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记这山水静默待离人

【喻叶】烟

•肝出来的一篇车

• @大胜先生 赶紧画军装喻

————————————- 

喻文州一手拿着小行李箱,一手拿着手机,走两步看一眼上面的地图导航,转了好几个弯拐了几个角才找到了之前在网上订的那家温泉旅馆。旅馆的宣传就说了环境很好,喻文州看着被树木半掩着的那一处心想,环境确实不错,树多的都让他找偏了。

 

现下也不是什么旅游旺季,也就他时差和旁人不一样,落了个清闲。玻璃大门上的风铃被他推门的动静弄得一阵响,老板抬起头看着他微微的笑了笑说,“欢迎光临。”柜台上的一只花猫也懒洋洋的抬眼望了他一下,很快又蜷在那里闭上眼睡了。

 

店里很安静,后院温泉汩汩的水声还依稀能隔着门窗透过来,喻文州喜静,环顾了一圈也没挑出哪点不满意来。店老板倒是热情,说东说西的,最后才把门卡给了他。喻文州也还是老样子,柔柔的笑笑,再慢悠悠的转身拉着箱子找自己的房间去了。

 

一间一间找房间的时候,和迎面走过来的男人打了个照面,喻文州没怎么在意,四目相对的时候他朝那人点了下头就当打招呼过去了,那人也没说什么话,一个眼神回过去也就从他身侧走过了,倒是他身上那股烟味从衣摆处飘出来钻进了喻文州的鼻子里。

 

说不上好闻,但也说不上不喜欢。

 

喻文州睡了一觉起来换上店里的睡衣,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打算去后面泡个温泉放松一下。他站在柜子前一边脱衣服一边走神,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店老板和他说的话,淡季来旅游的人少,整家店算上他也不过才6个人,一对情侣一对母女还有一个和他一样的闲人。

 

推开被雾气蒸腾的玻璃门后,喻文州注意到了池子的角落还有一个男人是侧对着他的,朦朦胧胧的水汽里他也看不清那人的侧脸。脚一伸迈进池子里,冰凉的皮肤被热水一碰刺激的全身都微微的颤粟了一下。对面的那个男人像是没有注意到他一样,没有一点的变化。喻文州闭着眼把自己大半个身子都泡进了水里,额头上搭着一块毛巾,脸上是一层被热气笼着的薄红。迷迷糊糊中听见了一阵水声,然后就是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再然后就是一股淡到几乎可以忽略掉的烟味。

 

他也不知道自己泡了多久,店老板的那只花猫窜在假山上的小石头上,朝他淡淡的望了一眼,深黑色的眼珠似是将他的模样也刻了进去。喻文州站起身哗啦的水声把猫吓了一跳,急急的窜到了另一边不再理会他。

 

他换好衣服慢悠悠的往房间走,身上的每一寸都像是喝醉了一样,懒洋洋的朝他释放着休息的暗示。他本来也想着顺从他们的意思,但眼前的那个人却让他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想法。

 

那个男人朝他笑了笑,嘴里叼着一根烟,还有些潮湿的头发柔软的落在额前,整个人沐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喻文州几乎是一眼就懂了他的意思,手中的卡一刷就带着人进了自己的房间。


上车


喻文州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屋里还是昏暗的。他摸了摸身边的被子,凉凉的,没有人。他按了按鼻梁坐起来,手摸索着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他光着身子开了屋里的灯,在门口的地板上看见了一张卡片,他拾起来看了一眼,那是一张名片。

 

“叶修。”喻文州的拇指摩挲着那张名片上的这两个字,然后用食指中指夹着它随意的放到了桌子上。

 

他退房的时候,店老板还是那副悠闲的样子,柜台上的花猫也是一样的慵懒,后院温泉的汩汩声依旧听得见。一切都像是他来时的那个样子,没有什么变化。

 

“欢迎下次光临。”店老板温润的嗓音在他的背后响起。

 

喻文州望着外面的大晴天,觉得自己身上像是也带上了那一层浅浅的烟味。

 

END

—————————————— 

为了看军装喻我也是努力的肝肉了

你可一定要画!

我也不知道开个车为什么铺垫了这么多,反正有肉就行了



评论(9)
热度(16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