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八/一八】曾醉

•一篇完结

•HE结局

•上一篇:相见欢

• @顾琛炀  我写好了!

—————————————— 

      曾见你山间走马落日长云,

      踏破了一声珍重无处闻。
      

01

 

三月桃月,长沙早早的就开满了一山的花儿,放眼望去,红白相间映满了天地间的春色。齐八爷的宅子里也是花香满枝头,张启山立在他宅子里的青石小路上,算是体会到了美人配美景这一幸事。

 

忽如一夜春风来虽说是形容雪落枝头的景色,可这一夜春雨过后,院里花苞齐放的景色用这句诗来形容也是不为过。齐铁嘴迷迷糊糊的醒来就瞧见院里的那几棵桃树梨树都被一朵朵花儿装点了起来,地上还有点被风吹落的细碎花瓣。他心上喜欢的很,差人给他把那张摇椅搬到了院子里,靠在树旁,泡上一壶茶,抱着本书就看了起来。

 

张启山来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抓着书的手上也落上了几片花瓣,细白的手指微微的弯曲着,被桃花那粉色衬的更加的让人心动。齐府就那几个用人,听见动静后探出头来看了看,这一看就瞧见张大佛爷把身上的那件披风解了下来正要往齐八爷身上盖。用人们小心翼翼的退了回去,只当没看见。

 

齐铁嘴大概是做了个好梦,蜷在张启山的披风里,在微冷的春风中,酣睡了好几个时辰。醒来的时候,还迷糊着眨了几下眼。一转头就看见张启山坐在他旁边的石凳上,手里拿着本书看的认真。

 

“佛爷。”他刚醒来,声音还有点沙哑,没戴眼镜的双眼有些抓不着焦点的微微眯着。

 

“醒了?”张启山放下书看向他挑了挑眉。

 

“佛爷,您什么时候过来的?”齐铁嘴伸手摸过石桌上的眼镜戴好,朝张启山笑了笑,左脸颊上的小酒窝微微的露了点出来。

 

“刚来一会儿。”张启山站起身说“看你睡得正香,便没有叫醒你。”

 

“哦。”齐铁嘴点点头,摸过桌上的小茶壶,打算倒上一杯润润喉。可惜没倒出一滴水来,他朝四周看了看,喊了一句添水。想了想又说:“把佛爷最喜欢的那茶拿出来泡上。”

 

张启山摆手说“不用了,添一壶水就好,不用放茶叶了。”

 

齐铁嘴有点不解的看向他,努了努嘴说“佛爷这是看不起老八家的茶了?”

 

“那倒不是。”张启山笑笑,拿起桌上的小茶杯说“这花儿落在杯里就泡上了不是?”

 

“呵。”齐铁嘴看了一眼桌上零零散散的花瓣笑笑说“佛爷还真有情趣。”

 

“是一直都有情趣。”张启山俯身看着他的眼说“只是你一直都没注意过而已。”

 

齐铁嘴抬起头看向张启山那双泛着狡黠笑意的双眼,也弯了弯眉眼笑了起来,隔着薄薄的镜片似是能看到最深处去。有些话不必说出来,就已经了然于胸。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成了隐藏在心里的暗语。

 

“佛爷,来老八府上有什么事吗?”张启山靠近齐铁嘴也不过两三秒,抬手帮他把头发上的花瓣拂去后就直起了身子。齐铁嘴也跟着坐起身子,笑着问了一句。

 

“就是顺路来看看你而已。”张启山端起用人刚刚添好的茶壶倒了一杯水,放在桌上,随意的说到。

 

“那老八可真是深感荣幸啊!”齐铁嘴不正经的打了个趣。之前的好些年,都是张启山有事才来找他没事也不会来看他的,这相伴好些年,他也算是让张大佛爷重视了起来,没事也能来瞧瞧。说不感到荣幸是假的,但更多的已经是暗藏在心间的情愫了。

 

齐铁嘴抬头望了望那开的正好的桃花,眯了眯眼,端起了桌上张启山刚刚倒好的那杯水,水上浮着几瓣花儿,白的粉的还映着齐铁嘴那张好看的脸。他喝了一小口,轻声的说:“佛爷,这花儿开的可真好啊。”

 

张启山伸手接过他的杯子,就着他刚才喝的地方也饮了一口,笑笑说“是啊,开的真好。”

 

齐铁嘴望着张启山俊俏的侧脸,露着酒窝笑了笑。

 

      山深问桃花染过几度春,
      哪一枝勾住过客衣上风尘。

 

02

 

