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记这山水静默待离人

【喻叶】姻缘卦

世子叶X算命先生喻

祝我喻生日快乐

感谢喜欢

 

近日京城里有名的算命先生喻文州遭遇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个竞争对手,这消息还没出一天,就成了全城人津津乐道的话题,街坊领居纷纷表示这可要有好戏看喽!

 

故事从头开始讲起,这天卖菜的李大爷领着自己刚满了五岁的小孙子到集市上摆摊,结果到了地方一瞧,隔壁这人不是他熟悉的喻先生,反而是一个一身白衣的陌生青年。

 

“小兄弟,你可是来求喻先生一卦的?”李大爷很是热情,把菜篮子往地上一放就走过去攀谈。

 

“求卦?”那个青年愣了一下然后笑了笑道,“我不求卦,我是算卦的。”

 

李大爷觉得自己大概是老了,没太听清楚这位小兄弟说的话。然后他就瞧见那位小兄弟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张白纸,上面写着一卦三钱,不准不要钱。李大爷捂着胸口和小孙子说,“爷爷不光耳朵不好就连眼睛也都快不行了。”

 

小孙子咯咯笑了两声揪着那个青年的裤腿问,“大哥哥,你叫什么呀?”

 

青年蹲下身从袖子里又拿出了几块糖塞到小男孩的手里说,“我叫叶修,叶子的叶,修身洁行的修。”

 

小男孩低头想了想,没太听明白叶修后面那半句话的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说,“那我便叫你叶先生好了,和喻先生一样。”

 

叶修还坐在一边努力赚钱的时候,李大爷的小孙子就跑去通风报信了。小孩儿蹦蹦跳跳的跑到喻文州的屋子前喊,“喻先生,有人来抢你生意了!”

 

喻文州正在后院给他前些天救回来的一只鹿喂水,听见话后,拿起一边的竹竿走出来问,“是不是王杰希!我就知道他惦记我的生意很久了!”

 

小男孩摇头,“是一个叫叶修的人,长得很好看,比喻先生还好看。”

 

喻文州脸色一僵,但还是朝小男孩笑了笑,“我知道了,你先玩去吧,我一会儿给你带糖。”

 

等小男孩走了,喻文州就也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气势汹汹的出了门打算看看是谁这么明目张胆的来抢他的生意!门口兔窝的几只兔子迅速的蹦走,觉得刚刚看到的喻文州真是太可怕了,威力堪比林子里的狼。

 

喻文州的怒火在一路上也消了不少,等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他就已经换上了平时的样子,温润如玉,谦和有礼,简直就是城里姑娘们的择偶标准。

 

但显然他的这副样子目前还没有人欣赏,因为所有人都堆在了他的竞争对手那里,清一色的全是小姑娘们。

 

“咳咳。”喻文州坐下来,不着痕迹的轻咳了两声。

 

但必须没人理啊,听到了也要装作没听到。虽然喻先生也很好看,但看了这么多年也还是会腻的,现在来了这么一个翩翩公子,不多看几眼简直亏得慌。

 

一旁的李大妈坐下来和颜悦色的说,“小喻啊,来给大妈算一卦。”

 

两相一对比,简直不能更心塞。但喻文州的名声还是在那儿摆着的,就算没有貌美如花的小姑娘们,但来求一卦的人也还是不少,甚至比起旁边叶修的摊子不知要长上几倍。

 

喻文州心里乐开了花,心想无名小卒也敢来和我抢生意!

 

天色渐晚,不管是喻文州还是叶修的摊前都没什么人了,他们两个也终于得了空能好好的瞧上对方一眼。

 

“你便是喻文州?”叶修一手托着腮笑眯眯的问他。

 

“嗯。”喻文州外表冷艳,轻轻的哼了一声。

 

“能商量个事儿吗?”叶修把板凳又朝喻文州这边挪了挪,一副要长谈的架势。

 

“干嘛?”喻文州微微侧了侧身,一副很戒备的样子,“我可不收徒弟!”

