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有约未至(14)

•原著向背景

•前任设定 

13

—————————————— 

本章预告:喻文州的自我剖析

14、

喻文州带着一身的疲惫回了宿舍,外面很安静,很适合休息。他一边解着衬衣的扣子,一边躺在了床上,望着头顶的灯,长呼了一口气。

 

别人都觉得喻文州是个不讲情义的负心汉,为了屁大点的原因和在一起好几年的男友分手,还没几天就又找了一个小男友,看上去滋润的很,一点都不值得被同情。但当事人自己知道,根本就不是什么屁大点的原因,那就和阑尾一样,看上去不怎么碍事儿,但疼起来却又是真的要命。

 

他承认自己小气,就是不能忍异地恋,不能忍连电话都打不了面都见不上的异地恋。他也承认自己矛盾,明明一面对叶修喜欢的不得了也对他曾经的示软动摇过无数次,但另一面他却就是固守着自己心里的那根线不让自己轻易的迈过。

 

本以为分手就好了,那些不高兴不满足都能打包扔掉,但结果却是和现实背道而驰。他开始为了其他的事烦心,烦的要崩溃。那天和叶修在面馆外面聊了几句,回去他就抱着酒瓶喝了一晚上,他不敢让黄少天知道,就自己趴在厕所一直吐,最后吐到眼眶都红了,躺在地上睡了一夜。

 

他还做过更傻的一件事,是上百度去问,忘掉一段感情的方法是什么?网友给出的答案各式各样,喻文州把找一个新的人试试看的回复看了好久,光标点在上面一直到电脑自动休眠。

 

和小男友周晓的认识也是蠢得要死,他在超市买平时用的东西,后面一个小男生撞到他红着一张脸道歉,还非要拉着他请客吃饭。一回生二回熟,周晓的热情硬是把喻文州这块已经冻了的冰烘的流下了一些冰水。他没真的想过要谈一段新的恋情,和叶修说的找一个新的人试试也是无奈,但周晓就是撞进他黑白世界的一点彩色,霸道强硬的在他那块白纸上留下了不大不小的一块墨迹。

 

周晓表白了,喻文州拒绝了。周晓再一次表白了,喻文州答应了。

 

被狗仔拍到的那一次,喻文州和周晓也是刚在一起没两天。以前他和叶修在一起的时候,都是他主动,现在不一样了,他成了一块木头,任由周晓拉着他动。他也知道自己不是很喜欢周晓,好感是有的,但远没有叶修给他带来的感觉那么大。说到底,他还是不喜欢周晓。

 

为什么答应?喻文州翻来覆去的想,想到的答案是他真的是想试试别人,然后给自己催眠别人也是会比叶修好的。

 

但没用,没用,一点都没用。

 

喻文州的小男友亲密的搂着他的脖子和他说说笑笑,他看着小男生的脸,脑子里只有一句话,谁都比不上叶修。

 

周晓晃着他问,“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喻文州嘴角勾了一个疲惫的笑没说话,双手搭在腿边,完全没有也搂住他的意思。

 

“你对我很冷漠。”周晓的眼神闪过了无奈和悲伤,喻文州也只见过这么一次。他不记得自己曾在叶修身上见到过这样的眼神,但却是想到了他,一点理由都没有。

 

“对不起。”喻文州实在是不想伪装,“我送你回去吧。”

 

望着别人的背影是一件很悲伤的事,因为那总是包含着分别的意味。喻文州靠在那棵梧桐树下看着周晓离开的背影,内心那碗名为歉疚的水已经满溢了出来。

 

他知道自己很作,不经思考做出的决定不光为难了他,也伤害了周晓,还牵动着另一边的叶修。

 

可事情已经做出来了,他也没有再挽回的可能。一个失恋,让他的智商和情商都下降到了连平均值都不到,别人眼里他还是那个稳重聪明的喻队长,但他自己却知道,他连那个壳子都快要保不住了。

 

心情不好就想找人倾诉,他没什么可以选择的人,就拖出了和叶修的对话框,上面的聊天记录还停在好几个月前。

 

索克萨尔:看比赛了吗?

 

他也不指望叶修能回他消息,但他就是想发一句。心上像是多出了一个键盘,有一根手指轻轻的点着,咚咚的让他紧张。

 

君莫笑:嗯。

 

索克萨尔:蓝雨的看了吗?

 

君莫笑:没。

 

喻文州没了伶牙俐齿的本事,手指点在键盘上不知道该敲出哪几个字来。聊天止于嗯字,这话一点都不假,喻文州硬是憋了五分钟也没憋出一句能开出其他话题的句子来。

 

君莫笑:什么事儿?

 

叶修还是那个叶修,能读懂他语句和沉默里的意思。喻文州很庆幸,叶修还没有厌恶他到极致。

 

索克萨尔:就是想聊聊。

 

君莫笑:等我推完本。

 

一个副本推完,对叶修来说用不了几分钟。喻文州也没等多久,叶修就给他去了一条消息。

 

君莫笑:吵架了?

 

索克萨尔:生气吗?

 

答非所问,喻文州的这句话把叶修给问住了,他嘴里叼着那根没点燃的烟,皱了皱眉,干脆利落的回了他一句话。

 

君莫笑:说正题,我不想跟你打太极。

 

索克萨尔:我试了,不行。

 

还是毫无逻辑的一个回答,叶修看了好久,思绪飘了好远,才懂了他的意思。

 

君莫笑:和我有个屁的关系。

 

君莫笑:睡觉去。

 

喻文州本来也没指望着叶修还能和他说什么好话,但哪怕是这样,他也觉得心上舒服了些,没有了刚才憋着难受的感觉。

 

聊天到了说睡觉的时候也就没必要再继续了,喻文州关了电脑躺在床上继续放空思绪,叶修那边却是点了一根又一根的烟。

 

“你抽了很多。”唐柔路过他的时候,很平静的陈述了一下。

 

“你有空塑料瓶吗?给我一个。”叶修抬起头,眼圈下面是一圈黑影。

 

“干嘛?”唐柔问,意思就是她那儿有。

 

“放烟头。”叶修答。

 

他也说不上心情好还是心情不好,但他知道喻文州的心情一点都不好。

—————————————— 

别说喻文州不好,他也很难过。



评论(16)
热度(114)
© 大熊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