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回家过年(1)

•前任设定

•更新随缘

•文风成迷

—————————————— 

临近新年,各大战队都陆陆续续进入假期,不过也有成绩不理想加训的战队还在奋斗。而豪门战队运作成熟,成绩稳定,一般是有固定假期安排的,但偏偏,今年蓝雨硬是一拖再拖,拖到了除夕前三天才给放假。

粉丝纷纷不满,集体质问蓝雨,问你们怎么还逼着他们训练,人性呢,良心呢?

蓝雨处理消息的公关部说这事儿不归我管,我们公关的早就放假回家了,你们有问题去找管理部。蓝雨管理部被迫面对压力,哭着说我们真的冤枉,假期安排早就下达,执行是队员们的事儿,你们去问问他们为什么不回家。蓝雨队员更加委屈,说大过年的谁想训练,都是队长不放人,ballball你们联系一下队长。

蓝雨队长喻文州无奈的说,今年家母下达了硬性要求,没有女朋友不许进家门。他也是迫于无奈留在战队,但没想到队员们都自愿留下陪他,对此他也很受宠若惊。

女粉们纷纷在评论区求娶,说队长你看我怎么样,身强体壮一个顶俩,带回去绝对倍有面儿。

男粉们也不甘示弱,说队长你看我怎么样,身娇体弱能说会道,带回去绝对更有面儿。

喻文州默默关掉手机,起身环视一圈,队员们都在椅子上窝着当鹌鹑,谁都不敢看他。

 

“都回家吧?”喻文州说,“还想训练啊?”

没人说话,但都很一致的站起来,关电脑收拾桌子,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几乎不到半分钟,训练室就只剩下喻文州一人。

他泄愤般的敲打着键盘,把基础训练做完,也关上门回了宿舍。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他伴着此起彼伏的行李箱轮子滑动声在床上翻来覆去,感叹这人情冷漠的战队。

睡也睡不着,他干脆起身站到门口,和路过他面前的队员们一一道别。隔壁屋的黄少天是最后一个,口罩围巾捂得严严实实,一抬头就看见喻文州抱着臂和警察一样盯着他。

“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尴尬的笑了两声,“队长我就先走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也应该不会再烦你了,提前祝你新年快乐,我们节后再见,爱你!”

这段话说完他就拖着箱子像一阵风一样迅速逃走,生怕被喻文州留下来谈心。

 

虽然这两年年味儿淡了点,但提起过年,大家的情绪还是很高涨。嘴上说着过年没有意思,但心里一个比一个都盼着能回家团圆。而到了晚上,蓝雨已经彻底空了,就连食堂大妈也已经离开,独留下喻文州一人对着黑乎乎的食堂无语凝噎。

不过好在还有人没抛弃他,看门的大爷拿着手电筒晃了晃他问,“文州啊,不回家吗?”

“明天就回。”喻文州笑笑,冲大爷打了个招呼就出门去觅食。

不出门还好,一出门他心就更堵了。道路两旁张灯结彩,大红的福字贴在门前和玻璃上,偶尔天边还会炸裂一两簇烟花。他一个人走在人行道上,说不出的萧条孤寂。

除夕和情人节连着,店铺更是打定了主意要捞一笔,各种活动层出不穷。本来喻文州心里也就是有一点萧条,但看到前方最爱的那家小吃店也打出了携情人来就餐可享受七折优惠的广告后,他心里就如暴风雪过境般寒凉。

这样不行。喻文州思来想去,打定主意要改变现在这种惨不如狗的状况。

他摸出手机打开联盟选手群,一条消息以刷屏的形式重复滚动在群消息里。

索克萨尔:有哪位想和我一起回家过年吗?其他好商量。

群里沉寂了几秒,谁都不敢在这风口浪尖上冒泡。但有个人不一样,他一出现,那已经不是风口浪尖,而是掀起一阵狂风暴雨。

君莫笑:有哪位想和我一起回家过年吗?其他好商量。

喻文州本来也没想着真能从群里找个人和自己回家一块过年,但人多力量大,说不定就有人大发善心给他介绍了姐姐妹妹呢。但他没想到,真有人自愿报名了,而这个人,还是他不想面对的叶修。

 

夜雨声烦:怎么肥四?怎么肥四?队长你和老叶一起征友是什么意思?按照你们的阴险程度这里面绝壁有诈,等等,这要是套路的话,四舍五入是公开了吧?

黄少天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其他人也都开始带节奏。而联盟内部最不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人,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成功拉郎,百年好合早生贵子长长久久秀恩爱的滚粗禁止虐狗等等凡是能想到的他们都发了上去。

索克萨尔:我是认真的,叶神就不要闹了好吗?

君莫笑:我说过我不是认真的吗?[叼烟]

海无量:卧槽我就吃了顿饭而已,你们这是什么情况?公开表白还是奉子成婚?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你侬我侬还是苦逼暗恋?

一叶之秋:呵呵。

风城烟雨:......电竞多基佬,果然是真的。

沐雨橙风:哎呀叶修你都不和我说的吗?

大家继续调侃,但喻文州和叶修都没再冒泡,正主不在,接着说这个也没什么意思,三言两语后,大家把话题扯到了别处。

 

不过私下这事儿还没结束,晚上要睡觉时,喻文州的手机就叮叮咚咚响了起来。

君莫笑:怎么样啊,决定了没?

喻文州一阵迷茫,搞不懂叶修这句话的意思。

索克萨尔:什么?

君莫笑:和我一起回家过年啊!

喻文州先愣了愣,然后突然意识到叶修挑现在这个时候和他说回家过年的事,绝对不是单纯开玩笑。

索克萨尔:叶神别闹了。[擦汗]

君莫笑:你不相信我是吧?但我真是认真的。

在叶修简单质朴的表达中,喻文州勉强接受了目前的状况,但整个人还是处于懵逼状态中。

索克萨尔:为什么找我?

君莫笑:你这不是搞笑吗?

君莫笑:是你先在群里问有没有人愿意陪你回家过年吧?

索克萨尔:话是这么说的没错,可是你为什么会想和我一起回家过年?

君莫笑:这还用问吗?都是麻痹的。

君莫笑:不对,是妈逼的。

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可我需要的是一个温柔贤惠识大体会做饭的妹子。

君莫笑:那正好啊!

君莫笑:我一条都不符合。

喻文州感到了人生的苦逼与迷茫,满脸黑人问号。

君莫笑:我们演一出戏,你妈有了心理阴影也就不会再逼你找对象了吧?你说怎么样?

就在喻文州思考这个决定的合理性时,叶修已经拍板了。

君莫笑:就这么决定了。前三天我家,后三天你家。

索克萨尔:不行。前三天我家,后三天你家。

君莫笑:你是答应了?都行,我随意。

这时喻文州才发觉自己被下套,后悔莫及但已无力挽回。而现在他要面对的是,后天叶修和他一起回家过年这个玄幻的事实。

就在这时,叶修给他发过去一张截图,他点开一看,竟然是一张从B市到G市的火车票购买截图。

索克萨尔:你坐火车来?没毛病?

他觉得不光自己和叶修疯了,这个世界怕是都fong球了。

君莫笑:淡定,淡定。

君莫笑:我紧张,所以想慢点来。

索克萨尔:......

过了良久,喻文州都没回话,叶修紧张的问,

君莫笑:少年你还好吗?

索克萨尔:好的不得了。我现在正在想,你来的那一天,是红烧你还是清蒸你。

君莫笑:......文州饶命!


评论(5)
热度(128)
© 大熊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