

“你找我什么事儿?”叶修脸上是一副倦色,下巴上的胡茬冒出来显得整个人都有些颓废。

 

“你和队长....额...和好了吗?”黄少天昨天晚上给叶修发消息的时候就看出来叶修还是在意喻文州的,这孤男寡男的在一起待了一晚上,也该继续把之前的火花给擦出来了吧?

 

“没有。”叶修轻笑了一声说,“我们没可能了。”

 

他以前从来不觉得自己会和喻文州没可能,可喻文州说的也对,他们在不了一起,即使在一起也是给彼此找罪受,那何必继续耗着呢?不去爱却去浪费,多不对。喻文州说的对,有感情可以给别人干嘛还要耗费在一个不可能的人身上。

 

“啊?”黄少天精简了语句,也像是主动的不去打碎这份属于叶修的沉默。

 

“人啊,总要向前看。”叶修朝前俯了俯身用拇指和食指圈了一个环,在黄少天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他从来就不是我的。”叶修笑了笑,嘴边有个若有若无的小窝,像是一道浅的不能再浅的伤疤。

 

热情没有了,爱情也在蒸腾消散。

 

H市连着好几天的雨雪已经停了,外面的阳光正好,路边是一些浅浅的水洼,骑车经过的少年们会溅起一些水来。叶修裹了裹自己的棉衣,朝远处望了望,天空上是一道痕迹,浅的就如他嘴边的那个痕迹一样,看都看不清楚。

—————————————— 


如果我说这篇文就这么完结了,你们信吗?

维克托,维克托,维克托!要更新了,可以看到维恰和勇利了!

我抽到了两个小鹿男,看来认真更新是会出SSR的!

希望我能快点出大天狗和一目连!

爱喻叶,爱维恰!


评论(22)
热度(112)
© 大熊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