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男朋友(5)

•原著向背景

•平行世界穿越设定

4

—————————————— 

太久没更新了,看看前文

手生,也有点混乱

 

5、


喻文州的脸色苍白,额头上还有一排细密的汗珠。看他这样,叶修也不好让他继续工作,三言两语就把人打发回了寝室。喻文州没有硬撑,点了点头拿起队服就离开了。他努力的让自己从梦境中摆脱,却都是徒劳。哪怕不闭眼,那种溺水的恐惧都能显现在脑海中。

 

“喻队...?”眼前走过来一个人,他努力的辨别,是周泽楷。

 

“你还好吧?”周泽楷脸上的担心不是假的,关切的意味让喻文州都忘记了眼前这人算得上是他的情敌。

 

“没事。”喻文州摆摆手,扯出一个习惯性的微笑来表明自己是真的很好。他这样坚持,周泽楷也没再继续纠缠,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黄少天不在屋里,喻文州长舒一口气,他实在是没有精力来应付黄少天的喋喋不休。头一挨枕头,整个人就都陷了进去,连抬起手指的力气都没有。意识里还模糊的想着要定一个闹钟一会儿起来训练,但想是想,现实是他因为没有闹钟直接睡过,别说是早上的训练,就连下午的训练他都没赶上。

 

训练室里寂静一片,大家左右互相看看,最后方锐打破了沉默,“老叶你和喻文州昨晚干嘛了?意见不合打了一架?”

 

“卧槽不是吧?”黄少天一拍桌子就要站起来,叶修偏头看了他一眼,他又乖巧的坐下了。

 

“继续训练。”叶修用食指磕了磕桌子,“他最近精神状态不太好,让他多休息一会儿吧。”

 

“老叶,老叶,你看看我,我最近身体状态也不太好,手指特别疼。”方锐凑前,伸出手给他看。

 

“以后晚上自我解决的次数少一点。”叶修诚恳的给出了建议。

 

晚上一群人涌去了黄少天的房间看望喻文州,门一推发现喻文州还躺在床上,被子把身体裹得很严实,脸上也是一片潮红。本来还吵闹着的人群一下子噤了声,以黄少天为首几个人都放轻了动作转身退了出去。

 

王杰希和张新杰刚刚过来,注意到他们的反常后问,“喻文州怎么了?”

 

“应该是生病了,还没醒,我打算去找队医来给队长看看。”黄少天的语速极快,又压低了嗓子,听在耳朵里只剩下了模糊的几个字。

 

一个人生病也用不着所有人都帮忙,留下黄少天一个人看着就好。叶修听了队医的报告大手一挥给喻文州放了三天的假,引来王杰希他们的极度不满。

 

“你也知道喻文州对于我们来说是不可少的,而且他的风格能很好的克制住韩国的枪炮师。”王杰希严肃的指了指投影上的几个角色,身边的张新杰也赞同的点了点头,“明天就是比赛了,除非你能提出更好的方案。”

 

“计划是死的,人是活的。”叶修笑嘻嘻的安抚他们的情绪,“实在不行就我上。”

 

“你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张新杰埋怨的看了他一眼,“要证明,提供申请,这些流程走下来,喻文州的病都好了。”

 

“我知道,我知道。”叶修点点头,“但也还是有其他的办法啊,比如我易容成喻文州的样子。”

 

“你能不能正经点。”肖时钦有些忍无可忍的骂了他一句。

 

喻文州挂了一晚上的水,第二天早上精神好了挺多,气色也比之前好些了。黄少天拉着他去餐厅喝大厨做的粥,正巧叶修和周泽楷也在,四个人互相打了个招呼,坐在一个桌上吃早饭。

 

大概是病了一场,喻文州对叶修和周泽楷的事儿也没有那么的愤怒了,反而是开始接受这个事实。更多的时候,他是在想,自己世界里的叶修是怎样的,那个喻文州对他好不好。

 

三个人的事儿,一方态度软化,另两方也就没再揪着不放,大家表面上言笑晏晏,就当之前的不愉快都是一场误会。在苏黎世的比赛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病去如抽丝,喻文州反反复复的高烧了好几次,比赛也就要接近尾声了。

 

选拔到国家队为国争光,本来是一件很好的事。但喻文州这一病,上场的次数没三次,所有时间都成了在观众席上。国内的骂声一片,药粉趁此机会在各大门户的评论区下指责嘲讽,庙粉反驳之余也暗暗不满喻文州的中看不中用。

 

半决赛一结束,喻文州穿着正装坐在记者面前接受采访。他眉眼弯弯的对着镜头,眼神却是黯淡无光的。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哪怕他病怏怏的也还勾着嘴角维持微笑,也还是没挨住下面一众记者的长枪短炮。

 

“有人说喻队你的病都是装出来的,只是为了逃避上场是真的吗?”

 

“喻队你作为队长却一直坐在板凳上,即使病好也不见上场,是因为和领队之间的矛盾吗?”

 

“喻队,国内的粉丝对你的意见不满,甚至希望你能退出选手席,将机会让给别人,你的看法呢?”

 

饱含恶意的问题从来都没有少过,喻文州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应对的。下了场回到酒店,只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境。他双手捂着脸,喃喃自语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你说什么?”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他放下手就看到了抱臂而立的叶修。

 

他没回答叶修的问题,就这样沉默了几十秒,叶修说,“我们去天台坐坐?”

 

“嗯。”他没什么力气拒绝,可以说他已经放弃了挣扎。生理心理的压抑,折磨了他将近两个月,承受能力再强也快要吃不消了。

 

“我觉得你自从世邀赛开始就不太正常。”叶修开了话头,把缠在心上的困惑告诉了他。

 

“哪里不正常?”喻文州朝他笑了笑,问话的语气却是轻飘飘的。

 

“说不上来。”叶修摇了摇头,“但就是感觉不对。”

 

喻文州让身体靠在栏杆上,苏黎世的夜景很好看,但再好看也抵不过他印象里的B市,那里有他和叶修的家。

 

“如果我说我是穿越来的,你信不信?”话一出口,他也觉得自己是在开玩笑。他都解释不清楚,又怎么能妄想别人理解。

 

“先不管我信不信。”叶修关切的看着他,“我想知道你现在最需要什么?”

 

“我?”喻文州神情茫然的看了看他,“想要个拥抱,能让我安心的那种。”

 

叶修皱了皱眉,说你等一会儿,别走,就在这里等我。喻文州也没问什么,自己又靠在栏杆上吹了会儿风。大概十来分钟,叶修就回来了。他怀里抱着一只棕色的玩偶熊,不大不小。

 

“你试试抱着它能不能有安心的感觉。”叶修扔给他,声音还有些喘。

 

喻文州反应不及,抱着熊愣了好一会儿才失笑出声,“你啊,不管在哪里都没有变化,都是一样让人又爱又恨。”他的音量不高,叶修也没太听清,反而是他的动作把叶修吓了一跳。

 

他以一个朋友的身份轻轻的拥抱了一下叶修,在他耳边小声得道,“谢谢你,叶修。”

 

这一声叶修像是石子落入湖面,但动静太小,只是两三层涟漪就又重回了平静。

 

回过神来后,喻文州已经离开了,那只棕熊也一并带走了。叶修点了一根烟,在风中思考该怎么解释才能让苏沐橙接受她的熊被喻文州看上了。

 

真是比战术还难思考的一个问题。


评论(13)
热度(123)
© 大熊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