六月荷月,长沙早已是进入了难耐夏日。街上的人也少了起来,都窝在院子里的树下乘着凉。齐铁嘴还是坐在那棵桃树下,手里拿着扇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他院里种的花花草草也多,那些虫啊鸟啊自然也就多。他这人一到中午就犯困,这下扇着扇着就又进入了梦乡。那小蚊虫落在他脸上,不轻不重的留了个红印子。

 

晚上他拿着二爷给的戏票溜溜达达的去了梨园,手不时的在脸上挠两下,等去了找见佛爷他们的时候,一张如玉的脸被抓的红了一半。张启山瞧见的时候,微微的皱了皱眉,伸手示意他低下头来。

 

“怎么的了,佛爷?”齐铁嘴自己还不知道,低下头小声的问了一句。

 

张启山细细的看了看他脸上的那个小包,皱着眉说“别抓了,再抓就破了。”

 

齐铁嘴后知后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这才明白了张启山的意思。他笑笑说“没事,我又不是小姑娘还在意这个。”

 

张启山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倒是嘱咐了张副官几句,拉着齐铁嘴的手坐下来听二爷的戏了。齐铁嘴身性寒凉,这夏夜也没给他带来多少影响,小手依旧凉凉的,摸上去让人舍不得松开。

 

他自己还带了把扇子,听二爷的戏听到兴头的时候,伸手拿着扇子也跟着甩了几下。张启山侧着头看他,他闭着眼一副享受的样子,睁开眼暏向张启山的时候,眼里蕴含着点点比夜星还亮的光,看的张启山呼吸一顿。

 

他的宽袖朝下搭着,露出了细白的手腕,在烛火这不甚明亮的光中泛着诱人的意味。张启山没多想,抬手就握住了那双手,轻声的问:“八爷,看的开心吗?”

 

“二爷的戏好看,老八自然是看的开心。”齐铁嘴任张启山抓着,转过头和张启山的视线对上笑眯眯的答道。

 

“那就好,八爷看完戏可还有什么事吗?”张启山问。

 

“要真问有什么事的话...”齐铁嘴皱着眉想了想说“那大概就是回去睡觉了吧。”

 

张启山无奈的笑了笑,真不知道该说这齐八爷什么好。齐铁嘴看着他,伸出另一只手搭在张启山握着他的那只手上,轻轻的拍了两下,带着点安抚的意味。带着凉意的肌肤透过手背传到了张启山身上的每一处,舒服的让他忍不住把人搂在怀里。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贪恋齐铁嘴身上的凉意,还是贪恋齐铁嘴这个人。

 

月色如水,张启山和齐铁嘴并肩而行。齐铁嘴还在不停的说着,无非就是二爷的戏。张副官从不远处小跑过来,递给张启山一株草。齐铁嘴看了看,不知道他是个什么用意。

 

“佛爷,您这是要做什么啊?”齐铁嘴不解的问道。

 

“嗯,给你用的。”张启山抬眼看了看他说到。

 

“给我?”齐铁嘴疑惑的问。

 

张启山也懒得再和他解释什么,抓住他的手把人拉了过来,拿那株草的叶子往他脸上蹭了蹭,说:“这草的汁液能止痒,别拿手抓了。”

 

“哦。”齐铁嘴摸着自己的脸有点傻的应了一句。

 

“走吧。”张启山没松开拉着他的手,笑着说到。


      
      共与你微醺,
      融入这一夜长灯落满身。

 

03

 

九月菊月,齐府上的那几棵树有了变色的样子,每一夜的风过,都有不少叶子落在地上。齐铁嘴这日披着一件披风立在园中的走廊里,感受这秋雨的清晨。他弯腰拾起地上的一片叶子,轻声的嘟囔了一句:一叶落知天下秋,一叶知秋啊!

 

再过几日就要到中秋了,他仙人独行自然是没有家室的。那夜他自己坐在院子里,桌上放了点水果和月饼还有一小壶酒,望着天上那轮圆月,打算也来个不醉不方休。

 

张启山踏进他那园子里,皮靴踩在稀稀落落的叶子上还有点声音。齐铁嘴听见动静后转过身看了一眼,瞧见张启山的时候微微的愣了一下。他站起身,笑笑说:“我还以为是我醉了呢。”

 

张启山走过去,拿起他桌上的那一小个杯子说:“按照你的酒量,说不定你现在已经醉了。”

 

“佛爷说笑了。”齐铁嘴笑笑说。

 

“看你一个人挺孤单的,我过来陪陪你。”张启山坐在他身边拿起酒壶倒了一杯酌了一口后说。

 

“佛爷何尝不是孤家寡人一个呢?”齐铁嘴也坐下,拿起另一个酒杯举起来说到。

 

“是啊。”张启山和他碰了一下杯说“那我们两个孤家寡人就得在一起喝酒以解寂寞之苦啊!”

