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有约未至(17大结局)

•原著向背景

•前任设定

16

—————————————— 

本章预告:这次真的是大结局

17、

再次让喻文州和叶修挂上钩的事情在全国都闹得轰轰烈烈,随处可见的广告牌和宣传片,把他们两个人无论是名字还是身影都紧紧的拴在一起。

 

喻文州算是比其他人都先知道一步的,冯宪君在十赛季结束后不久就把他叫来了B市,说是要商谈一下联盟未来的发展。黄少天知道后还很诧异,抱着一盒子小零食坐到喻文州宿舍里和他分析老冯这么做的动机。最后黄少天得出结论,一定是因为队长你老少皆宜,所以老冯想要调你去当他的秘书!

 

喻文州:...

 

玩笑归玩笑,虽然黄少天没有给出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和分析,但也让喻文州安了不少心。但真实的情况远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老冯一句荣耀要办全球性的比赛把他放下没多久的心又提了上来。

 

“真的?”喻文州没忍住,问了一句颇显傻的话。

 

“我都一把年纪了,还来逗你?”老冯笑眯眯的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按照我的意思,是想让你担任这次队伍的队长,但我也不能这么独断,还是会先询问一下其他人的意见,最后再做决定。”

 

“我知道了,谢谢主席的厚爱。”喻文州微微低下头道。

 

接下来的事情就都是按部就班的走了,受邀参加比赛的选手都接到了电话,世邀赛的消息也在网上逐渐的放出。所有人都满心期待,但喻文州却觉得有些心情沉重,原因很简单,因为领队叶修。

 

喻文州自诩在彻底断绝关系的那几年里,他不管是台上还是台下都做的很好。但他是知道的,这些都是假象,不必朝夕相处给了他们很好的伪装时间。但世邀赛一旦开始,加上前期的准备工作还有后面的采访等等活动,林林总总算下来少说也得三个月。三个月,听上去不算长,但喻文州知道,足够让他和叶修尴尬了。

 

大家聚在一起开第一次会的时候,喻文州就有些心不在焉了,等叶修出现后,这种心不在焉就又被放大了无数倍。其他人也都是知道内情的,多少有些在意,悄悄地、光明正大的没少把视线放到他们二人身上。

 

喻文州面色如常的呵呵,心里暗骂真是卧了个大槽。

 

选手分房的时候,喻文州猜想的尴尬也就随之而来。但尴尬只有他尴尬,叶修一点都不,甚至还在他的脸上踩了一脚。

 

“喻队和叶神住一屋。”联盟的一个管理人员拿着花名册安排。

 

“我不同意。”还没等喻文州思考,叶修就一句话飞了出去。

 

“你有什么意见?”管理员皱了皱眉,扶眼镜的动作和张新杰如出一辙。

 

“我和喻队性格不合,住一起大概会吵架。”叶修懒洋洋的道,手不安分的摸了摸兜,却瞧见了走廊墙上安的警报器。

 

此话一出,周围都冷场了,一群人都看向了喻文州,想看看他是什么反应。他还能有什么反应,被叶修的那句话气了个半死,就差白眼一翻喊救护车了。别说住在一起吵架了,就现在,喻文州都想撸起袖子好好的和叶修谈谈。

 

“那喻队你是什么看法?”管理员有些为难,转头把问题抛给了喻文州。

 

“我听联盟的安排。”喻文州笑了笑。

 

最后联盟也还是没给他们调开,喻文州和叶修就在众人的注视下一起走进了房间。圆滑如文州也一时想不出什么共同的话题,只能沉默的进屋收拾行李,然后看着叶修沉默的拿了换洗衣物进去洗澡。

 

等两个人都把手上的事儿忙完后也到了该上床睡觉的时间了,以喻文州的性子,不管怎么还是要客气一下的,他伸手关了床头的壁灯轻声朝对面的叶修说了一句,“晚安。”

 

