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明月苍松

《有约未至》番外一

感谢喜欢


大理的天气连着好几天都是阴雨蒙蒙的,喻文州撑着一把半透明的伞漫步在山间的小路上,偶尔还会用手指碰一碰路边的树叶。有几只小虫子被他的动静闹得探出了头,不满的嗡叫几声从他眼前飞过,消失在了雨帘里。


偶尔碰到熟悉的人还会互相客气上几句,有几个小孩子从他身边跑过脆生生了喊了一句,“喻叔叔好!”


喻文州变化了很多,温润的气质尽显,之前的锋芒和心脏都被小心的掩藏起,只有偶尔才会亮出一丝来。来看过他的黄少天对此感触更深,给别人描述的时候只说他变得爱笑了。旁人听后没什么反应,道喻文州之前也爱笑啊。黄少天也不想多解释什么,三言两语转走了话题。


来到大理的这些年,喻文州就像个隐居的人一样,对外界的事很少过问,从前的老友知己也难寻他的踪迹。偶尔冒出个头来就会被当做是稀有物种一样引来众人围观,久而久之,他也被人逐渐的淡忘了。


荣耀的新秀每年都有很多,之前被封神的老将再被提起也都是寥寥几句。黄少天他们倒还好,退役之后也一直活跃在大众的眼前,不至于被忘得彻底。就连叶修,也比喻文州好上那么一些。


黄少天每年都会去大理一趟,说是一边度假一边和老友叙叙旧,时间不定。这天喻文州早上醒来就接到了电话,对方乐滋滋的告诉他,已经下了飞机了。


到了店门外,时间才刚刚到了七点。周围的店铺还都没开门,只有他这一家在空荡荡的步行街上亮着灯,窗户上的小风铃叮铃铃的响着,混杂在雨声中奏起了一首曲子。


黄少天敲门的时候他都已经靠在躺椅上睡着了,外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放晴了,天边泛着淡淡的蓝,一片明媚。喻文州站起身,视线越过黄少天的肩膀停留在他身后人的身上,嘴唇动了动,笑着说,“你来了。”


喻文州带着他们绕着古城转了转,又把小吃吃了个遍。这里的老板熟悉喻文州,热情的招呼着,一圈下来,肚子圆鼓鼓的撑的胃都疼。


黄少天和叶修都住在了他家里,夜深人静的时候,喻文州坐在阳台的小藤椅上低低的叹了一口气。身后传来一股烟草味儿,他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不睡吗?”


“还早。”叶修低声的应道。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叶修先转身回了房间。喻文州等到门扣住后才转过身,注视着那道紧紧闭着的门。在这些年里,他想起叶修的次数不多不少,都被好好的控制在了恰当的范围里。提起时不忧伤,忘记时不心痛,再见时,那股子忧愁却又连上了脉搏轻轻的跳动着。


他回了自己的房间,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摞厚厚的信封,上面的地址都是B市,名字也是不变的叶修。明信片大多是之前旅游时的各地风景,以及定居大理后的特色卡片,他收集了很多,写了很多,却是一封都没有寄出去过。坐了很久后他拿了一张空白的卡片出来,就着昏黄的台灯,把想说的都写了上去。


黄少天和叶修住了不到一个星期就离开了,喻文州坐在自己的小店里远远地望着天空,偶尔有飞机划过云端的痕迹时他也会轻念一句:是你吗?


有荣耀的粉丝来大理旅游时路过他的小店,进门都会表达一番惊喜之情,喻文州习以为常的笑笑,继续着自己平淡悠闲的生活。


有一个小男孩指着柜台上摆着的索克萨尔和君莫笑手办问,“这是谁?”


喻文州敲打着键盘的手一顿,嘴角微微的扬了扬说,“他们是好友,也是敌人。”


男孩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又将目光转到了别处。喻文州久久的注视着那两个手办,默默的说了一句,也是最爱的人。


在B市的苏沐橙敲开叶修的办公室门,笑嘻嘻的说,“有你的信封。”


“什么东西?”叶修没抬头的问道。


“不知道。”苏沐橙看了看,“大理寄来的。”


叶修慢慢的抬起头说,“给我吧。”


他拆开了信封,里面是薄薄的一张明信片,索克萨尔和君莫笑对立而战,目光里是熟悉的热情和飞扬。他翻过背面,瘦长的字体写着:


“明月苍松为君待,

 

  闲云野鹤无牵怀。”


END

这是喻文州的一个番外

不出意外的话还有一个叶修的和其他人的

谢谢大家对有约的喜欢


评论(5)
热度(104)
© 大熊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