 

齐铁嘴被张启山这句话噎了一下,心上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他把那杯酒一口喝完,沉默不语的继续倒下一杯。

 

“够了,老八。”张启山抬手拦住他倒酒的手,唇边泛上了层笑意说“老八,不考虑考虑和我组一个家?”

 

齐铁嘴身子一僵,脸也跟着红了起来,眼睛盯着他看了好久,最后动了动唇说:“佛爷,你是认真的吗?”

 

“我看着像是说笑的吗?”张启山握住他的手,敛了脸上的笑,一张俊脸在月光下显得是那么的动人。

 

齐铁嘴像是受了什么蛊惑一样,探起身在张启山那张薄唇上印下了一个吻。

 

这一吻浅尝辄止,只在张启山的心上轻轻的划过。

 

月色和这夜晚一样的凉,但这两人却是不会感到任何凉意了。

 

      点墨片心,
      留在归梦时分。

 

04

 

十二月腊月,天气说冷就冷,就连长沙也给了点面子的飘过一次小雪,之后便是连绵不断的雨雪天。齐铁嘴裹着厚厚的大衣缩在屋子里,手放在炭盆上取着暖。

 

“八爷,外面下起雪了。”一个用人给他换炭火的时候,乐呵呵的说到。

 

“是吗?”齐铁嘴眯了眯眼笑笑,起身去柜子里又翻出了好几件厚大衣,最后选了一件白色的披在身上,搓着手哈着气到园子里看了看。外面的雪下得不大,不过也够了。

 

“八爷,您小心别着凉了!”一个用人站在他身边说着。

 

“没事。”齐铁嘴摆摆手“我身子好着呢,这点雪不至于就病了。”

 

“这...”用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虽说这齐八爷不会武功,可好歹也是个大男人,确实不是弱到出门都得扶着。他们这些下人也就是尽个心就好了,听不听那都是主子自己的事了。

 

“爷,外面有人求您一卦。”一个用人从前堂穿过来站在齐铁嘴身边,小声的说到。

 

“打发了去。”齐铁嘴摆摆手说“今天不算。”

 

“是。”

 

齐铁嘴伸手拂去石桌上的雪,那些雪堆在一边,铺满了一层。齐铁嘴心念一动,伸出那细细的食指在上面写了一个张字。

 

也不知道他自己在园子里待了多久,头上突然多出了把伞,身后也站上了一个人。齐铁嘴头也没回的说:“佛爷,您处理完正事了?”

 

“嗯。”张启山应了一声,伸手把蹲在地上的那人拉了起来。

 

齐铁嘴回过头看着他笑了笑,一张脸被冻的通红,倒是更显得其他地方白的很。

 

“不嫌冷吗?”张启山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衣袖里,给他暖着。

 

“这不是有佛爷你呢吗?”齐铁嘴笑笑答道。

 

张启山没说话,只是温柔了一双眉眼。心上因为那些繁杂的公务而带来的烦闷也消散了些许。现在外面不太平,长沙也难守了,他张启山身上的担子自然也是格外的重。齐铁嘴自己知道,便每日晚上坐车去张宅一趟,坐在他身边,给他添上一杯茶。就算一句话也不说,至少也能让他心上暖一些。

 

他只是一个算命的,有些事他不能参与,他也不懂。可张启山这个人,他是懂的,他只想尽自己的力,让他爱的人能少些烦忧。

 

乱世之中,儿女情长可以暂且放下。

 

但我只想陪你走过这一年年的春夏秋冬。

 

有多久就走多久。

 

张启山伸手拉过齐铁嘴,把他搂进怀里,下巴搁在他的肩上,轻声的在他耳边说:“等我。”

 

“嗯。”齐铁嘴应了一声,也搂紧了他,眼镜上弥漫了一层雾气,遮挡住了他那双盈满了泪水的双眼。

 

      唱今雪纷纷,
      错看成那年桃花落满身。

 

 ——完——


—————————————— 

•前面写的月份,用的都是农历。

•每一段的最后一句都是《曾醉》的歌词。

•写了一年的春夏秋冬,就是希望他们能相携一起走过许多个春夏秋冬。

•祝福我喜爱的这个CP。

•BGM:曾醉

•还请在评论区留下各位的感想,不论好坏,北熊这里全盘接受。


评论(6)
热度(168)
© 大熊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