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回家过年(2)

•前任设定

•更新随缘

•文风成迷

—————————————— 

躲来躲去,情人节那天,喻文州还是回家了,在妈妈刚要问话时主动开口,

“今天晚上肯定来,您放心吧。”

喻妈妈快速的把一截黄瓜切成细丝,斜睨了他一眼,“你找了个什么人啊?”

“妈你能接受什么样的?”喻文州迅速为妈妈递上毛巾。

“什么都能接受,只要你能带回来一个就行。”

“这么大方?”

“我什么时候小气过?”妈妈不屑。

 

当晚喻文州在车站接到了叶修,两人好久不见,碰面的第一句话尴尬中又很接地气。

“来了?”喻文州问。

“来了。”叶修说。

然后就是尴尬的对视,喻文州本想用微笑化解,但还没来得及展示自己的完美一面,就被叶修打断,

“快走啊,在这儿杵着过年?”叶修打了个哈欠,“我坐火车坐的快累死了。”

“......”喻文州表面笑嘻嘻,内心MMP。

 

临近新年又是情人节,街上人不少,尤其是商业街附近。但要回喻文州家还必须穿过这条街,其结果就是两人在路上堵了大半个小时。

喻文州百无聊赖的听着广播,电台里的情感节目主持人正在为听众解答。旁边的叶修自坐上车没几秒就睡了,整个封闭车厢里只剩下那位主持人温柔的声音不断响起。

左转弯时,斑马线上有一对情侣踩着绿灯倒计时急忙跑过,安全到达人行道后,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抿着嘴笑了笑。

喻文州把这一切尽收眼底,末了评价一句,“年轻人...”

曾经他也向往这种自由自在的恋爱,向往能和恋人有时间约会,向往能拉着恋人的手这样跑过斑马线或是坐在车上感受夏夜的凉风。但从青葱年少到肩负蓝雨,他都没能张扬肆意一把。

 

“叶修,叶修。”喻文州轻轻碰了碰叶修的肩,“到家了。”

叶修蜷着的身子慢慢舒展,像是一只虾米。车上热风开的十足,他穿的又多,现在满身是汗,脸也憋得有些红。喻文州靠近替他解开安全带,并伸手在他额头上贴了贴,“都是汗,消消汗再下车,小心感冒。”

叶修微微侧开身子,喻文州会意把手收回。热风呼呼的声音回响在车厢里,掩盖住了两人那些极力隐藏的心事。

 

喻妈妈在喻文州挑选对象这件事上表现出了极大的宽容和思想的开放,不管是姐弟恋还是大叔萝莉恋,她都觉得无所谓,只要脾气好对喻文州好,都可以。

但是喻妈妈远远没有料到,叶修从性别上就错了。

“这...这是小叶啊?”喻妈妈原本兴高采烈的脸一瞬间垮掉。

“阿姨好。”叶修双手递上自己从B市带过来的特产,平时懒散颓废的脸现在变得格外精神。

“那,先进屋吧。”喻妈妈尴尬的笑了笑,接过东西,把人迎进了屋里。

 

“你是要气死我还是吓死我?你怎么都不和我说你找的是个男人?你让我一下怎么接受这个事儿?你听听妈妈现在的心跳,你听听,都快要超速了!”喻妈妈说话的语速快起来都能赶得上黄少天了。

“心律正常。”喻文州给妈妈把了把脉,一本正经的说,“没有加速,也没有心律不齐。”

“你是要气死我是不是?”

“别气,别气。”喻文州帮妈妈顺着胸口,“慢慢就接受了。”

“我要说我接受不了你能怎么样?”

“那我能怎么办?”喻文州无奈,“我只能和他分手,说不定以后都不会再爱了。”

“......”

 

在经过喻文州舌灿莲花般的劝说以及他和叶修乖巧的表现后,领男媳妇儿回家过年这件事暂且被喻父喻母接受。但到晚上睡觉时,又有一个矛盾出现了。

“咱俩睡一间屋子?”叶修皱眉看着那一张单人床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不然呢?你睡沙发?”

“这是你的待客之道?”叶修反问。

“我们现在是情侣,情侣不睡一块睡哪儿?戏要演足,懂吗,男朋友?”喻文州拍拍床,脸上的表情格外真诚。

事已至此,叶修不愿意也得愿意。两人直直躺在床上眨眼睛,尴尬中带着一点暧昧。

“你不挤吗?”过了很久,叶修小声问。

“挤。”喻文州诚实回答。

“那你为什么不侧过身子?”

“那你呢?”喻文州又把问题抛了回去。

“一起?”叶修建议。

“我数一二三。”

“好。”

三秒过后,两个人一致朝内,变成了面对面的姿势。空气中的尴尬再次升级,好在看不清彼此的脸,不然他们一定会发现对方脸红的像个大虾。

“难得睡这么早。”叶修小声说。

“你太能熬夜了。”喻文州说,“你老是在晚上玩游戏。”

“你不熬吗?”叶修小声的笑,“每次我熬夜在群里说话,没一会儿你就回复我了吧?”

“我还以为你没看到过。”喻文州语带指责,“既然看到了,你怎么就不能听我的话不熬夜?”

“我听你的干嘛?”叶修不耐烦的说,“咱俩又没什么关系。”

“睡觉。”喻文州被他噎的说不出话,许久才憋了这么一句出来。

叶修在黑暗中看着他转过去的背影,几不可闻的低叹了一声。

 

或许是今天的见面刺激了回忆,喻文州的梦里反复出现的都是他和叶修两人。其实他和叶修的渊源远不止是对手或是朋友,他俩有个小秘密,就连苏沐橙都不知道。

其实在青训营的时候他就已经和叶修认识,并且还和叶修谈过一段恋爱。

梦中的喻文州像是坐着时光机穿越回了那天,看着小小的自己坐在电脑前固执的不肯更改参数一遍遍尝试跳到前面的桩子上。然后叶修就出现了,他站在自己身后,少年老成的叼着一根烟含混不清的说,“你就不能降低个难度?死磕不累?”

“不累。”喻文州对他这样的大神有些抵触,说话也有些冲。

“那你自己慢慢磕吧。”叶修不再理他。

“等一下。”喻文州手上的小人再一次从桩子上落下,他抬起头一脸倔强的看向叶修,“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很傻?”

“确实不聪明。”叶修点点头。

他这么直白,喻文州一下就红了脸,磨蹭半晌,嗫嚅道,“我肯定会通过的。”

“哦。”叶修笑了笑,“那又怎么样,有用吗?能赢过我吗?”

平心而论,那个时候的叶修说话非常气人,喻文州也觉得自己遭受了侮辱,但最后的自尊硬是撑着他下了战书,“总有一天会赢的。”

“我等你呀。”叶修轻轻笑了笑,但这笑却没有任何轻蔑和看不起,反而很是期待,“等你赢过我,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怎么样?”

“一言为定。”

这段开场就像是为后来的一切做了一个理所当然的铺垫,那时作为嘉世的队长,叶修每天的训练也都不轻松,但还是会抽出时间接受喻文州的挑战,甚至一直持续到了喻文州正式出道。

年少青葱不知爱,他们两个在蓝雨夺冠的那个夏天毫无章法的确定了关系,却又在短短半年后结束。

后来这件事谁都没再提起过,即便赛上相遇,赛下闲聊,也都没有半点旧情人的感觉。

 

评论(4)
热度(111)
© 大熊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