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记这山水静默待离人

【喻叶】百年歌

撩汉叶和傲娇喻

感谢喜欢

 

这天还没亮的时候,喻文州就打着哈欠从床榻上翻身起来了。王杰希以前告诉过他,起床前先侧卧一会儿,爬起来便不会头晕。起初喻文州还不信,今天试了试还真挺灵。他神清气爽地换上大袍子收拾了一番,拿好东西就慢悠悠地进城摆摊赚钱去了。

 

一路上也碰见了不少人,大家都朝他打招呼,“喻先生好呀!”喻文州摆摆手,也笑着回他们一句好。路过微草堂的时候,他还进去和王杰希聊了一会儿——说是聊吧其实就是互相讥讽。损够了喻文州还不客气地伸手拿了他们桌上摆着的一盒点心,也不管店里的小伙计们叽叽喳喳,很坦然地看着王杰希,说今儿免费送你一卦,你的桃花要来了。

 

其他人都闭嘴不说话,只有王杰希正坐中央冷哼一声,“听他胡说。”

 

喻文州是个算卦的,城里有名的算命先生。每天求他一卦的人能从早上排到晚上,生意好的不得了。他摆摊的地方也是固定的,就在一家酒楼前面,饿了就进去吃饭,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原因,那家店的生意格外的好。

 

他进城走了小半个时辰,天也已经大亮了,暖黄的光线散下来,给他那身灰衫描了一层金线。等到了摆摊的那个位置时,却是瞧见旁边还站着一个人,一身黑衣,长相还颇为俊秀,就是看着不怎么好相处。喻文州起初也不以为意,只当是求他第一卦的人。毕竟每天争着抢着求他第一卦的也不少,和他这架势差不多。

 

喻文州整理好了东西看他,还伸手摆出个请的姿势,“这位公子,是想算什么?”

 

那人坐下皱着眉看了看他桌上摆着的手相面相一类的书,然后抬头看着他问,“你算的准吗?”

 

这是什么意思?喻文州听见他的问话便怒了。感情不是久闻他的大名来求卦,而是误打误撞站在他的摊子旁边的?喻文州不高兴了,身子一靠后把手伸进袖筒冷冷地道,“公子若是信不过,那还是不要算了。”

 

“我信。”那人朝喻文州笑了笑,脸部的轮廓在太阳暖黄的光线下柔和了不少,让喻文州看的有些心跳加快。

 

“那你算什么?”喻文州微微垂眼掩饰了一下自己刚才的神情,放软了声线问他。

 

“都算。”那人低头想了想道。

 

“都算?”喻文州抬起头惊讶地看他,“我这一卦可是很贵的,你要是都算,得先把银子准备好了,可不能给你白算!”

 

喻文州这话一出,那人就蹙紧了眉头,看的喻文州心上也是一紧,想他该不会是没钱吧?早知道就不这么说了,万一把人吓跑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他正打算说些什么给你打个折啊买一送一之类的话,却听见那人开口试探着问,

 

“那要不,我把自己抵给你?”

 

那天之后,路过的人总能瞧见喻先生的摊子旁坐着一个俊秀的青年,一身黑衣,神情疏离,也只有和喻文州说话的时候会露出笑来,好看的让街边的小姑娘们见了都拿手帕捂嘴避免尖叫。有人好奇过来问喻文州,这人谁啊。喻文州笑眯眯地告诉他们,他叫叶修,是我的徒弟。

 

喻文州知道好多小姑娘都在街对面偷偷地瞧着叶修。起初他不在意,直到那天给一个大妈算完卦,大妈缠着叶修问小伙子成亲了吗有没有想法这类的话,才让他反应过来这事儿的严重性。等到收摊,他都是神情恍惚地在想东想西,面容严肃的让叶修也一直沉默着。

 

等回了家,他才开了口和叶修说,“你明天别和我一起出摊了。”

 

叶修也不是很在意,就随口问了一句,“为什么?”

 

喻文州抿了好几次嘴,皱了好几下眉头才终于开口道,“因为你是我的人,不能让别人看。”

 

这话说的要多霸道有多霸道。叶修本来还在浇花,听完他说的没忍住笑出了声,握着小瓢的手一抖,把水撒得到处都是。

 

“笑什么笑!”喻文州难得脸红,瞪圆了眼睛望他。

 

“不笑了不笑了。”叶修坐到他对面看着他问,“你这话算是和我表明心意吗?”

 

“哼!”喻文州袖子一甩起身去了后院,假装刚才没听到叶修的问话。

 

屋里的叶修看着他的背影忍笑忍的难受。

 

第二天早上喻文州轻手轻脚从床上爬起来,身边的人睡得很熟,没被他吵醒。喻文州给他盖好被子就出门摆摊去了,现在家里两口人不比他之前那么逍遥,得多挣点钱才好把人彻底留住。

 

外面飘起了雪,喻文州深一脚浅一脚地踏雪走着,等到了摊子那儿,也成了一个雪人。他把手塞进袖筒里哆哆嗦嗦地等着客人来,想着晚上回去给叶修买个烧鸡吃。

 

“给我算一卦。”对面突然坐下了一个人。

 

喻文州一瞧,这不是微草堂的王杰希嘛!他连手都没往外拿,哼了一声问他,“算什么啊?”

 

“算姻缘。”王杰希瞪着大小眼一脸冷酷。

 

喻文州慢悠悠的搓了搓手,揉了揉冻僵的手指和他闲聊,“你怎么想起算姻缘了?”

 

“之前不是你和我说的我桃花来了吗,”王杰希看着他道,“我等了一天都没有等到。”

 

“那你是想说我算的不准?”喻文州从书后面露出脸来,拧着眉问他。

 

“我是想说怕是你算错了,那天桃花来了的不是我。”王杰希掏了掏钱袋,拿出几钱银子放到他桌上。

 

等王杰希走了,喻文州低头琢磨他那句意味不明的话,直到头顶突然多了一把伞。他一抬头,就看见了本应该待在家里的叶修。

 

他还是那身黑衣,脸上却是多了一份潇洒的笑意,“走吧,跟我回家去。”

 

喻文州还拧着的眉头松开了,他拉着叶修的手说,“不着急,我进去给你买个烧鸡吃。”

 

叶修没说话,不过也没有松开喻文州握着他的手。

 

对面微草堂里的刘小别瞧见这一幕,转身就给店里的其他人绘声绘色描述了一番。王杰希忙着称药草,头也不抬地哼了声,“我就说他算的不准。”

 

那天桃花来了的人不是王杰希,而是他喻文州。

 

喻文州就算错了这么一次,但却还是抓住了叶修的手。

 

命里桃花,也是命定之人。

 

END

@北极全职奶茶店群搞事专用号
忘了艾特

评论(7)
热度(17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