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正牌男友(14)

•原著向背景

•双向挑明

•感谢喜欢

13

—————————————— 

唐柔的话点到为止,她不是心理咨询师,很多事仅凭主观看法不好做定论,只能不偏不倚地陈述事实。

叶修把她送进电梯,就转身出了酒店。

街道两旁路灯明亮,却依旧陌生。身为B市人,在这十多年里,身上故乡的印记也一点点被磨尽。他不认识这条路,也快忘记了小时候和叶秋上下学走过的小巷。

他立在公交车站牌前,目光越过眼前的高楼,落在了这座城市的北边。年前叶秋告诉他,一家人搬出了老宅,在北郊新买了一处房。

以前闭着眼都能找到的家,现在却被重重叠叠的道路遮挡,连方向都快要难以辨认了。

B市的夜晚一如以往般寒凉,叶修搓了搓晾在外面的手,看了一眼北边,眼神微微动了动。

 

一行人在第二天早上就回到了H市, 下车后分成了两拨,一拨回到兴欣,一拨赶去墓园。

苏沐橙抱着一捧风信子,叶修就和她讨论着花的含义。

“有没有人像你这样每年都会换一种花的啊?”

“要有创新。”苏沐橙脸上早已没有了刚失去苏沐秋时的那种痛苦,现在的她,是轻松伴着怀念。

叶修笑了笑,伸出手按在墓碑上,有些出神地看着苏沐秋定格的俊颜和名字,心中一时百味交杂。

28轮连胜。

兴欣,一叶之秋,秋木苏,沐雨橙风,千机伞......

还有他的感情,以及那个枪也玩的很好的人。

他有很多话想说,但最终,只是把手搭在墓碑上,缓缓摩挲。

 

叶修很少表现出疲惫,尽管上周他的状态不好,可从来没有耽误过训练。所谓的不好,仅仅是表现为更加寡言,抽的烟多了,休息时总是一个人出神而已。

周一训练结束后,苏沐橙跑出去买了一盒鸭架,回来又带了两杯珍珠奶茶。魏琛不在,叶修就坐在屋里等她。

“辣的?”叶修看了眼装鸭架的盒子,一片暗红,看着就辣嘴,“你不是不能吃辣?”

“甜辣的。”苏沐橙笑嘻嘻地挽起袖子,拿起一个递到他嘴边,“你尝尝,很好吃的。”

叶修张嘴说,“明天长痘不要和我说啊!”

“吃也堵不住你的嘴。”苏沐橙翻了个白眼。

他们两个其实没什么好聊的,偶尔几句,也都不咸不淡的。等吃的差不多,叶修抽了张纸递给她,“少吃点,快十一点了,赶紧说,说完就去睡吧。”

 

“你还记得年初的全明星吗?”苏沐橙坐到他旁边,靠在他的肩膀上。

“当然记得啊,黄少天那条内裤多亮眼。”叶修噗嗤一声笑出来,但很快就意识到,苏沐橙指的应该是周泽楷和他表白的事。

沉默了一会儿,他开口到,“我当初拒绝他,是怕感情耽误正事儿。”

“那现在呢?”

“我高估了自己。”叶修自嘲地笑笑,“我以为只要没说在一起,暧昧就暧昧呗,耽误不了事儿。”

苏沐橙没再说话,坐直了身体,眼睛紧紧锁住他,不愿错过任何一个表情。

“感情一旦挑明,就像开了闸的水,止不住。”叶修拿过放在一旁的奶茶,“只要一想到他说喜欢我,我就忍不住,总是想他,想知道他在做什么。”

“这么看来,我当初自以为是做的那个决定好像毫无意义。”叶修说,“反而浪费了这么些时间。”

“你说何必呢?”他吸了口奶茶,喉头却甜腻地有些难以下咽,“还低矮不如趁着这喜欢还热乎,珍惜这段日子,省的以后后悔。”

说完这句话,他就垂下了眼,捧着那杯奶茶,几口就喝了个干干净净。

 

那晚苏沐橙反复想着他的话,彻夜未眠。

明知感情不对等,也还是愿意交付,是因为一开始就知道这份感情是无望的吧...

他想要尽可能的将相守的时间紧握,多一分一秒也好。这样以后想起,也不会觉得遗憾,更不会后悔。

听上去他就是个没头没脑只会付出的大傻子,放在小说里也一定要被狠狠虐上一番才会认清现实。

可他却又一直都是如此。在他的人生中,似乎从不在乎那些无谓的外加评价,或是那些对自己有益的事情。他只做让自己满意,自己觉得对的事,并且只要对方不抛弃不放弃,他也就能拖着满身伤痕继续走下去。

嘉世如此,周泽楷亦然。

苏沐橙只盼望,周泽楷能好好待他。

 

接下来的训练,叶修似乎已经调整好了状态。他会偶尔和魏琛方锐来上两句垃圾话,也会认真耐心地
给唐柔他们指导,之前偶有的发呆都变成了研究战术、研究地图和研究对手。

而唯一的例外,就是他桌上多了杯奶茶。

“老叶这家伙什么时候喜欢喝这么甜腻腻的东西了?”方锐看他总是喝,好奇也买了一杯,第一口就被甜的差点没咽下去。

“他不喜欢啊。”苏沐橙正拿着一张新的电竞报纸,听到他问就答了一句。

“那他喝这个干嘛?”方锐不解。

“因为甜啊。”苏沐橙垂着眼,看着报纸上关于轮回上周比赛的报道,语气冷淡地说。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方锐更加搞不清楚。不过显然除了叶修和苏沐橙两人,其他人都不能理解。倒是晚上吃饭时,乔一帆小心翼翼地发言,