叶修的反应简单粗暴,裹着被子翻了个身,不知道是听见了不想回答还是假装没听见。

 

看上去相处的还可以,喻文州也就勉强安慰自己要求不要太高了,能不吵架就行。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第一天训练他们两个就没忍住嘴炮了一场。倒也不是因为私事儿,就是为了训练的时间强度还有一些小的战术的安排,两个人各执己见谁都不肯让步,为了休息十分钟还是十五分钟吵得嘴都干了。

 

“十分钟!”喻文州拍桌,强势的让身边的人都不适应。

 

“十五分钟!”叶修抱着臂靠在桌子前,“你总得留给他们做个手操的时间吧!”

 

眼看他们两个谁都不肯退后一步,黄少天看不下去站起来说,“让我们投票决定行吗?”

 

喻文州皱眉,“不行!”

 

叶修点头,“行!”

 

其他人:...

 

最后张新杰站起身冷静的说了一句,“我支持叶领队,十五分钟是最佳的休息时间。”

 

其他人见张新杰都这么说了也都立马跟风,安抚着喻文州,“喻队你看咱们要不就十五分钟吧?”

 

喻文州没说话看了叶修一眼,说不上心里是埋怨,愤怒还是委屈。

 

诸如此类的事情在训练期间没少发生,其他人都见怪不怪了,也都在心里安了个念头,这两个人是真的没可能了。飞往苏黎世的那趟班机,喻文州还是被安排在了叶修身边,两个人也都从尴尬中习惯了一些,但为了避免无意义的争吵他们两个是能不说话就不说话,非要说话也得拉个外人在场以免控制不住洪荒之力打起来。

 

起飞前几天叶修每晚都睡两三个小时在会议室研究他国的资料,喻文州什么也没说,但习惯性的给他留了个壁灯,方便他回屋的时候找东西。飞机起飞没多久的时候叶修就没能抗住睡意缩在毯子里睡着了,喻文州看完书休息眼睛的时候没忍住多看了他几眼,之前被封存的感情摇摇晃晃的漏出了一些来,伸手一接才发现已经变成了细沙,一碰就没了。

 

受气流影响的时候叶修被颠的歪了一下身子倒向了喻文州这边,喻文州僵了一下,心上五味陈杂,最后还是伸手推开了他的脑袋。

 

之前的担心和烦闷在相处的这一个月时间里好像被减轻了不少,他和叶修,也并非是想象的那样尴尬,甚至还有些热闹,虽然热闹的来源都是争吵,但也好过冷战。

 

喻文州这么想着,思绪也越飘越远,最后也沉入了梦境。

 

比赛拉开帷幕,时间也变得越来越紧张,喻文州和叶修的屋子里每晚都亮着灯,讨论战术成了他们两个的话题。最后一场晋级赛是和韩国,韩国队里也有个战法,打法很稳,叶修一直都有些担心孙翔的发挥,拉着喻文州做了不下十个的场上意外猜想,再针对一个个猜想做应对,硬是拖到了第二天五点。

 

“你觉得这样安排行吗?”叶修指了指笔记本问。

 

“嗯。”喻文州揉了揉眼睛,勉强的应了一声。

 

“要是张新杰被控制住给他补不了血怎么办?”叶修一直低着头没看到喻文州已经睡着了。

 

“嗯...”喻文州模模糊糊的哼了一声,觉得自己已经坠入了云端。

 

“喻文州?”叶修抬起头看他,他歪着头闭着眼一副困倦到不行的模样,额上的刘海斜斜的落下挡住了大半个额头,看上去乖巧的很。

 

“弱。”叶修给出了评价。

 

他收拾了东西,粗暴的推了一把喻文州想让他自己爬回床上睡,但没料到喻文州很有毅力,嘟囔了一句烦就继续睡,一点都没有醒过来的样子。叶修没办法,只能拉着人挪到床上,喻文州大概是感觉出不对劲了,勉强抬起眼皮看了一眼,瞧见是熟悉的人后就又放心了,安稳的靠在叶修身上任他摆布。

