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男朋友(2)

•原著向背景

•我又来搞事了X

• @贺新凉  我终于搞了后续,算是给你的圣诞礼物

1

—————————————— 

本章预告:喻文州说周泽楷丑!

2、

 

吃过中午饭,联盟的一个工作人员就把喻文州叫走给他发了一份集训期间住宿的名单,让他带着其他的队员去分一下宿舍。其实说是分宿舍也就是按照他们的顺序给两两分开的,喻文州看着名单上叶修和自己分在了第一个房间,心里百味陈杂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不高兴。

 

结果这个问题还没让他困扰一会儿,周泽楷就找来了,他拿着单子和喻文州商量说,我要换宿舍。先抛开叶修这层问题不谈,就算他和叶修没半毛钱关系,喻文州也不见得会答应调宿舍。毕竟你一调其他人就得跟着动,最后你不乐意我不乐意谁也闹不清谁,干脆统一调配多利落。

 

所以喻文州就说,不行啊,这样多不方便啊,你得考虑其他人的意见呢吧?

 

周泽楷没说话,拿起单子给他看上面写的东西。喻文州凑近了一点,瞧见上面自己的名字被划了一道改成了周泽楷,第二栏周泽楷的名字也划了一道改成了他的。底下还有黄少天自己画的表情包,上面一串话,内容就是队长我和他睡一起会憋死的真的会的!

 

喻文州看完就不高兴了,他心里那道坎还没迈过去呢,现在就被明目张胆的过来挑衅了,虽说这挑衅也会他单方面臆想的。他一把揪过那张纸摇头说,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就不同意吧,你干嘛扯我的纸啊!周泽楷看着那张在他手里被揉成不像样的表一阵犯堵,突然觉得平日温和的喻文州一下子变成了面目可憎非君子的人了。周泽楷不高兴特别容易看出来,嘴一平,那像玻璃珠一样黑的眼睛直直的瞅着你,冷冽的气息感觉就是一枪穿云拿着碎霜荒火用黑洞洞的枪口直对着你的眉心让你恐慌让你无处可逃。

 

可喻文州是谁啊,他是能笑着让你哭着跪地喊爸爸的人。周泽楷善于打直球他不善于,明面上摆出来的事儿只要你不张嘴明明确确的说出来他就能装作不知道,但就算你说出来他也能给你拐到一边假装我不懂。

 

然后周泽楷就被他一句,周队,对不住了,你要是有什么不满的话还是去和联盟上面的人提吧,毕竟我这个队长权利也不够大不是?

 

他一句话避开了自己,还给周泽楷亮了身份。周泽楷说不过他,转身走了,但看样子还是很生气。但那也没办法,喻文州内里蔫坏蔫坏的,就是不愿意和你和平共处。爱谁谁去吧,喻文州气愤的一关门睡觉去了。

 

晚上算是联盟请他们吃了一顿饭,喻文州眼瞅着叶修和周泽楷从门口一起进来再一起坐到他对面,心上憋闷的很。想骂一句脏话却不知道骂什么也不知道对谁骂。身边的黄少天还在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和外面电线杆上的麻雀有的一拼。他蓦地就想起了一句歌词:窗外的麻雀在电线杆上多嘴。然后他就骂了一句,艹!

 

他这句话的音量不算高,但身边的人肯定是能听得见的。黄少天本来还在和对面的孙翔互怼,结果怼的好好的正要放大招就听见喻文州骂了一句艹。黄少天害怕了,黄少天闭嘴了,黄少天可怜巴巴的坐直了身子看着喻文州说,队长我错了,我不该说话这么大声的,我不该没有礼貌的,队长你别生气,你骂我吧。

 

喻文州就跟切换慢镜头一样的看向他,特别温柔的笑了笑说,我不是在说你啊,我是在说那盘小龙虾,太丑了。

 

黄少天惊呆了,黄少天无语了,黄少天闭嘴了。队长你说什么都对!黄少天看了一眼小龙虾再看看正在吃小龙虾的周泽楷用特别大的声音说,“对,太丑了!”

 

小龙虾很无辜啊!我怎么了我!就被你们这么嫌弃!

 

周泽楷也很无辜啊!我怎么了我!我不就是吃了个小龙虾吗?

 

但是没办法啊,谁让喻文州心情不好呢!他心情不好就是爱怼人,怼的文文雅雅,怼的有理有据,怼的让你找不着北,最后还要带上黄少天让他一起怼。

 

所以说没事儿别惹喻文州,他能让你哭着喊爸爸。

 

吃着吃着叶修就突然说话了,他说大家静一静,我和你们商量个事儿。喻文州筷子一顿,坐直了身子在大家都沉默的时候说,你说吧。前后衔接的毫无违和感,但那是对于他来说无违和感,对别人来说可不这么想。

 

叶修看了他一眼开口说,大家都知道我和小周的关系吧,我们两个想要住在一间屋里,就拜托大家能协调一下。

 

他说完这话还看了一眼喻文州,眼里全是冷淡和一些说不出来的意思。

 

“当然当然!哈哈哈,谁还能阻止呢?”不知道是谁接了话头,其他人也就都顺着说了下去。无非就是不介意啊,怎么会介意呢!

 

黄少天其实也挺高兴的,因为他能不用和周泽楷这个闷葫芦住在一间屋里了,还能和自己亲爱的队长在一间屋子里,毕竟喻文州可是全天下除了他爸妈唯一一个不会嫌弃他话多的人了。大概吧。

 

可喻文州不高兴啊,他不止不高兴还很生气。他生气的样子有点直接,眉眼里全是怒气,整个人都像是一碗溢出来了的汤,晃晃悠悠的往出颠。

 

顶上的吊灯往桌子上投下了一圈光影,在玻璃杯和瓷碗上面形成一个细小的光圈,细细密密的往外折射着光线。喻文州看的眼晕看的心烦,觉得身边的一切都在他的控制之外。

 

他干脆就抛弃了自己的礼貌。一句话都没说的就往外走,把其他人的沉默当做背景音乐,开门关门都变得像是伴奏。

 

他去外面的超市买了一盒烟,自己站在一块广告牌前吞云雨雾。他以前没抽过烟,只知道它很辛辣,现下他尝试了,被辣的眼眶泛红。

 

这么辣,这么呛,一定是太难过太累有太多故事的人才会一直抽。

 

那叶修呢?他是太难过太累还是有太多没有告诉外人的故事呢?

 

喻文州不知道,他没那么近距离的探触过叶修的内心,那是一道还无法越过的河流。

 

他在这边,叶修在那边,中间是漫天的雾气,朦朦胧胧的。

—————————————— 

祝大家圣诞快乐!

评论(27)
热度(125)
© 大熊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