“我之前不开心的时候也喜欢吃甜的。”

“不开心和吃甜的有什么关系?”方锐和魏琛这两个糙老爷们显然不能理解这其中的弯弯绕绕。

“因为心里苦,吃甜的给自己安慰。”秉持着食不言的唐柔在放下筷子后,总结性地结束了这段对自家队长爱喝奶茶的猜测。

 

而叶修同样作为一个糙老爷们,知道这种小清新的说法,其实也是很偶然的一段经历。

那时候他刚离家,认识了苏沐秋和苏沐橙,三人搭伙过着苦日子。有一天苏沐橙肚子疼,苏沐秋急得团团转,百度上说喝热的会好,他就拉着叶修跑去街后面的奶茶店。

但他们也是真的没钱,平时的花销都用来吃饭,根本没买过这种不实用的。

“买哪个啊?”苏沐秋搓了搓手,他其实想买个贵的给苏沐橙喝,但要是买了,今天肯定就要饿肚子了。

好在叶修以前是个少爷,喝过这些,他扫了扫菜单,点了最便宜的珍珠奶茶。

那天他们俩一人一口,剩下的都给了苏沐橙,虽然那小小的一口甜的发腻,但心里也是真的没那么苦了。

 

五月,职业联赛第三十四轮,兴欣对轻裁。

不过这一轮的团队赛阵容,叶修没上场。他很明确地告诉陈果,自己有点累,想休息。

在这种要进军季后赛的关键时刻,叶修不上场,其他人能不能拿分着实是个问题。可既然他提出来了,就没有人有异议。

因为叶修的付出大家有目共睹,即使他们输掉了团队赛,也只能说是他们技艺不精,而不能怪叶修不上场。

可兴欣黑们却纷纷高潮,长篇大论地指责乱怼。

反观兴欣内部,大家都不受影响的坐在一块看刚才三零一对轮回的比赛重播。

34轮比赛,轮回这个已经二连冠的队伍依旧在不停地拿下比分,以41分领回第二名蓝雨。

41分,实在是一个可以让人仰望的地步。

本轮比赛又恰好是轮回主场,他们显然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在现场伴着粉丝们高涨的热情与欢呼,为取得常规赛冠军举行了一个点到为止的庆祝仪式。

 

“叶神这次还没上团队赛?”一直都有关注兴欣比赛的杜明嘟嘟囔囔到。

“个人赛?”周泽楷听到后问。

“那个倒是上了,依旧是毫无压力的拿下一分。”杜明的语气里充满了欣羡,“不过叶神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采访的时候也没见说过。”

大家纷纷摇头,摇完头后又一致看向周泽楷。

“队长,你和叶神关系那么近,是不是知道点什么?”杜明贼兮兮的笑着,又浓又粗的眉毛可笑的抖了抖。

周泽楷眨了眨眼,一脸无辜,“不知道。”

他没多和队员们纠结这个问题,比起叶修为什么要上个人赛,他更关注的是,叶修今天为什么不上团队赛。

是累了精力不济、病了、又或是其他什么...

 

而同样关注着叶修的,显然也不止他一个人。

“喂,你是哪位?”

陈果手机上接到一个来自B市的电话,平时因为总是有很多代理商找她,所以不论陌生与否,她都会接。

“我是叶秋。”那边响起了一个沉稳悦耳的男声,“我找叶修。”

 

S市已经进入了初夏,夜晚的凉风徐徐划过,吹的人身上舒爽。

周泽楷心不在焉地和大家碰杯,没几分钟就要看看手机。采访一结束他就联系了叶修,可一直没得到回应。他又联系了苏沐橙,对方却说自己也不知道叶修在哪,只安慰他叶修没什么事,只是有点累,想轮休。

可不管苏沐橙说得再多,只要得不到本人亲口的回答,周泽楷就一直绷着根弦。

可直到第二天,叶修也没有出现。

一晚上没睡踏实,醒来也坐不住,他干脆抓起车钥匙推门而去。因为走得太急,出电梯的时候收不住,猝不及防地和正往里走的人撞了个实诚。

“对不起。”他捂着鼻子,瓮声瓮气地道歉。

“这么急,去哪儿啊?”一个懒散却又熟悉的语调在身后响起,他惊讶的转过身,和那双微微带笑的眼睛对上。

后来回想那天的事,总是记不清当时是什么心情。

因为那个感觉飘飘忽忽,像是踩在云端。喜悦、激动,以及前一晚的焦灼不安融合在一起,搅得脑子也晕晕乎乎的。

叶修也不似平时那般淡定,反而掩饰性地用手背碰了碰鼻子。这么一动,他似乎就想起自己是来干嘛的了,他晃了晃另一只手里拿着的一个包装土气,但又很显真诚的大盒子笑着说,

“邀请我去你屋里坐坐呗,我有话想和你说。”

—————————————— 

3500字

我够实诚吧(好吧是因为他俩一直没遇上,我只能多写点==

最近不忙了 尽量多更新

评论(13)
热度(269)
© 大熊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