 

叶修笑了一下,拉着他胳膊的时候小声说,“你可真是烦人。”

 

喻文州烦了叶修好些年,从开始追到现在,叶修给他的评价就是烦。起初三天两头的视频和一天一句的晚安让叶修烦,追到了的小脾气和小磨人让叶修烦,分手的中二和厚脸皮让叶修烦,到现在回归平静却还是让人烦。

 

等他躺倒床上的时候外面已经天亮了,他转身看着喻文州的睡脸,才发现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久到当初追他的那个青涩少年已经抽出了枝条变得成熟,久到当初的热烈变成了现在的平静,久到他都忘记了当初的很多事。

 

叶修是喻文州的初恋,喻文州也是叶修的初恋。

 

那段青涩被朦朦胧胧的塞进了记忆深处,打上了失败疯狂的标签,在过了很多年想起时才记起也是有些美好值得被纪念。

 

他又想起了当初立的一个约定,在一起十年后去趟大理。不知是因为想念还是回忆的原因,他觉得当时在网上看的云南风景照美好的很,让他在半困半醒中升起了一丝想要回去看看的冲动。

 

总决赛的那天晚上,喻文州被安排在场下,叶修坐在他身边问,“你会怪我吗?”

 

喻文州转身看他,“嗯?”

 

“最后一场比赛没有让你上场。”叶修解释。

 

“不会。”喻文州摇头,“那是为了赢。”

 

好在他们的努力没有白费,中国队夺得冠军的消息同步给了远在中国等待消息的粉丝,那一晚上隔着时差,两个地方的人都激动的热泪盈眶,为他们的荣耀拥抱欢呼。

 

喻文州握着拳看向身边的人,眼里是璀璨的光。叶修和他对视的那一刻才发现,原来喻文州已经变了这么多,原来他也变了这么多。

 

那晚大家闹了很久,黄少天在感谢喻文州的时候夸了他一大堆,没想到喻文州笑着说了一句,“谢谢大家,我也快要退役了,能和大家并肩一场是我的幸事。”

 

“退役?”黄少天愣愣的看着他,眼里是刚才笑出来的泪花,“什么时候?”

 

“最迟也是后年。”喻文州微微的低下头,“我和你不一样,我手速慢,巅峰时期就这几年,过了就没了。”

 

一句话说的大家都有些伤感,最后黄少天为了调节气氛问了一句,“那队长你退役之后打算做什么?”

 

“我?”喻文州愣了一下,“我想出去走走,然后开一家店。”

 

“开什么店?”有人问。

 

“没想好。”喻文州托着腮说,“大概是卖纪念品吧,就卖荣耀相关的。”

 

荣耀第十二赛季结束的时候,喻文州真的退役了,他的副队长黄少天站在后面红着眼眶说,“队长,你是我一辈子的队长!”

 

之后喻文州婉拒了联盟的邀请,托着行李箱到各地去旅行,他的微博上除去了官方消息,其他的全是各地的风景照。又过了两年,喻文州的店开张了,小小的风铃在窗前晃着,上面是璀璨的光。

 

他和叶修之间一晃十年,喻文州有的时候也会想当初的一些事,那些回忆落满了灰尘,却洒满了细腻的光。

 

苍山洱海,他了了当初的心愿,每天看着外面的景色和游客,想着当时的那个约定。

 

这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就是不知道下一个晃动风铃的人会是谁。

 

—————————————— 

有约这篇文到这里就完结了,谢谢大家的喜欢和支持。

结局是开放的,不管怎样,过程是最重要的,从青涩到成熟,他们总要经历很多。

有约未至,不管最后喻文州有没有等到叶修,那几年的时光也依旧会是他们一生中最亮眼的时候。

但我也希望,叶修能来晃动那个风铃,苍山洱海,总要两个人一起看才有意义。

评论(12)
热度(159)
© 大熊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