 

叶修愣了一下,没忍住笑出了声,把喻文州笑的一脸尴尬,特别想甩袖子走人。

 

“我是想说,能不能让我住在你家?”叶修一脸真诚,而且看上去也不像是开玩笑。

 

“为什么?”喻文州皱了皱眉,一脸不解。

 

“因为你喜欢养小动物,说明你是个善良的人。”叶修很给面子的夸了一番。

 

喻文州没说话,但皱着的眉头却是稍稍松了一些,但还是没松口,“那和你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也需要被收留。”叶修理所当然的说。

 

喻文州被他的厚颜无耻稍稍的震了一下,但也没说不答应,带着叶修回了自己的家。他翻出了一床褥子说,“好多年没用过了,你将就将就。”

 

叶修毫不客气的坐下说,“那要是我不愿意将就,你会让我睡床吗?”

 

“做梦!”喻文州不客气的拒绝了他,把褥子扔到了地上,无情又冷漠。

 

但很多人都对此表示了不理解,为什么明明是抢他生意的人,他却还要对他这么好,甚至把他收留到了自己家里。但喻先生表示他从来不会做亏本的生意,他和叶修商量好了,他在城西算卦,叶修在城东算卦,挣的钱都归喻文州,就当住宿费。

 

简直就是一石二鸟,不能更有心机!

 

喻文州也曾问过叶修他的身份,当时叶修啃着一个苹果含混的说,“我是叶王府的世子。”

 

喻文州一脸鄙夷,“不要以为你姓叶就可以胡说,而且叶王府的世子叫叶秋!”

 

“我就是叶秋。”叶修随手抹了两把嘴,看上去毫无可信度。

 

“吃你的苹果,吃完给我去喂鹿去。”喻文州很敷衍,还很不近人情。

 

这之后喻文州也就不再管叶修到底是什么身份了,反正叶修在他家住的这些日子,对他也不错。而且他也就是个穷算命先生,没什么好让别人图的。

 

这天晚上夜黑风高,喻文州睡醒觉得有些口渴想起来倒杯水喝,却隐约的瞧见窗外有人影在晃。他喜欢在院子里的走廊上挂灯笼,外面有什么动静里面都能看的很清楚。他有些紧张的踢了踢脚边的叶修想要把他叫醒,叶修哼了一声坐起来问他怎么了?

 

“嘘!”喻文州蹲下身捂住他的嘴,“有贼!”

 

叶修愣了一下,然后抓起喻文州就往外跑。

 

“你疯了?”喻文州惊慌失措,但还是跟着叶修,虽然觉得挺不应该的,但就是觉得他值得信任。

 

“他们是冲我来的。”叶修只简单的解释了一句,就带着喻文州躲避了视线从后院跑走了。

 

等终于甩掉后面的尾巴时,喻文州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他坐在地上呼呼的喘着气问,“什么意思?”

 

叶修凑近他说,“我是叶王府的世子啊,偷跑出来肯定是要被抓回去的。”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贫?”喻文州有些生气,给了他一个白眼。

 

“真的!”叶修掏了掏,给他拿出了一块玉佩。

 

喻文州接过来,在月光下还是看到了叶王府的字样。

 

“你还真是?”喻文州有些激动,和大人物近距离接触,简直就是小百姓不敢想象的事。

 

“现在信了?”叶修笑笑,把玉佩拿了回去。

 

“那你为什么要偷跑出来?”喻文州已经开始散发思维,比如和自己的兄弟争夺世袭王位之类的。

 

“因为我喜欢的人在外面啊!”叶修躺在地上,很随意的说。

 

“谁啊?哪家姑娘?”喻文州一听就来了兴趣。

 

“姓喻名文州。”叶修从善如流,给了他答案。

 

这大晚上的还真有点冷,喻文州呵呵笑了两声,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他理解的那样。他还在出神想事的时候,就听见叶修又道,

 

“喻文州,这是我算的最准的一卦。”

 

“什么?”喻文州下意识的问。

 

“姻缘卦。”叶修坐起来握住他的手,眉眼在月光下显得更加的俊朗好看。

 

从此,京城里的喻先生和叶先生剧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起初叶修觉得自己应该是上面的那个,毕竟是自己先表的白。但实际上他错了,因为喻文州在洞房花烛夜那晚,利用计谋成功的变成了上面的那位。

 

至于计谋是什么,喻先生呵呵一笑说,天机不可泄露。

END

评论(3)
热度(12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