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叫老公这件事

一个不靠谱的脑洞

叶攻张受设定hia hia hia

原谅我偶尔有毒

别抛弃我啊宝贝们

——————————————
某日,和叶修结婚许久但一直没听过对方亲口说爱的张新杰,在他和对方相识的天台上,忧郁了。

等了许久没见老婆回家,叶修打电话问:“在哪?”

张新杰回:“XXX”

叶修嗯了一声道:“等我去接你。”

十五分钟后,叶修出现在了那个盛满回忆的天台上,看着张新杰穿着白衬衫的劲瘦背影,突然有点儿……精虫上脑。

但理智克制了欲望,叶修决定做个人,慢悠悠走过去问:“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呢?”

张新杰没说话,连头都没回。

对方的沉默让叶修有点懵,他搓了搓口袋里干瘪的烟盒,脑内飞速回...

黑白

张新杰这人,看上去是一副不变的淡然模样,套在身上的也是一个固定的人设,像是用着一样的性格换着不同的躯体轮回了一世又一世。千年前他或是有着惊艳的容貌和让人艳羡的才华,却在几世的更迭中消磨殆尽,蜕成了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凡人。

 

冷淡,严谨,不苟言笑,还有一丝说不出的禁欲气息。这样的人设几乎很容易就能找到一个相似的,但要我说,张新杰却又偏偏与这些不同。

 

你说他冷淡,他却又在冷淡里糅杂了一份温情。他喜欢养一些花花草草,宿舍里他就养了好些。早起晚睡的时候,他都得坐在窗前耗上好一阵子细细的修剪一会儿,细白的手指在绿叶红花里翻弄,说不上的赏心悦目。宋奇英有一次到他宿舍找他,就...

© 大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